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2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7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苏杰超猛地拍桌,暴喝一声:“老子我还没死,你就敢自称爷,信不信老子家法伺候!”

    苏迷还未出声,被戳-中芳心的姨太太,连忙抱着苏杰超的胳膊,使出浑身解数,开始求情。

    “老爷是大老爷,迷少爷是大少爷,都是爷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说的对,老爷啊,刚才迷少爷,只是跟我们说的玩笑话,老爷要是当真,那就显得小肚鸡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爷,咱们继续吃饭好不好,燕儿肚子都饿。”

    众女一边求情,一边朝苏迷使眼色,示意她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觉得这群女人倒是有意思,于是更加不吝啬言辞,眉眼含情道: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众位姨娘长得美,男人自然喜欢,爷可不说玩笑话。”

    众女一听,心里更是如花怒放,脸上喜滋滋的掩不住笑意。

    苏杰超却气的脑壳疼!

    这混小子,明摆着跟他对着干!

    苏杰超想到薛紫,又想到当年的事情,额上青筋突显,凶神恶煞,一副分分钟吃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福伯——唔!”

    他刚叫了一声,嘴被怀里的姨太太堵住,身体同时触及满满的温热,想挣扎都挣不开。

    苏迷不想被辣到眼睛,立即识相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热水已经准备好。

    苏迷洗好澡,穿上男装锦袍走出来,桌上已经摆放好热腾腾的饭菜。

    她看向一旁的董蔺,吩咐了一句:“天色晚了,早点回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董蔺眼底闪过一抹诧异,可想到车中的谈话,恭敬颔首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不太挑食,很快用饭完毕。

    正想出去走走,消消食,房门突然被人敲响:“大少爷,夫人找您。”

    看来她气苏杰超的事,薛紫已经知道了,十有八-九是兴师问罪的。

    但她苏迷可没怕过谁,披上一件大衣,起身出了门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随着“吱呀”一声,她前脚刚跨进佛堂,薛紫已然奉完香,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母亲。”苏迷恭敬颔首。

    薛紫见她眉眼温顺的模样,轻叹了一声:“迷儿,他怎么说,都是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忽而抬眼道:“母亲,您可有想过放手离开?”

    “离开?”

    薛紫一怔,看不出年纪的脸上,显然有些抗拒:“不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他不会对你回心转意,即便退一万步,他愿意忘记所有,跟你重新开始,但面对数不清的姨太太,你觉得你能忍受,不会觉得心累?

    看着自己一天一天变老,他的姨太太,却一个比一个年轻,看着他天天歇在别的女人房里,偶尔才会过来这边,你都不会嫉妒,不会生恨?”

    苏迷满口疑惑,掷地有声的追问。

    原先以为,薛紫听到她的话,即便不会彻底改变注意,也能有丝丝动摇。

    可惜并没有。

    薛紫眉眼间,几乎没有妒忌或是怨恨的成分,只有属于她的那份固执与执着。

    “他救过我,我第一个喜欢的男人,即便他做的再过分,也是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苏迷蹙眉,不知道再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人与人不同,如果换做是她,遭到喜欢的男人,如此残忍的对待,她死都不会留下。

    即便再爱,她有她的骄傲,她的尊严。

    可有些女人太傻太天真,觉得自己在原地等待,一定能等到男人回头。

    可她们真的不在乎,男人对她们曾经做出的伤害么?

    苏迷不信!

    真正在乎一个男人,不可能不会在乎他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人都应该有尊严有原则,永远不要爱到尘埃里。

    爱情里的两人,都是相等公平的,只有彼此相爱,彼此付出,才是真正的爱。

    但薛紫不懂,以往位面中的角色,很多人都不懂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不到南墙心不死,最后作死了才懂,才明白自己所坚持的,都将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渐消弭,不会存在任何人的记忆长海里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再说话,只是沉默着。

    建议与忠告,她只说一次,若别人不同意,她不会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别的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迷儿。”

    薛紫叫住她,眼中带着恳求的意味:“我希望你记住一句话,他是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苏迷脚下一顿,却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须臾,嘴角冷冷扯起一抹弧度,幽幽笑道:“不,我没有这种有眼无珠,愚蠢无能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迷儿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勉强母亲,那我跟他的事,请母亲也不要命令我,去做任何的改变。”

    苏迷留下一句话,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薛紫出神望了一会,终是没有再出声,眼睁睁看着她,消失在后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回到房间,认真想了想,接下来的一系列计划。

    为了不引起外人的怀疑,她决定要将节奏慢慢一点。

    于是第二天。

    苏迷如期来到绯云楼,继续喝她的小酒,抽她的旱烟,听听台柱子红莲唱的戏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虽然红莲扮相、嗓音都不错,唱的也可圈可点,但比较尴尬的是,苏迷显然把戏剧当成催眠曲,听着听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是不尊重,也不是听不懂,主要昨晚想的东西太多,一宿没睡好。

    可偏生外人看在眼里,还觉得她在认真听戏。

    比如红莲,一曲唱完,直径下了台,来到她的面前:“苏爷,您觉得红莲这曲,唱的怎么样,有没有比以前进步许多?”

    他隐隐期待着,结果却换来苏迷的沉默。

    这是何意,难道觉得他唱的不好?

    红莲稍稍凑近了些,正欲开口,苏迷突然察觉有人靠近,抬手就是一巴掌,直直打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红莲猝不及防,身子一歪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迷见到这场景,连忙起身扶起他:“爷不是故意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爷,红莲就靠一张脸过活,您却这么用力,真是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红莲平时没脾气,但他的脸就是门面,现在被苏迷一打,脾气顿时上来了,扭身就走。

    苏迷心知,动手打人是她不对,只得轻叹一声,疾步追去。

    谁知,刚来到红莲用来卸妆的屋子附近,里面传来的声音,却令苏迷陡然停住了脚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