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7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4
    封平村的村民,说苏家人是灾星煞星,不跟他们往来,还把他们赶出村子。

    但这张老太太跟苏老太,从小一起长大,关系还不错,小时候走夜路,差点被水猴子拖进河里,还是苏老太救了她。

    虽然之后嫁了人,没以前那般亲近,但这些年,她偶尔还是会来找苏老太。

    每次来的原因,要不是谁孙子被吓着,要不是谁莫名其妙病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,即便苏老太帮他们解决了问题,村里人依旧没对苏家改观,反而觉得跟鬼神打交道的人,可怕又晦气,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。

    可苏老太却不在意,还总说是苏家人当年欠下的债,现在还债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吓掉魂了,我这就跟你去看看。”苏老太放下手里的抹布,让苏迷去她屋里拿东西,紧跟着张老太太朝村里走去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村口。

    远远看见卓岩平,站在木制高台,手里拿着笔记本跟钢笔,边说边写,那衣冠楚楚的模样,瞬间引得台下的女人,交头接耳的议论着。

    苏迷的视线,不动声色观察着她们,最后落在几个长相不错的女孩,还有两个妇女身上。

    这几个女人,原文女主倒是有印象。

    当时卓岩平推出普及乡村知识化,出钱建好第一间学校,获得上面的高度赞许,后来有几个妇女和女孩,帮他一起打理学校。

    一男多女之间的风花雪月,也就是那时候开始的。

    恰巧有几次,卓岩平跟不同女人打野时,还被原文女主看见了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女孩与妇女,原文女主都见过。

    苏迷细细观察了一会,眼见没什么异常,刚想收回视线,台上的卓岩平,突然出了声:“唉,等等。”

    苏老太等人,闻声停下脚步,转身面向他。

    卓岩平极有礼貌的笑道:“你们也是封平村的村民,为了村子的未来,我希望你们可以参与进来,提出自己宝贵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!说的对!”

    卓岩平的亲民姿态,瞬间获得在场所有人的喝彩。

    女人是心花怒放,男人有的则是曲意奉承,有的则是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卓岩平又是一番谦虚,还朝颔首苏迷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可把苏迷惊着了!

    她撒谎说卓岩平说她丑,如今当着苏老太面,他却朝她笑,这是什么个情况?

    卓岩平这一笑,瞬间引得几道或妒忌或反感的视线,连苏老太也疑惑看向她。

    苏迷垂着眼,却被长长刘海遮住眼帘,她忽而意识到了什么,扬手将额上厚重刘海掀起来,仔细别在脑后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卓岩平见到那块黑色胎记,瞬间想起了苏迷,眉眼隐现一抹厌恶。

    原来是那个丑女!

    卓岩平只能记住两种女人。

    丑与美。

    之前见到苏迷,记住了她的丑,却因为她遮住胎记,再次注意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今丑容已显,卓岩平第一个想法就是——收回刚才说的话!

    可他又怕影响形象,思前虑后,一时有些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张老太太急了,连忙道:“我孙子都吓掉魂了,没功夫提啥子意见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拉起苏老太的手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卓岩平再次叫住了她们,还从台上走了下来:“当下是改革开放新时代,以前老一辈的封建迷信,绝不能高调宣扬,孩子有病就要治,走,我现在就带他去镇上的卫生所。”

    可张老太太不愿意。

    这山野乡村,奇怪的事多了,她又不是第一次找苏老太,也相信她能救孙子。

    可这年轻人,上来就对她说教,张老太太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刚想跟他理论,苏迷却拦住她:“山娃的情况拖不得,咱们先去您家看看为好。”

    张老太太想想也是,瞪了卓岩平一眼,拉着苏老太朝家里赶。

    卓岩平也是个倔脾气,他倒是要看看,这乡村里的封建迷信,到底恶化渗透到何种地步?!

    见他一走,村里其他村官也急忙跟上,一些看热闹的妇女,也紧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最后,整个村子里的人,都围在张家门口。

    张老太太刚想把门关上,苏老太阻止道:“门不能关,外面的人也不能堵住门口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连忙将门打开,又让门口跟来看热闹的人,让出一条道来,才带着苏老太进了屋。

    屋里。

    一个小娃娃正哭的厉害,旁边一对年轻夫妇,怎么哄都没用。

    孩子太小,不会说话,只是一直哭闹,而院子里的阿黄,也在一直叫唤。

    这时,卓岩平走进来,探探孩子的额头,好像没发烧,又观察孩子的眼睛、舌头,也没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他来到苏老太面前:“你准备怎么给他治病,开坛做法,烧符纸混在水里跟他喝?”

    这种封建迷信,他在电视上看多了,什么鬼打鬼,慑青鬼之类的电影,都是假的,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和僵尸。

    苏老太皱皱眉,对他的态度与口吻,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苏迷冷脸走过去:“麻烦你朝旁边站站,顺便安静一点,如果我外婆治不好孩子,你再带他去镇上卫生所。”

    两人离得稍近,卓岩平看见那黑胎记,立马乖乖闭上嘴,将视线移向别处。

    苏老太见两人不对付,对苏迷先前所说的话,不由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让苏迷拿出竹篮里的香烛,在门口点燃一支,自己又在屋里点燃一支,闭上眼默念着听不懂的咒语,随后抱起哭闹不止的娃娃,从屋里走到门口,站在香烛面前,朝远处喊道:“张家的山娃子啊,回来罢,回来罢。”

    苏老太一边喊着,一边伸出手去抓袅袅升腾的青烟,然后无形“洒”在娃娃身上,同时用苍老的手,从娃娃的脚丫往头顶方向顺。

    直到顺完第三遍,刚才还哭闹不止的娃娃,突然开始打哭嗝,慢慢停止了哭闹。

    这一幕,正巧被走出大门的卓岩平,清楚看在眼里,不由一惊!

    而周遭村民中的年老者,显然对此见怪不怪,只有一些年轻男女,稍显惊讶,但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苏老太将娃娃交给年轻夫妇,从竹篮里拿出用红绳串起来的桃核手链:“以后出远门,或放孩子单独在家,一定要把这桃核手链给他戴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