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48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?11(大寒寒生日加更)
    苏迷低着脑袋,双手紧攥着衣角,像做错事的小学生般,站在角落里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她越是沉默,霍尧心里越是不痛快。

    他紧蹙眉头,向前逼近了一步:“你在怕我?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僵,咬着唇,飞快抬起头,惴惴不安地看他一眼,复又迅速低下脑袋,猛地摇头否认:“没有,我没有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抖什么?”

    霍尧阴沉着脸,声音又低了一分,周身气息更为恐怖。

    “我没,没抖啊。”苏迷声音打着颤,却故作镇定,强扯出微笑,似在证明她真的不害怕。

    霍尧心里烦闷的厉害。

    见她又低下脑袋,连看都不愿看他一眼,霍尧心中一恼,倏然伸出手,袭向她的下颌——

    苏迷眸中冷光乍现,却没有做出任何躲避的动作,硬生生被他扣住了下颌。

    疼意传来那瞬,苏迷蹙着眉,对上男人隐隐怨怒的冷眸:“你在怕什么,我有这么可怕?”

    苏迷愣怔片刻,一瞬不瞬看着,动了怒的霍尧,像似被他突然的动作给吓到,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望着女孩因疼痛蹙起的眉,强装镇定却又害怕的模样,霍尧竟徒生一抹不忍,刚想收回劲道,苏迷眼角一红,突然哇哇大哭起来:“你放开我,爸爸,妈妈,有人欺负我呜呜。”

    霍尧一怔,身后响起两道焦急脚步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中年男人的声音,由远而近传来:“你是什么人,快放开我女儿!”

    霍尧冷冷眯起眼,看着满脸惊慌又害怕的苏迷,忽而笑了。

    “苏迷,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男人松开苏迷,闪身推开楼梯间的门,随着一阵极轻的脚步声,渐渐消失在视线里。

    苏金城与卢彩芸,正值午休,接到前台接待的电话,得知苏迷已到,立即收拾了东西,前来接她。

    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,刚刷卡出了公司,突然听见自家女儿的哭喊。

    跑过来一看,见西装革履的男人,正在欺负苏迷,他们连忙追上去,可那男人跑的太快,不但没有追上,连长相都没能看到。

    “小迷乖,别怕,你告诉妈妈,还记不记得那男人的长相,如果记得,咱们就去报警,让警察抓他。”

    卢彩芸见苏迷吓得浑身发抖,忙声安慰,同时愤愤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恨不得,永远不跟霍尧打交道,心有余悸的摇摇头,但紧接着又点了点头:“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,虽然隐约记得男人的样子,但从未见过他,不过这办公楼里,应该有监控,估计能找出他。”

    本想直接否认,可突然想起,之前对苏金城的那副说辞。

    同样被陌生男人欺负了,当初既然能记住常博的样子,此时若是记不得,显然跟之前的说辞,有冲突。

    至于查监控。

    霍尧既然敢正大光明进来,定会提前部署好一切,估计查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苏迷随两人来到监控室,果然如她所料,霍尧出现的画面中,要么没露正脸,要么是死角拍不到,要么信号被干扰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能悻悻离开。

    但经此一事,两人显然对苏迷更为关心,吃午饭的时候,即便去洗手间,还是轮流守着她。

    苏金城离开后,苏迷看着身边的卢彩芸,犹豫了片刻,老实交代道:“妈妈,其实我骗了你。”

    卢彩芸先是一怔,随后意识到,她是说不让她去工地的事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:“小迷乖,妈妈都知道了,你爸爸全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慌,有些不安看向她:“对不起妈妈,我只是害怕,你或爸爸去工地,如果认出常伯伯的儿子,会让他来家里做客,所以才撒谎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明白,虽然我跟你爸爸没亲眼看见,但我们知道,你不会撒谎,不管那人是不是你常伯伯的儿子,我们都不会让他再伤害你,放心,妈妈会好好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这才喜笑颜开,挽住卢彩芸的胳膊,软声软气撒着娇:“妈妈真好,最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不疼你,还能疼谁。”

    卢彩芸点了点她的小鼻子,无奈笑了笑。

    苏金城见苏迷心情转好,也渐渐放下心。

    三人用完餐,再次回到公司。

    苏金城上午比较忙,有些困意,于是前去休息室歇息。

    卢彩芸带着苏迷,在公司里面转了一圈,又给她介绍平时要好的同事。

    眼见午休快要结束,苏迷说要离开。

    卢彩芸不放心,于是请了一个小时的假,准备开车送她回学校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电梯口,刚按了下楼,苏金城连同几名项目主管,急忙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卢彩芸见几人神色焦急,连忙询问。

    “工地出事了,有人受伤,现在正送往医院救治。”苏金城似乎刚醒,眼里还有血丝。

    卢彩芸也是项目主管,如今出了事,她理应跟去看看。

    但她又放心不下苏迷,一时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跟你们一起去医院,等你处理完事情,再送我回学校,反正我下午也没课。”苏迷善解人意道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苏金城开着车,带着卢彩芸与两名同事,前往医院。

    手术室门口。

    受了些轻伤的男助理,正坐在手术室焦急等待。

    苏金城疾步来到他面前:“伤者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男助理急忙起身,又被他按下:“没事,你也受了伤,坐着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几个工地负责人,刚视察到一半,突然有东西掉下来,当时吓坏了,忘记躲,幸好有个搬砖的工人,及时将我推开,但他却因此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男助理简言意骇,随后补充一句:“那工人估计是腿部骨折,如果手术顺利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苏金城颔首,又询问了施工以及各方面的相关问题,男助理全都确认没问题后,他跟公司的人,才真正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突然,一名身穿白色大褂,面戴口罩的医务人员,急冲冲跑过来,直冲进手术室。

    苏金城等人面面相觑,全都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术室的大门,被人猛地打开,身穿手术服的医生,神色微恼走出来:“病人感染了病毒,你们怎么不提前说一声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