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5章 错的是这个世界?38
    苏迷看着身穿单薄棉衣,略显兴味盎然的男人,倨傲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“他对我,纯属一见钟情,我的能力与头脑,手腕与心机,或多或少,或没有,他丝毫不在意,抑或者说,他只是单纯喜欢我这个人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单纯喜欢她这个人?

    “你是指他喜欢你的外貌?”

    付其突然觉得,因为这场对话,让他刷新了对苏迷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女孩是有多自信?

    苏迷不多解释,只是轻笑问道:“付馆主觉得,我跟韩慕笙,谁长得好看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韩慕笙。”

    付其想都没想,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但下刻,他似乎明白了。

    韩慕笙长相俊美,手段与心思,非普通人可比,女人的能力与外貌,在他眼中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他对苏迷的喜欢,没有掺杂任何外在因素的影响,他只是喜欢她,发自内心的喜欢而已。

    韩慕笙那种男人,竟也会对女人一见钟情?

    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如果付馆主没有其他吩咐,我先回去了,下午还是几个病人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若有所思,勾了勾唇角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付其口袋中的手机,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他拿起来一看,面色凝重接通:“喂,我是付其……什么?好,我马上带她过去。”

    付其挂断电话,连忙叫住了苏迷:“霍老的独子与养子,同时中了杜老那种剧毒,我们现在必须去霍宅。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多想,立即回到诊室,拿了几包银针,与付其等人前去霍宅。

    然而到了霍宅,当她见到三个中毒者,其中一男一女,还是她认识的时候,苏迷紧紧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霍尧,钟丽,外加霍老唯一的独子霍汶!

    据管家说,三人做那档事时,点燃的助兴燃香,却被人暗地里掺杂剧毒药粉,等发现身体有异,毒素已随着呼吸道,进入了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轻举妄动,一直待在卧室里,等中医馆的人过来,身体上与房间里,仍残留一股靡靡之气。

    虽然身为医者,遇到这种事在所难免,但她还是无法做到面不改色,全程皱着眉,为三人诊了脉。

    确认三人情况后,苏迷走出卧室,换了副新手套,才将口罩摘下:“房间先开窗,让空气流通,让人把他们清理干净,还要询问病人血型,让附近医院做好输血准备。”

    霍老连忙颔首应承,立即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苏迷想到钟丽,面色为难道:“以我的能力,勉强能救两个,另外一个,只能让其他人来施针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不用管,只要救活我俩儿子就行!”霍老满脸焦急,显然只管自家人,不愿管钟丽的死活。

    但苏迷做不到。

    不是圣母心发作,而是作为医者的精神。

    苏迷不再多言,戴上口罩,开始给霍汶与霍尧施针,而钟丽就在她边上,让中医馆专业针灸的师傅,为她单独施针。

    普通的针灸,不需要使用精神力,但苏迷每施一根针,都要用自身脆弱的精神力,将体内的毒素,全引到施针的位置。

    之前给一个人施针,苏迷已经细汗淋漓。

    而此时换成两个人,即使周围有人帮忙擦拭毒血,短短几分钟不到,苏迷已然大汗淋漓,呼吸甚至开始紊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付其站在旁边,面露担忧。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加快施针的速度,额间的密汗,贴着腮边,滑入白色衣领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身上的白大褂,从外渐渐透出汗水的痕迹,脸色也显得异常苍白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为钟丽施针的针灸师,却好生生的,完全不像苏迷那样艰难。

    但他心理十分明白。

    苏迷施针所费是精神力,而他学习针灸几十年,才能运用一星半点,为病人治疗,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针灸师只是丝毫分神,手下不小心施力太重,钟丽紧皱着眉,痛吟出了声。

    他连忙集中精神,按照苏迷所说的穴位,逐一施针逼毒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苏迷的眼神,开始涣散,连下针的动作,都显得异常艰难。

    “宿主,先救霍尧。”系统059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,看着眼前两个男人,片刻之后,执起几根银针,为霍汶封住心脉附近的穴位,随后专心为霍尧单独施针。

    霍老见此,连忙皱眉:“你先救另外一个,这个等会再救!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你亲儿子?”

    苏迷疑惑抬头,随即皱眉道:“抱歉,我搞错了,但现在已经封住你儿子的心脉,必须三分钟后才能再次施针。”

    霍老苍老的脸,满是不悦,刚想呵斥她,付其突然来到他身边,耳语了几句,霍老不敢置信眨眨眼,浑身戾气瞬间消失一大半,只能闷声不吭干着急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。

    苏迷为霍尧施针完毕,继续为霍汶施针。

    但刚才强行压制毒素,积少成多,她需要付出双倍精神力才能逼出,可这幅身子,本就脆弱,多次险些发生失误。

    霍老就站在旁边,她苏迷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,强行保持最好状态,为霍汶施下最后一根针,并将其拔出。

    霍老见此,立即凑上前:“怎么样?我儿子没事了罢?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回答,转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她刚将医用手套扯下,眼前蓦地一黑,全身像被抽干了力气,脑袋很重,还隐隐作痛,整个人站都站不稳,直直朝前栽去——

    然而意料中的疼痛,并没有来临,苏迷落入一个炙热的怀抱,耳边不断传来男人焦急的呼唤声。

    “迷迷……迷迷!”

    一声一声,就在她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可惜苏迷早已累到脱力,整个人窝在男人怀里,陷入沉沉的昏迷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,男人俊美的脸,比上次更加狼狈。

    满是青色的胡渣,明显的黑眼圈,拿掉眼镜的双眸,全是猩红的血丝。

    纤细的指尖,触及他青色的胡渣,寸寸摩-挲着,似贪恋他的温度,粉润唇角轻启,苏迷沙哑着嗓子,唤出男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韩慕笙……。”

    男人猛地惊醒,视线落在女孩苍白的脸,眸中猩红更甚:“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苏迷咬着唇,一双圆杏澄澈双眸,微微泛了红,哽咽出声:“你怎么……怎么变这么丑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