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7章 民国纨绔变形记(完)
    “你能查到唐毅的藏身之处,我为何不能?”

    苏迷扬眉,慵然讥笑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懒,比较喜欢取巧,既然能算到你报复我,势必要利用唐储,那你能查到的东西,我的人自然也能查到,你费心去找唐毅,我只要派人跟着你的人,轻松不劳而获。”

    浅羽司气的哑口无言,眉目更是狰狞可怖,连忙对楼上男人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人立即朝屋顶放了一枪,紧接着,数名黑衣武士与忍者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刚想要动手,一群士兵拿着武器,冲了进来,黑洞洞的枪口,全部瞄准他们的脑门。

    这些人,显然是北部军区唐家的兵。

    楼上那人满眼慌乱,急忙指向薛紫:“放下你们的枪,否则我杀了她!”

    “随你开心,想杀就杀,千万别留情。”

    男人话落的同时,苏迷笑着接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除了容珒以外,纵使唐储在内的所有人,都不敢置信看向她。

    这女人莫不是疯了,竟然如此丧心病狂?

    那人是她娘亲啊!

    但转念又一想,她定是想用激将法。

    可那男人,还是不敢杀。

    如果真把人杀了,那女人必定不会放过他们所有人,包括他们的少主。

    于是,那男人对着薛紫的腿,猛地开了一枪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枪声响起的同时,一道痛吟声,传入众人耳中。

    但那声音……分明不是女人发出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苏迷低低笑着,挑眉问道:“你的武士首领呢,怎么不见他?”

    浅羽司对上那双笑意潋滟眼眸,思绪一片混乱,只得呐呐回答:“他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就在你们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苏迷灿烂笑着提醒。

    在容珒的眼中,她像个调皮的孩子,但在浅羽司与聂匀昊,甚至是唐储眼中,她简直就是个——怪物!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?”

    浅羽司话说一半,视线落在薛紫的身上。

    仔细回想那道男人痛吟声,可不就是——武士首领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浅羽司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,自己被苏迷耍的团团转,完全没有回击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万事皆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着浅羽司,却对楼上男人说:“你们首领的脸上,有人皮面具,可以撕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怔了一下,带着怀疑的态度,伸手一触,竟然真的有人皮面具!

    撕下来一看,果然是失踪了一天的武士首领!

    再朝心口一捏,竟然被他捏碎了,还有一股新鲜的橙子味飘出!

    这苏迷到底是什么人,这么社会的么?

    偷天换日!

    为什么他们这么多人,无一人发现?

    其实真相很简单,苏迷又充当一回,帮忙解除疑问的老好人。

    前两天。

    苏迷得到唐毅的消息,前去抢人时,抓了武士首领和一名忍者,将唐毅偷偷替换出来,之后找到唐储谈合作。

    成功谈妥后,她伪装成武士首领,领下抓捕薛紫的命令,又将武士首领伪装成薛紫,利用催眠给他洗了脑,绑好交给浅羽司,又着手准备这场精彩的戏。

    为了使得效果更逼真,她连董蔺跟唐储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你卑鄙!咳咳——!”

    浅羽司气极,活生生被气的吐血。

    苏迷冷嗤,眉眼讥嘲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好人,这一点,整个云城人都知道,当初除掉狐冢启贺,是你默许的,现在出尔反尔,算计我和我娘,又要怪我卑鄙?”

    她向来有仇报仇,做事情讲究原则。

    若当初,聂匀昊跟浅羽司不打她的注意,她会算计他们?

    “我没有!我只是喜欢你,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?我哪一点比狐冢珒差,你为什么选他,不选我?”

    浅羽司转头看向聂匀昊:“我长得比他差?”

    “怎会,他这种长相,大街上多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苏迷脸色一沉,抬脚踹中他的小腿。

    聂匀昊猝不及防,单膝跪地,恼怒起身那瞬,冰凉的枪口,从他的脑门,移到他的嘴:“老娘的男人,何时需要你来评击,最后乖乖闭嘴,否则这一枪下去,保准让你满地找牙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——?”

    “怎么打你,不打他?”

    苏迷好心替他问出声,又在聂匀昊怔然那瞬,回答道:“看你不爽。”

    聂匀昊气的要吐血,刚想反抗,又被苏迷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那一脚用了十分劲道,膝盖骨断裂的森然声响,异常清晰,聂匀昊痛的冷汗直滴。

    “你竟如此护着他,他到底哪里好?”

    浅羽司恨恨切齿,眼里皆是不甘。

    “他哪里好,我自己知道就好,我们俩的事,不用你多管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哼,抬眼看向唐储,正想嘱咐什么,浅羽司突然厉声暴喝:“你以为你们能逃得掉,妄想!”

    他冷笑着,从怀里拿出一个小东西,重重按下。

    苏迷见那东西眼熟,可不就是元俊那个变-态,轻轻一按,就炸平海边小屋的炸弹按钮!

    突然,楼上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浅羽司,你是不是疯了,天下女人多得是,你至于这样玩命么?”

    聂匀昊听着一声声巨响,整个人都不好了,竭力想要爬起,逃出这个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朝唐储使个眼色,让士兵将聂匀昊拖走,拉着容珒,朝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“拦住聂匀昊!”

    浅羽司一声令下,数名武士与忍者,飞奔冲向那群士兵,将聂匀昊从他们手中夺了回来。

    mmp!

    聂匀昊瞬间有种骂人的冲动,夺他干什么?

    “苏迷,你知不知道,我跟聂匀昊合作,都是为了你,我知道你想他死,所有假装跟他合作,其实是想让他粉身脆骨,我为你付出这么多,你却从来不回头看我一眼?”

    苏迷如他所愿,愤愤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但她却在快速衡量后,立即跟容珒互换眼神。

    下一秒,苏迷伸手抓住浅羽司的同时,容珒拽过聂匀昊,急速朝工厂大门冲去。

    埋在工厂的炸药,一个接着一个爆炸,震耳欲聋的声响,令他们一度耳鸣。

    眼见工厂的大门,距离他们不到一米距离,苏迷与容珒,蓦地超前一扑——

    “轰——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前所未有的巨大爆炸声,轰然响起,红到刺眼的火焰,急速迸窜蒸腾,漫天的浓烟,像一只饕餮巨兽,将整个废弃工厂,彻底吞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