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9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24
    苏杰超急的满头是汗。

    苏迷云淡风轻笑道:“老头子,爷现在已经成年了,你是时候将苏家的基业,交给爷来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苏杰超眉眼一沉,脸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当老子没几年活头了,还是快死了?想要苏家的基业,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苏杰超万万没有想到,苏迷竟会打苏家百年基业的主意,心想真是养了狼,虎视眈眈盯着他家的财产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薛紫是害他痛失未婚妻的罪魁祸首,苏迷是因错误而诞生的孽子。

    他们不但是外人,更是他的仇人,恨他们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将家业交给他们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心意已决,冷笑道:“既然谈不拢,那请回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老子,你不能对我这样!”

    苏杰超恼怒呵斥。

    苏迷对红莲使一个眼色,后者犹豫了一下,直接招来几个壮汉,将苏杰超拎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孝子,你是不是想把苏家毁了,老子完了,你也没钱花!”

    苏杰超气急败坏,凶狠呲着牙,恨不得将她活活咬死。

    反观苏迷,脸上没有一点被打扰而扫兴的样子,伸手拿起筷子,继续涮火锅。

    红莲与狐冢珒也当所有事情,都没有发生,安静吃着东西。

    苏杰超被轰出绯云楼,心里极其不甘,站在门前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谁知刚骂几句,楼上的窗户突然被打开,一个男人端着一盆水,直接浇在苏杰超脑袋上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一定是苏迷授意的,不然谁有这个胆子,敢朝他泼水!

    苏杰超怒不可遏,面目狰狞如恶鬼。

    正要放声大骂,冰冷的水浸湿了衣衫,他猛地一激灵,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:“阿嚏——!”

    风一吹,苏杰超冻得直发抖。

    本想叫来管家,回过头才发现,他出来的匆忙,半路做黄包车来的,苏家的人都没有跟来。

    苏杰超心想自己真倒霉,被苏迷气个半死,事情还没有办成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即使赔偿金再多,他也不会将苏家的基业,交到那个不孝子手里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,准备做黄包车回去。

    谁知,苏杰超刚走一步,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刺耳喇叭声。

    他蓦地回头,一道刺眼的亮光,照在他的眼睛上,苏杰超下意识抬手去挡,结果却忘了躲避车子。

    眼见车子快要撞到自己,苏杰超心中一吓,脚下发软,一个不小心,跌坐在地,紧紧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随着一道急急刹车声,剧烈的疼痛,并没有来临。

    苏杰超心都快要跳出来。

    他调整一下呼吸,缓缓睁开眼睛,

    一双锃亮黑色皮鞋,来到他的面前,同时朝他伸出手:“先生,你没事罢?”

    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那男人站在车前,逆着光,苏杰超刚才太紧张,一时没能看清他的容貌。

    等他皱着眉,被那人拉起来,刚想训斥几句,看清来人的脸,却不由怔住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绯云楼。

    苏杰超离开没多久,壹号厢房的门,再次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来人是浅羽司。

    苏迷想着两人的合作,刚想虚情假意招呼他过来,却在见到他身后男人之际,脸上笑意微滞。

    “苏大少,许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一身低调黑色西装,外披一件大衣,头戴一顶帽子,不是聂匀昊,又会是谁?

    看来一切都按照她所想的发展,很好。

    苏迷心里暗自欣喜,却不显于表,但见她神色冷淡,对着聂匀昊敷衍笑道:“今个是什么风,竟然将聂少将也吹来了,真是稀客,稀客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但苏迷可没闲着。

    一会给狐冢珒涮个羊肉,一会又给红莲涮个娃娃菜,自己也不停吃着东西,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浅羽司平时已经见惯她这个样子,起初还有些不高兴,但时间久了,他发现生气也没用,苏迷依旧不甩他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没什么脾气,让人拿了两幅碗筷,径自来到桌前。

    聂匀昊眼见这一幕,不由觉得心惊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纨绔子弟,变化怎会如此之大,还能让浅羽司,都客客气气没脾气。

    聂匀昊想到苏迷算计自己,眉头紧皱,显然还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红莲是个明眼人,心里虽然懂,浅羽司带聂匀昊来的目的,却没有说破,只是安分守已吃着东西。

    浅羽司见聂匀昊还站在门口,朝他招招手:“聂少将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仍然站着不动,脸上也写满了不高兴。

    浅羽司正想再劝几句,谁知苏迷突然冷哼道:“聂少将明知道,这绯云楼是爷经常出入的场所,明知道这壹号厢房,是爷专属的地儿,现在都来到门口了,还装模作样不进来,还让小浅羽好声好气的请你,聂少将架子倒是大得很呢!”

    聂匀昊闻言,脸色顿时冷凝,无形寒气凛冽,比冬日的气温,还冷上好几度。

    可即使这样,苏迷照样被给他好脸色看,翻了翻白眼,道:“要进就进,不进就出去,爷好不容易吃顿火锅暖暖身,站在门口风一吹,热气全没了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简直都要吐血!

    他就没见过像苏迷这种心肠狠毒,事情又多又矫情恶劣的主儿!

    谁都有骨气,聂匀昊终是受不了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浅羽司见此,顿时急了:“聂少将,你等等,别走。”

    他急忙跑过去,一把抓住他的胳膊:“不是都说好了,有什么事,咱们坐下好好谈,以后都是要合作的,苏迷就这脾气,你习惯习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一听这话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凭什么要习惯别人的恶劣性子?!

    苏迷同样也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心想这浅羽司,使的招数倒是厉害。

    物极必反。

    两个有矛盾的人,中间人在劝说的同时,一旦向着另一人,那么其中一人,必定更加讨厌另一人。

    浅羽司明里看着,似在替她说话,但对于正在气头上的聂匀昊,无疑就是火上浇油,越浇越旺,令他越记恨自己。

    苏迷低声笑了笑,忽而变了另一副面孔。

    绯红嘴角微勾,莹亮笑眼轻弯,眉眼间慵娆之态尽显。

    看向门口满脸阴沉的聂匀昊,苏迷笑着招呼道:“聂少将真是不禁逗,爷只是开几句玩笑,你就生气了,真是太没男子气概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