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0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?23(Aline万赏加更10)
    据说这家中医馆的馆主,祖上世代为医,先祖曾任职正五品御医,专为皇族医治。

    然而延续至今,这家医馆并未因此提高诊金与医药费,也没有搞多大的排场,前来治病的病人,都必须按照规定办事,挂号预约看病,除非病人情况危急,否则,即使你是天王老子,也休想插队。

    钟丽是个大嗓门,如今逮到羞辱苏迷的机会,丝毫不给薄面,凶悍言语相击。

    苏迷虽然不还嘴,但旁边候诊的病人,却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这里是医馆,不是菜市场,请安静一点好么?”

    钟丽一听就火了,拿掉墨镜,冷眼瞪过去:“老东西,我又不是跟你说话,你多管什么闲事?”

    出声的那位,是个老人,见钟丽气焰不减,反而还恶劣训斥自己,不由动了怒:“你这小姑娘,怎么这么没素质,人家就算跟你熟,也没有义务帮你,我年纪这么大了,都在这里排队候诊,你怎么好意思,逼着人家给你找关系插队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,我弟的病都晚期了,晚期你懂不懂?医馆是用来救人的,我弟病情这么严重,还不能先给他治么?”

    钟丽平时说话刻薄,但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,说的如此过分。

    可她见到苏迷,心里就不高兴,为了不让自己落下风,完全不顾及她的形象。

    苏迷沉默片刻,板着脸开口:“丽姐,老人家是长辈,你不该对他不敬,况且来这里的病人,都要按规定排队挂号或者提前预约,如果病情严重,可以到实习医师先问诊,医馆会自行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呵,好一朵善良的白莲花,不但会装好人,还跟我打官腔呀。”

    钟丽冷声嗤笑,尖钻刻薄的嘴脸,显然是不饶人的嘲讽。

    钟鸣凝眉,一声不吭看着钟丽。

    他闭了闭眼,再睁开,看向苏迷的目光,满是歉意:“抱歉,让你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眼底微泛波澜,刚想摇头说没事,钟鸣倏地站起身,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?小鸣,你等等,别走啊!”钟丽瞪了苏迷一眼,连忙追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见那老人气的够呛,满怀歉意将他扶着坐下:“他们姐弟俩相依为命,估计是一时情急,才出言不逊,您身子骨不好,别跟她置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见谁都怼,一点素质都没有,我说小丫头,这种人越帮她,她越猖狂,你以后少帮她。”

    苏迷连忙点头答应,那老人家才消了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另一边。

    钟丽好说歹说,将钟鸣送回家。

    随后坐在沙发上,猛灌了口冰啤酒,胸腔中的闷气,才算消了点。

    想想还真是倒霉!

    白白跑那么远,钟鸣的病没看成,还被苏迷气了够呛,真是气死人了!

    这时,门铃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钟丽心中一喜,眉眼间尖酸怒气,顿时无声消退,蹭一声站起身,快速整理衣裙,急忙跑去开门。

    将房门打开那刻,她看都不看,紧紧抱住来人,嗲声撒娇道:“尧哥~你好久没来看我了~。”

    霍尧眉头微蹙,将她扯到一边,走进屋的同时,冷声吩咐:“去拿药箱。”

    钟丽噘着嘴,心里有些不高兴:“只有受伤的时候,才愿意过来看人家。”

    霍尧轻车熟路打开冰箱,从里面拿出一瓶白酒,朝嘴里灌了一口,转身来到沙发坐下。

    钟丽拿来药箱,将他黑色的上衣褪掉。

    霍尧不再多言,由她动作生疏处理伤口,时不时灌两口白酒。

    韩慕笙啊韩慕笙,上次没接他的人头买卖,他却反过来暗算他,真是好样的!

    霍尧冷冷眯起眼,出声问道:“最近有没有人,向你打听我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做那行了,至于这里的住址,没几个人知道。”钟丽摇摇头。

    霍尧不再说话,沉默灌着白酒,脑子里却突然想起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上次那个苏迷,她有没有跟你联系过?”

    钟丽一听,脸色顿时冷了下来,她咬着唇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霍尧冷冷勾唇,抬手扣住她的下巴:“没听到我说话?还是不愿回答?”

    钟丽被他质问,心里更火,视线落在他的薄唇,伸手环住他的脖子,想要尝尝向往已久的味道。

    霍尧眉峰倏冷,手下稍稍用力,只听见一道清脆挫骨声,钟丽的下颌被生生卸下!

    然而疼痛仅仅在瞬间,钟丽连尖叫都未发出,男人再度使力,又给她接了回去,随手将她甩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尧,尧哥……。”

    钟丽像残破的木偶,僵硬趴在地面,机械抬头看着霍尧。

    男人重新拿起酒精棉,径自处理着伤,同时冷声警示:“钟丽,你逾越了。”

    她救过他,又是个站街女,他是男人,偶尔有生理需求,财与色的交易,只要不逾越,他很乐意保持这段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想要的似乎更多,显然打破原先那份约定。

    看来是时候,重新换一个床-伴了。

    霍尧愈发冷峻的眸光,映入钟丽略微慌张的眼瞳,心底瞬时激起浓浓的不甘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,喜欢那个丫头?”钟丽死死拧着眉,忍痛质问。

    霍尧微怔,脑中想起那丫头的脸,以及防备嫌恶的眼,原本冰冷的眸光,竟泛起浅淡笑意。

    但画面一转,那丫头乖巧温顺待在韩慕笙怀里,却红着眼眶,看向他的目光,惊慌又害怕,仿佛他会吃了她一样。

    霍尧冷冷眯起眼,心生烦闷之极,抓起茶几上的白酒,猛灌一口!

    很显然,那丫头讨厌他,却不排斥韩慕笙的亲近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韩慕笙长得比他帅?

    霍尧心里没有答案,所以更加烦躁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。”

    这时,钟丽的手机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霍尧眉头皱的更紧,他不喜欢思考问题时,被外界打扰。

    钟丽深知这一点,连忙忍着痛,从包里拿出手机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钟丽,你现在的身份,是个女艺人,即使名气不大,也是跟我们公司签了合约,你的一言一行,都受到合同条例的严格约束,但你却公然违反合约,形象大大受损,我将代表公司,告你违约,你就等着支付双倍违约金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