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8章 都市边缘之制裁27
    “给我抓住他!”

    院子里传来暴喝之际,苏迷立即放出神识。

    但见几名光着膀子的男人,正在追赶身着黑色毛衣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男人一个不妨被抓住,其中一个男人,抡起旁边的棍子,就要朝那人脑袋上砸去!

    “出事了,我们快进去!”

    苏迷当即出声,拿着麦克风,带着摄像师以及救助站的人,破门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人,一见有人进来,连忙放开手中的棍子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的,谁让你们进来的,出去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但见苏迷拿着麦克风,身后的人,还扛着摄像机,立马脸色大变:“大勇,大勇,有记者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屋子里突然传来一道狗叫声。

    苏迷冷眼狠眯,将手中的麦克风交给其他人,连忙说道:“你们快进屋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快速跑到门前,将房门撞开——

    苏迷则负责垫后,一拳打到一个,同时扣住那人袭来的棍子,抬脚猛地使劲一踹,将男人踹趴在地!

    清晰听见车辆声,停在附近,苏迷正想放下手中的棍子,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,围着花被单,从屋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救助站站长的声音,从屋里传来:“苏小-姐,快抓住那个变-态!”

    但见那人直奔大门口跑去,苏迷眉目一凛,拿起手中的棍子,骤然一砸,直直砸中那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男人狠狠摔在地上的同时,身穿警服的警察,已然赶到了现场,将他死死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凭什么抓我,我又没犯法,放开我!”男人吱歪乱叫,使劲挣扎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名老警察见此,连忙问道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迷正想解释,扭头看向屋里的时候,连忙丢下手中的棍子,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但见三四个铁笼子,摆放在西墙角,里面数十只猫和狗,似乎被打了麻药,异常安静的躺着。

    笼子的前面,放着拼在一起的两张桌子,铺在桌面的被褥上,有着明显的痕迹!

    然而屋子的东侧,却是一个石灰池。

    救助站的站长跟几个志愿者,正站在边上,焦急找着工具,想办法打捞——被男人情急丢下石灰池里的狗!

    “畜-生!”苏迷紧皱眉头,低咒了一句。

    立马跑到门后,拿起一个铁锨,将里面的狗狗,捞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浑身严重烧伤的狗,已然丝毫气息全无!

    “王八蛋!该死的人渣!”身穿黑色毛衣的男人见此,啐骂了一声,当即扭头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跑到院子里,照着名叫“大勇”的男人,一顿狠踹!

    “你这个变-态,你怎么不去死,你怎么能对那些无辜的小动物,做出那种事?!”

    大勇被踹了好几脚,连忙捂着脑袋,大声叫唤起来:“救命啊,打死人了,警察同志救命啊,快救救我啊!”

    身边的警察听此,只能将黑色毛衣男拉开:“住手,别打了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黑色毛衣男冷凝眉宇,红着眼愤愤出声:“他将那些流浪猫、流浪狗抓起来,给它们打麻药,残忍的侵-犯它们,拍成视频,发到他的变-态的玩家群里,五十块就能入群,随便看,如果再花五十块,就能买到一张入场券,现场观看,或者亲身体验一把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男人已然愤怒到极点。

    想起刚才房里的一幕,再度冷声说道:“如果狗狗快不行了,他直接将它们丢进石灰池里,你觉得他这种人,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的警察,以及从屋子走出来的苏迷等人,无一不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救助站的站长,更是捂住嘴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也不能打我,就算我虐-待它们,按照法律最多只是罚我款,或者拘留几个月,法律可没有准许你们打我!再说了,就是几只狗而已,我又没有杀人,至于这样劳师动众么?”

    大勇满脸不屑意味,言辞中更是无所无惧。

    黑色毛衣男一听,脸色更是冷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狗又怎么了,它不但是活生生的生命,更是我们人类的朋友,我以前没换眼角膜的时候,它们能给我带路,我无助的时候,它们能在身边陪着我,它们永远不会指着我说,‘咦,快看,他是个瞎子’,它们在我心里,比你这种人渣禽-兽,要好出几万倍!”

    男人说完,眼眶通红,紧紧抿着嘴,目眦欲裂瞪向他。

    大勇怔了怔,脸上更是不屑:“我抓的又不是导盲犬,它们只是一个流浪狗,我玩-玩怎么了?!”

    话落,大勇的脸上,被人狠狠踹了一脚!

    他呆了一下,当即大声吱歪乱叫道:“杀人了,救命啊,警察同志,救救我啊!”

    苏迷眉目骤冷,用脚重重捻了几下,才将脚收回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我一时忍不住动了脚,之后我会跟你们回警察,按照流程罚款,或是付医药费都可以,但我不会道歉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苏迷身后的一群人,立即上去补了好几脚,同时歉意说道:“对不起警察同志,我们也愿意跟你们回警察,诚心接受处罚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警察怔了怔。

    当警察这么多年,明知故犯的富家子女,见得多了,却从来没见过,为了几只狗,如此拼命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敢打我,信不信我告你们?!”

    大勇挨了好几脚,一边疼的直抽气,一边愤愤出声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,身边的警察,抬脚就给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大勇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正想说些什么,那警察当即冷声呵斥了一句:“看什么看,给我老实点!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被训了一句,就不再说话,来到为首的警察面前,郑重道:“所有的受害者,都是不能说话的动物,但是我相信他的手机里,一定保留伤害它们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看向身边的男人:“不知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杜宇。”

    “杜先生是唯一接触,这件事所有过程的人,不知你是否愿意告他?”

    “当然愿意!”

    杜宇满脸坚决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冷勾,幽幽出声:“我代表暮晓报社,会出资聘请业界最有名的金牌律师,告垮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