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7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2
    女主虽然嫁了人,心甘情愿洗手做羹汤,但骨子里的桀骜自尊仍然存在。

    她以真心相待,结果却被他算计,她痛恨聂匀昊,潜意识里想要杀了他。

    但聂匀昊的身手极好,女主多次下手未果,最后还被聂家人关起来。

    起初,聂匀昊想方设法,请来中西医与江湖各路神医,想要帮她治疗,但女主却一点都不配合。

    聂家老太不想看着自家儿子,所有精力全部放在一个疯女人身上,于是派人偷偷换了大夫的药。

    女主变的越来越疯,但她仍然认得聂匀昊,每次看着他的眼神,恨不得将他生生吞了!

    久而久之,聂匀昊对女主越来越没有耐心,八姨太怀了他的孩子,去探望她的次数,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最终,孩子诞生那晚,全府欢庆的日子,女主被人吊上房梁,活活勒死,制造成自尽的假象。

    女主唯一的心愿:改写她的一生,将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,不要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完全接受剧情后的苏迷,并没有感到浓重的怨气,而是无尽的悔恨。

    原女主女扮男装时,整日游手好闲,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,却也看尽人间冷暖,对有些事情看得很开,但她知道,自从爱上了聂匀昊,最后才落得惨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但她却并没有让她报复聂匀昊,只是要改写她的一生,那是因为她觉得,是自己眼瞎,没能看穿他的计谋,活该被人骗!

    原女主有这份自觉,苏迷打心底赞同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雕花木床,一动不动的男人身上,脑子里突然想到,他晕之前喊的话,似乎有点耳熟……

    “宿主,那是岛国语,昏过去的男人,是男主从岛国租界抓来的浅羽司。”

    “岛国人?”苏迷眉宇间闪过一抹厌恶,立即挥起狼牙棒,将盖在浅羽司身上的毯子挑下。

    正想给他补上一棒子,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,连忙将狼牙棒一丢,坐在矮榻上,手持一支旱烟杆子,慢条斯理点上火。

    “叩叩。”

    脚步声停在门口,紧接着敲门声响起,一道音色纯正华美圆润的男音,轻唤了一声:“苏爷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明显的戏腔,苏迷眉梢微挑,自是认出了来人,冷冷勾唇,轻嗤:“怎么,爷好不容易过把手瘾,连绯云楼的台柱子,都给惊动了?”

    话落,门口的人抬手挥了挥,将老鸨遣退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但见苏迷眉眼慵然,悠哉抽着旱烟,轻手轻脚来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小心看一眼雕花木床上的男人,地上散落成片的和服。

    红莲斟酌片刻,轻道:“苏爷,他怎么说都是岛国人,您若下手重了,引起了不必要的祸端,不是得不偿失么?”

    “打都打了,你派人去找聂少将过来,让他来解决。”苏迷挑了挑烟丝,抽了一口旱烟,惬意轻吐。

    “可这人不就是他给您的礼物么……?”

    苏迷倏然掀起眼皮,扫了眼身着青衣戏服的红莲,坐直屈膝,手肘一架,浑身恣意桀骜的威慑力,无形散发。

    “人既然是他用麻袋绑来送的,爷眼花没看清,赏了一顿毒打,现在却发现是个岛国人,不找他找谁?”

    红莲一时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苏迷轻挑眉梢,倏然冷厉反问:“难不成让爷找你?”

    “不,苏爷,小的哪能解决这事啊,爷啊,您可别为难小的了。”红莲心儿吓一跳,连忙腰身一扭,坐到她旁边。

    苏迷手腕轻转,将未抽完的烟丝,朝烟槽里一敲,再度翻开,红莲已然极其熟练接过烟杆,添上顶级的烟丝。

    双手地上烟杆,为其点燃时,红莲轻勾唇角,问了一句:“苏爷,红莲楼中最近来了一批新货,名为神仙烟,苏爷可想尝上一口?”

    神仙烟,顾名思义,只要抽一口,犹如神仙腾云驾雾一般,快活极了。

    苏迷想都不用想,就知道那东西是何物,但她对它可不感兴趣,如有机会,多毁点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毕竟啊,那可是洋鬼子故意卖给国人的害人之物!

    苏迷冷冷晲他一眼,轻扯唇角:“你要是碰了那东西,这辈子就别想唱戏了,估计还活不长,没多久就真变神仙,升天了。”

    红莲猛地一噎。

    原先还想尝尝鲜,现在听她一说,突然庆幸自己还没尝。

    但他还没说,她怎么会知道,那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“你说的神仙烟,不就是福寿膏,鸦-片那种麻醉人神经,能产生幻觉的东西?”

    苏迷抽口清烟,吐出时,鼻尖轻嗅,忽而勾唇嗤道:“爷啊,还是好这口自家国产的烟,不浓不淡,正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红莲受教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头也不抬,径自挥挥手:“得,赶紧去找聂少将,让他把这麻烦,尽快给爷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苏爷。”

    红莲恭敬退出房间,同时将房门关好。

    “宿主,本系统建议你,最好给他看看病情,要是真瘸了,以后少不了麻烦。”

    系统059这么一说,苏迷只得拿着烟杆,来到雕花木床边上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了一番,确实受的伤不轻,小腿骨重度骨折。

    苏迷本打算,将这个锅丢给聂匀昊来背,但系统059突然提醒她,看来还是花几个积分,兑换些丹药为妙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兑换百转髓丹一枚,扣除五分,总积分负130。”

    苏迷将丹药给他服下,又去了趟空间,朝他身上撒点灵泉水。

    只是顷刻间,浅羽司身上的鞭痕,已然消失无踪,丝毫看不出被鞭子打过。

    苏迷垂眼看着地上的和服,拧着眉,百般不甘愿的捡起,动作粗-鲁给他穿上。

    或许力道没把握好,单手猛地将他翻过身,系上衣带时,男人紧皱着眉头,痛吟了一声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苏迷手持一把汗烟杆,见他悠悠醒来,脸上并未有丝毫慌张。

    但见她不紧不慢抽一口旱烟,袅袅青烟萦绕与唇齿间,最后徐徐轻吐,喷洒在浅羽司脸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浅羽司刚咳了两声,只听见她幽幽说道:“抓你的人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苏少爷。”

    苏迷话音稍顿,随即眉眼轻挑,邪佞笑道:“喏,自己找上门来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