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6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41
    明亮墨色瞳仁,清晰映出那抹冰冷银光的轨迹。

    待近些一看,发现竟是一支弩箭!

    苏迷妩眸冷眯,倏然抬手,紧紧扣住那只弩箭那瞬,抬眼看见正前方,一道男人影,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大惊。

    保卫队长正要发出指令,苏迷优雅持着那支弩箭,勾唇笑道:“看来想做商会副会长,不仅有超强的经商手段,还要有过人的身手功夫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原本受惊的人心想,这或许是场……闹剧。

    这时,又听到苏迷处变不惊地笑道:“能够胜任如此殊荣,荣幸之至,同时,这份特殊的惊喜,我很喜欢,感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苏迷冲众人微微颔首,摇曳生姿走下舞台。

    众人见此情景,更加觉得,这只是一场“特殊的惊喜”的而已。

    走下舞台那刻,苏迷去了一趟洗手间。

    再次回来的时候,那支弩箭,早已被苏迷折断,丢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她找到许会长,小声耳语了一句,随后不动声色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会场的大门,苏迷坐进黑色老爷车。

    隔壁楼上的三个男人,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车子急速行驶,在云城偏远郊区,一处废弃工厂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苏迷将一张纸条,递给开车的董蔺:“立即赶去这里,带我娘去西北。”

    董蔺接过纸条,下意识翻过来的时候,又惊又疑:“可这张纸条说夫人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问,照顾好我娘,让她在西北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打断他的话,眸光幽幽渺渺,看得董蔺一阵心思恍惚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还想说些什么,再次对上那双眼睛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当苏迷跟容珒下车后,董蔺一言不发,双眼看着前方,直接开着车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废弃工厂。

    二楼长廊。

    薛紫被绑在柱子上,被人用枪指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苏迷紧皱眉头,冷声暴喝:“你们是什么人,快放开我娘!”

    “把你们身上的武器交出来,否则我现在就送她下地狱。”持枪的男人,嘿嘿冷笑,顺便还在薛紫身上,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我们身上没有武器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眸倏眯,环顾四周,咬牙切齿吼道:“浅羽司,聂匀昊,你们俩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持枪的男人没有说话,只是冷笑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传来几道脚步声。

    两人蓦地转身,脑门上同时被一把枪抵住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苏大……小-姐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肆意打量着苏迷,最后落在妩美眉眼间,愣了愣,随后又看了看旁边的容珒,冷嘲讥笑:“真想不到,你会喜欢这种货-色,竟然还把身子给了他。”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浅羽司,脸上的表情,更是阴沉。

    他死死盯着苏迷,忽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枪,瞄准容珒:“你该死!”

    “浅羽司,当初是你说要杀狐冢启贺,现在他死了,你却舍不得,还反过来杀我,是不是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蹙眉质问,成功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只见他冷着脸,愤愤不平道:“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,我就不会这样对你,既然得不到,把我就把你们全毁掉。”

    他喜欢的人,不喜欢他,甚至还利用他,利用完了,又将他丢掉。

    一个是这样,两个还是这样。

    既然都得不到,还不如全毁了。

    苏迷低声嗤笑,忽而道:“如果我现在答应,你能保证全身而退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说什么,你愿意把自己交给我?”浅羽司不敢置信,但眸中隐隐的期待之光,却被聂匀昊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,冲他笑笑,显然是默认。

    浅羽司突然有些无措,皱眉看了看容珒,思绪有些乱。

    苏迷看出他的顾虑,拉住容珒的手,凑在唇边,轻轻吻了吻:“他很善解人意,会尊重我所有决定。”

    容珒无奈又宠溺看着她,暗自轻叹:自己的女人,就要无线宠,随她怎么开心怎么来。

    浅羽司见容珒不反对,心里忍不住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

    拿抢抵着苏迷脑门的聂匀昊,冷笑着揭穿道:“苏迷,你现在挑拨离间,是不是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唐储见到这一幕,不得不对苏迷心生佩服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心机,还真是了不得,恐怕只要她想,这世间没几个男子,能敌得过她的算计。

    都到了这等局面,她竟然还面不改色的挑拨离间,想要破坏浅羽司跟聂匀昊的合作。

    除了赞,他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。

    浅羽司闻言一愣,竟恍然意识到她的用意,不免心生懊恼,立马拿抢瞄准她:“你又骗我,又骗我!”

    他拿着枪,眉目狰狞,手中的扳机,一旦扣动,恐怕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但苏迷的脸上,并没有慌张,幽幽看向唐储,反问了一句:“还等着看好戏?”

    浅羽司与聂匀昊怔然一瞬,满眼防备看向唐储。

    但很快,聂匀昊立即打消这个想法,神色愤怒道:“苏迷,你以为用同样的招数,还能得逞?”

    又想对他们挑拨离间,不可能!

    苏迷不反驳,只是微笑。

    正当聂匀昊微微得意的时候,唐储原本指向容珒的枪,忽而一转,瞄准了浅羽司。

    而被他拿枪指着的苏迷,趁他得意那瞬,快速抢夺他手中的枪,同时对准他的脑门,笑靥如花道:“这回并不是故技重施,聂少将,让你失望了,三对二,你们输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的变故,令两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两人愤愤瞪着唐储,目呲欲裂地道:“唐储,你个阴险小人,竟然敢出卖我们!”

    唐储淡淡看了他们一眼,并未答话,也不想浪费口舌解释。

    但苏迷是个好人(才怪),向来喜欢为别人解除难题:“你们拿唐毅的线索,跟他合作,可唐毅在我手里,有点智商的人,都知道怎么选择,这怪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唐毅怎么会在你手里?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浅羽司怒声质问。

    唐毅分明在他手里,还关在浅羽家的地牢里。

    当初想要报复苏迷,他率先打听唐家兄弟的恩怨纠葛,派出所有武士与忍者,才在一家不起眼的酒庄抓到唐毅,又怎会落到她手里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