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4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?37
    男人对爱的表达方式,或许太直接。

    但只是因为对方是她,那个温暖他的女孩,让他想要照顾,更想得到的女孩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别的女人,他连碰都不屑碰一下。

    韩慕笙呼吸微促,紧拥住她的手,遵从本能攀覆芳香的温-软,无法抑制做出紧握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嗯,韩慕笙你……松开!”

    苏迷趁机逃脱他的吻,快速扣住他的手腕,猛地将韩慕笙推离:“你再得寸进尺耍流氓,以后你休想亲我一下!”

    “迷迷,我们早点结婚好不好?”

    韩慕笙眼眸深沉,一瞬不瞬凝望着苏迷。

    每次见到她,都恨不得将她能吞噬,却又怕她害怕,不敢贸然动她半分,但这样憋下去,他迟早出问题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某处,苏迷忽而挑眉,须臾便轻笑反问:“很难受?”

    “嗯,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韩慕笙见她变了脸,反而没那么冲动。

    他蹙眉颔首,眼神带着幽怨与几不可察的恶趣,眼巴巴望着她:“苏医师可以帮我检查一下么?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脸有些红,却迈着步子,缓缓走进。

    韩慕笙一看有戏,镜片下的幽邃眼眸,骤然放亮,几簇火焰从眸底无声无息点燃。

    纤细指尖,落在金属皮带上。

    苏迷倾身凑近他,深深吸一口气,呼出气息那瞬,软糯轻吟声窜入耳中:“如果真的很难受,不如我们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慕笙不等她说完,紧紧攥住她的手,往下引导着移动。

    谁知下刻,女孩突然娇笑一声,在他耳边残忍说道:“不如我们分开一段时间,正好让你好好冷静冷静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苏迷的话,如一道惊雷,劈的韩慕笙瞬间清醒,连忙保证道:“不要分开,不要冷静,我会管好它,不让它再冲动。”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才答应嫁给他,无论如何也不能分开冷静,他要乘胜追击,让她更加喜欢他,然后习惯他的亲近。

    苏迷间接威胁的话语,成功让韩慕笙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韩慕笙有事离开,她则继续为预约的病人问诊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。

    预约苏迷门诊的病人,越来越多,而且大多都是黑白两道上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这是令她万万没想到。

    但她心里清楚,这里面有杜家的手笔。

    不过无所谓,左右现在常博还关在监狱,系统059那边,又答应帮她掩盖踪迹,如果能在最快的时间,得到更多的名望,无疑对她是有力无害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各界大佬与富婆,得的大多都是富贵病,或是生活糜-烂,身子被掏空肾虚等病症。

    苏迷对症下药,开好药方,让他们配合生活饮食服用,很快得到明显的疗效。

    一传百,百传千。

    仅仅数月,苏迷的名声,不但在社会各界打响,所涉足的中医界,也获得了权威的嘉奖。

    先前,韩慕笙想给她单独开医馆,苏迷却拒绝了他的好意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如果接受他的帮助,现如今所有的成就,都将与韩慕笙三个字挂钩,那她之前个人的努力,又算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。

    刘副主任突然造访,说馆主要见她。

    苏迷在中医馆工作近半年,从未见过馆主,如今突然叫她过去,虽搞不清状况,却又不能不见,于是跟随刘副主任,前往中医馆的后院。

    据说,后院是馆主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据说,馆主医术精湛,能起死人肉白骨。

    据说,中医馆所售的药材,都是馆主亲自到药园监督采摘、晾干……

    关于馆主的传闻,太多太多,但他们这些年轻的医师,却从未见过他。

    突然得到馆主召见的苏迷,多少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然而当两人来到后院,远远看见男人身影时,苏迷想起韩慕笙的话,立即认出男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刘副主任朝苏迷示意,随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男人忙碌的身影,抢先开了口:“付馆主找我过来,是有事要吩咐?”

    男人怔了怔,缓缓转身,朝苏迷颔首示意:“苏小-姐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,正是曾有一面之缘的付其。

    他见苏迷得知他的身份,面上未有过多变化,不由赞赏询问:“苏小-姐的医术造诣不错,不知师承哪位高人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师傅,那些医术都是课本上学来的。”

    付其愣了一下,刚想再度追问,苏迷突然道:“韩慕笙是不是拜托你,劝我离开医馆?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医术造诣,开设独立门诊,将门槛抬高,不出半年,名望必然如日中天,慕笙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付其没有隐瞒,实情相告。

    苏迷闻言轻叹:“我自然明白他是为我好,但前面的路,是我独自摸索前行,如果现在牵住他的手,不管我以后名望有多高,所有人会因为‘韩慕笙’三个字,否定我以前所有的努力,而他的身份太招眼,但凡我们的高调些,都会招人眼红。”

    付其闻言,立即想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抿唇轻笑:“你要对他有信心,尹家的丫头,不敢动你。”

    “因情生恨的人,不再少数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他们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苏迷从来不小看别人,因为往往将你置于死地的人,都喜欢伪装成令人失去警惕的模样,然后一击致命。

    付其静静看着眼见的女孩,笑意微深:“我似乎明白慕笙为什么会喜欢你,而不喜欢尹家的丫头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轻笑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聪明,识时务,知进退,看事情透彻,即使名声大臊,却不骄不傲?”

    付其眉头微挑,沉默片刻才道:“虽然这话从苏小-姐口中说出,有点奇怪,但事实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这女孩的确如她所说,她很聪明,对所有事物,都能分析透彻,医术造诣又高,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这话没毛病。

    谁知,苏迷却摇摇头:“付馆主猜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付其扬眉,倒是来了兴趣:“那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想到韩慕笙时,纯美笑颜似透着淡淡的光晕。

    然而从她口中所说的话,却令付其推翻一切认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