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1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26
    须臾。

    唐储突然反应过来,连忙握拳,凑在唇边,清咳了一声:“多谢苏少好意,但唐某还有要事处理,先行告辞,改日定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改日是何日?”

    苏迷迫切的追问,眼睛眨啊眨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。”

    唐储本是随口推搪一句,根本没有想好何日会再来。

    谁知这人不按常理出牌,不停的追问,愣是把唐储问住了!

    苏迷见他不回答,连忙又道:“明日?后日?还是大后日?唐二公子有何要事,可需爷出手帮你?”

    这回,唐储不但被问住了,甚至还有些应接不暇,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可人家苏迷,根本不需要他回答,直接来个自问自答:“不如明日午时,即便有要事处理,饭总是要吃的,不然爷可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迷眨眨大眼睛,一瞬不瞬看着他。

    唐储被她看的,浑身都不得劲,恨不得赶紧离开,生怕一个忍不住,一枪直接崩了她!

    反观人家苏迷,笑靥如花……痴,根本不知矜持为何物,死死盯着他看,差点能在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。

    苏杰超见此情景,心想苏迷一定是看上了唐储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皱,不再顾忌狐冢珒,拉住唐储的胳膊,直接将他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迷眼见两道身影,像被鬼追一般匆忙逃离,嘴角勾勒一抹得逞冷笑,唇角微启,却大声提醒道:“唐二公子,明日午时一定要来哦,不见不散,爷在府里等着你!”

    唐储与苏杰超一听,别说回答了,连头都没有回一下,脚下那叫一个生风,差点小跑起来。

    可人家苏迷,见他们不答,又重复了一遍,生怕人家听不见。

    直到两道身影,闪电般消失在门口,苏迷再也忍不住,捂着肚子,狂笑起来: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站在厅堂里的下人,见此情景,还以为他们家“大少爷”因为唐储明日午时会来做客,高兴的不得了,才笑成这样,心里不由更加惧怕。

    但同时也庆幸自己长相一般,否则“大少爷”将魔爪伸向他们,那就完蛋了!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狐冢珒,见她笑的肚子疼,微微颦眉,拉住她的胳膊,将她送回了房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看见,他们俩那样,真是太好笑了,哈哈,哎呦,我笑的肚子都疼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笑的上气不接下气,眼泪都快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直到笑的肚子疼,才止住笑,一边揉着肚子,一边擦着眼泪,时不时还要再笑两声。

    “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狐冢珒面无表情,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啦,你没看见唐储,那副吃了便便的模样,我想想就想笑。”

    苏迷好久没飙演技当戏精,偶尔当一回,整得别人对她避如蛇蝎,心里自然开心。

    但狐冢珒看在眼里,心里总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,来到她面前:“上次向你提的事,什么时候能帮我?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告诉我什么事,我怎么帮你?”苏迷反问,显然想让他主动告诉她实情。

    每次他都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,通过以前的经历,她更希望他自己说出来。

    狐冢珒眉头皱的更紧,似有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苏迷轻叹,换了一种说法:“不想说或是不能说,都没关系,但你总要告诉我,到底怎样才能帮你?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在他手里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!我未来婆婆被抓了?!谁抓的?!”

    苏迷猛地拍桌,蹭地站起身,满脸震怒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不止是狐冢珒,就连苏迷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面色僵硬,扯了扯嘴角,勉强又尴尬的转移话题:“是不是浅羽家的人,浅羽司知道这件事么?”

    狐冢珒摇头:“只有他一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苏迷追问。

    狐冢珒张张嘴,却发不出声音,

    苏迷面色冷凝:“你不能说那人的名字?”

    狐冢珒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苏迷沉吟片刻,道:“有机会我再去一趟浅羽家,遇到那人你给我个眼神,只要知道那人是谁,我自有法子,将我……你母亲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没有出声,眼神幽幽望着她,狐狸眸子多了几分别的意味。

    苏迷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,轻咳一声,正想说什么,狐冢珒突然道:“我会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苏迷满脸懵比又震惊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心里又有些生气:“别人救,你也会娶?”

    苏迷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狐冢珒却破天荒笑了笑,看向她的眼神,不再像往日那般淡然,而是沾染几分鲜活柔情:“我信你,只会娶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心里虽然好受点,但还是偏着头,故意说道:“我可是男人,谁娶谁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只是看着她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苏迷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,连忙道:“总之,以后遇到那人,你给我提个醒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狐冢珒应声,眼睛还是一直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苏迷不想落下风,猛地瞪他一眼:“你去忙你的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任务是贴身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噎,皱眉道:“现在你是爷的人,除了爷以外,以前什么破任务,全都不算数,你是自由的,想怎么就怎样,没人能够左右你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眼里闪过微光,勾起嘴角,冲她笑了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,还不快忙你的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莫名有些羞恼,偏生他又不走,急的直接开始赶人。

    狐冢珒不再逗她,转身走进侧间。

    苏迷这才松口气,拿起茶盅,小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精致眉眼间,仍然掩不住那抹喜色与羞赧。

    两人的感情,终于有一些进展。

    苏迷欣喜的同时,对于唐储突然的到来,心里早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来得早不如来的巧。

    这男人既然故意来到苏家,一定有他的目的,虽然不知是什么,但对她的下一步计划,显然起到最关键的推动性。

    眸光忽明忽暗,隐隐透着期待兴奋与迫切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要看看,那些人能为她带来……多大的惊喜与刺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苏迷破天荒的,没有去绯云楼快活。

    而是一直待在房间里,不厌其烦的试穿着,各式各样的布衫或西装,又命下人去各房姨太太屋里,借来各种味道的西洋香水、口脂以及雪花膏,坐在紫檀雕花西洋镜前,精心装扮着自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