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4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29
    苏杰超身形倏怔,冷眼梭然狠眯。

    挥起的藤条并未收回,反而加快了速度,朝苏迷起满水泡的脸,凌厉抽去——

    “苏杰超,你住手!”

    女人的声音,带着焦急的愤怒,伴着小跑脚步声,冲进了厅堂。

    管家连忙给旁边的下人,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将女人拦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挥起的藤条落下——

    狐冢珒冷凝着脸,正想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谁知刚迈一步,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,禁锢住了身形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藤条,落在苏迷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!我的脸!”

    下瞬,惨厉尖叫声,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急忙跑过来的薛紫,心下猛地一咯噔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见苏迷满是水泡的右脸,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,鲜血混着因疼痛而泣的泪珠,缓缓流下,惨不忍睹!

    “迷儿!”

    薛紫厉声呼喊。

    身后随着而来的董蔺,将拦住她的下人猛地推开,见那人还想阻挡,直接从腰间拔出一把枪,对准他的脑门,冷声呵斥:“滚!”

    那下人吓得心惊胆战,连忙麻溜滚开。

    苏杰超回头见到这一幕,脸色极不好看:“董蔺,你想在我苏家杀人不成!”

    董蔺不吭声,只是将枪收回。

    薛紫来到苏迷身边,看着她的脸,眼泪哗啦哗啦的流:“迷儿,你的脸,怎么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过分骨感的手指,想去触碰,但又不敢。

    苏迷看见薛紫,哭声更大。

    她指着唐储与苏杰超,愤愤地道:“爷好心请唐储吃饭,跟他开了几句玩笑,他就拿热腾腾的酒酿丸子泼爷,那老头子不但向着外人,还对爷使家法,抽了爷的脸,呜呜,娘,这漂亮的脸蛋,是不是被他们毁容了?”

    薛紫心疼苏迷,不敢告诉她,只道:“迷儿放心,娘一定请云城最好的大夫,不会让疤痕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,娘,脸好疼。”

    苏迷毫无形象大哭。

    薛紫立即命令董蔺,将苏迷送往医院。

    董蔺正要上前,狐冢珒已经将苏迷打横抱起,走出了厅堂。

    薛紫与董蔺怔了一下,很快随两人离开。

    厅堂中。

    苏杰超看着满身狼狈的唐储,立即命人帮他清理,同时出声道歉:“真是抱歉,我现在立马让城东的裁缝,送来一套新西装,至于那孽子,你放心,我不会轻饶他。”

    唐储满身都是菜汤,确实无法离开,只能暂时呆在苏家。

    洗澡的时候,唐储想到苏迷一系列情况,总觉得她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难道见苏杰超对他好,心生妒忌,故意拿他气苏杰超?

    至于使这么狠的苦肉计么?

    唐储暗自讥笑,心想这苏迷并非多高明,看来是他过于高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圣立医院。

    苏迷躺在病床上,两名医生分别为她处理伤口与烫伤。

    期间,她一直吱歪乱叫,疼的哭天喊地,要多惨有多惨。

    薛紫在外面听着,心里别提多难受,一直在病房外的长廊,着急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狐冢珒安静站在一边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医生走出来,说可以进去探望,又嘱咐几句饮食禁忌。

    几人刚走进去,苏迷开始一个劲的哭诉,说苏杰超不把她当儿子对待,一直向着外人,还打她骂她。

    总之各种抱怨,把苏杰超往死里吐糟。

    薛紫也不说什么,只是一味地维护苏继超,还劝她说,都是一家人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苏迷怎么都不同意,一气之下,直接让董蔺将薛紫送回苏家。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苏迷整颗脑袋裹满纱布,只露两只大眼睛,两个耳朵,一个鼻子,一个嘴,身体上倒是一点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看着一声不吭削苹果的狐冢珒,嘿嘿笑道:“你别担心,爷有自己的计划,不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抬眼看向她,狐狸眸子,幽幽渺渺,像会说话似得,看得苏迷心里发虚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还是告诉了他:“这脸上的伤,一半真,一半假,但爷答应你,下不为例,不生气行不行?”

    狐冢珒神色微怔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,更没有想到,她会在意他的感受。

    感情这种东西,很奇妙。

    友情,亲情与爱情。

    可惜他再不会相信所谓的友情,唯一给予亲情温暖的母亲,还不知被那人禁锢在哪里,爱情那东西,更没有真正体验过。

    但自从见到她那刻,有些心境,似乎悄然产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狐冢珒将手中的苹果,切成一小片,亲手喂她吃下。

    苏迷自是笑嘻嘻的让他喂,非常享受这种相处模式。

    几小时后。

    董蔺将薛紫送回家,重新返回病房。

    “将这件事放给报社,让他们把苏杰超偏心,向着外人,故意暴打亲儿子的情形,写的夸张一点,顺便派人去一趟北部,查查最近发生了什么,还有唐毅的行踪,尽量都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董蔺颔首,看着苏迷的脸:“大少爷,你这伤……?”

    “放心,爷不会白白被打,这笔账,总有一天向苏杰超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给他吃颗定心丸,随后又道:“找人通知浅羽司,说计划有变,具体会另行通知,还有红莲那边,让他时刻注意唐储,一旦有发现,立即派人告知爷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董蔺应承离开。

    狐冢珒看着苏迷,幽幽视线中,半含些许疑惑,但更多的是幽怨。

    她似乎从来不让他做什么……

    苏迷对他很了解,一个眼神就明白他的想法,只道:“你是爷的男人,爷不想你辛苦,如果可以,爷会为你解决一切难题,你只要保证,永远不欺骗不背叛,爷会护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狐冢珒听到这种话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但他心里明白,她绝不会依附男人生存,她有自己的打算与心思,而他在她身边,不需要多么强大,只要能保全她安危就好。

    狐冢珒不是男权主义,也不是弱鸡,他尊重她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苏迷最为感动,就是他这一点。

    任务过程中,她是孤独的,不能与任何人交流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男人的存在,是她最大的精神支柱与后盾。

    人追求的东西,各有不同,最终完成任务,与他在一起,就是她所追求的目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