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9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4
    苏迷充耳不闻,脚下没有丝毫停顿。

    胖瘦两兄弟同样如此,完全没有理会聂匀昊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着众多手下的面,被彻底忽视,聂匀昊这口气咽不下,眉头紧锁,不由动了怒:“站住!”

    虽然苏迷不配合,但一帮南部军眼见自家少将动怒,纷纷伸出手,想要将他们强行拦下。

    苏迷冷哼,赫然挥起烟杆,在众人手腕处,轻轻一敲——

    紧接着,数道清晰可闻森然骨碎声,以及随后响起的惨叫声,立即令在场南部军闻之变色,再也不敢轻易妄动。

    聂匀昊眉眼深沉,面色煞是铁青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迷离开。

    红莲则是眸光闪烁,选择做个低调的聪明人,眼观鼻鼻观心,垂眸不语,将先前所发生的一切,全部“忘掉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绯云楼门口。

    胖瘦俩兄弟将浅羽司,强行架进黑色老爷车,请示看了一眼苏迷,随后解开了他的穴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到底对我使了什么妖法?”浅羽司皱着眉,满脸不解。

    但是很显然,掩不住的好奇心,完全大于他内心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苏迷扬眉,晲了他一眼:“你是不是觉得挺感兴趣,想要学习一二?”

    浅羽司没能挡住内心所想,下意识的颔首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苏迷却冷哼,口上毫不留情地道:“想的倒是美,你们岛国人最喜欢研究别人家的东西,在原先的基础上修改,最后再变成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休要胡说!”浅羽司怒火滔天,恨不得跟她-干上一架。

    苏迷满脸云淡风轻,抽一口旱烟,突然问道:“请问你们所谓的国花,起源地在哪?你们的祖先,又来自哪儿?你们那些女式的服装、妆容、发型还有居住的庭院风格,像哪个国家哪个朝代?茶道、花道各种道,是岛国盛行早,还是华夏盛行早?”

    富有磁性的声音,雌雄莫辩,不紧不慢,却有种咄咄逼人的意味。

    关于以前的历史,浅羽司多少知晓一二,有些事确实不可否认,但他也不会主动承认,于是皱着眉头,闷声闷气着,选择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苏迷眉眼略带讽刺,抬眼迎上后视镜中,审视她的眸光,立马洋洋得意挑挑眉,一副本少爷很厉害很牛比的倨傲模样。

    董蔺摇头嗤笑。

    心里不由想着,他家少爷关键时刻,倒还能卖弄一下知识,给自己长长面子。

    老爷车缓缓开向岛国租界。

    苏迷见身边的人一声不吭,回想着剧情,沉吟片刻,道:“你腿上的伤,是爷失手所致,该负的责任,本少爷一定负责,但其他的账,你休要赖在爷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男人是因你才抓的我,你们里面的账,我可听的明明白白,你休想一两句话都赖掉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虽不是绝顶聪明,但也不傻,有些事情,他分析的很透彻。

    苏迷转头看向他,啧啧两声,竟是邪气凛然道:“那你倒说说,想让爷怎么对你负责?”

    浅羽司皱眉,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,却假装镇定道:“跟我合作,解决那个男人之后,我们之间的事,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眼下这件事,并不是十分的光荣,他不想让家族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更希望自己不费吹灰之力,却能让身为“合作者”的苏迷,最终与那个男人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苏迷并没有忽视,浅羽司眼底那抹冷光,心里不禁冷笑。

    这男人思维跳跃极快,虽不是成大事之材,但太过轻易改变主意,若是不能掌握好他的心思,极有可能被他反将一军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浅羽司以为她忌惮他的身份,不敢跟他合作。

    正想着如何劝说,苏迷却颔首应承:“合作倒是没问题,但你要听爷的,否则就不合作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对苏迷并不了解,可刚才在绯云楼,却经本人口中得知其不正常的取向与行为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他同样提出了条件:“只要你对我没那方面要求,我尽量按照你的意思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,男人一言九鼎,反悔者定然不得好死,爷天打五雷轰,你当场切腹自尽!”

    这么狠?

    浅羽司眼角抽了抽,轻轻颔首: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色老爷车来到租界守卫区。

    苏迷对岛国没好感,并不想进去,本想让几个岛国兵,抬着浅羽司回家,结果遭到他的极力反对。

    “腿是你打伤的,你说了要负责,现在又要把我丢下?”

    苏迷紧抿着嘴,心里却有股戾气。

    系统059告诉过她,无论如何绝不能改变历史,但对于她而言,来到这里任务,比以往所有的位面,难度都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作为后世人的她,对历史虽然不是很熟,可最难忘最憎恨的,永远是那场屠杀,与所有禽-兽惨无人道的作为。

    她讨厌战争,却又无能为力,这种感觉是最折磨人的。

    只是苏迷没想到,在今后的日子里,还有更折磨人的事实,在等待着她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沉迷片刻,苏迷又开始试图说服自己,心想跟岛国人扯上关系,为的解决当下已经产生的难题,顺便整治聂匀昊,给原文女主出口气,只要她忍耐一时,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最终,她勉强答应,送他到门口。

    于是,黑色老爷车子驶进岛国租界,来到一座新建岛国式庭院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一会我父亲问起来,你说是你救得我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按照自己思维方式,连台词都给苏迷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可惜人家并不配合。

    “爷男子汉大丈夫,一人做事一人当,亲自下的手,就绝对不会否认。”

    苏迷没准备欺骗,再者,有些事情,找人查查就知道,根本没有浪费口舌的必要。

    浅羽司顿时无语:“那你扶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下去”两字还没说,苏迷的手,从他眼前滑过,直接将车门打开。

    其意味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浅羽司自然懂。

    但他是铁了心,想让苏迷送他回家,这样一来,即便日后合作协议有变,他照样有很多理由,拉苏迷下水。

    于是,他又把车门给关上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