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8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5(小鱼生日补更)
    年轻夫妻连忙接过,朝苏老太道谢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苏老太摆摆手,与苏迷一并离开。

    卓岩平本想借机,打消村民的迷信思想,谁知竟亲眼见到不科学的一幕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打脸,但他仍不相信,那些玄乎鬼神之事。

    又见村民对那老太太和小姑娘,似乎很不友好,细问之下,得知全村都讨厌苏家人,心中的疑虑,也随之消散。

    只要封平村的村民,不推崇宣扬封建迷信,对他未来建设的目标,不影响就好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。

    卓岩平按照原剧情,出钱建造学校,卫生所等设施,挨家挨户走访,做思想工作,激起年轻人的斗志,与他一起带领整个封平村,走向美好的未来,每家每户都过上小康生活。

    而苏迷与他井水不犯河水,整天待在家里,跟苏老太学习驱鬼、招魂、借命等法术。

    以前曾是降魔师,苏迷学的很快,短短不到半月,已能学以致用,村里几桩鬼上身、鬼压床之类的问题,都是苏迷独自去解决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晚。

    苏迷睡的正香,院子外面的门,被人敲得哐当响,她迷瞪瞪起来穿衣,点燃一盏煤油灯,提出走出屋。

    迎面看见苏老太,苏迷连忙道:“外婆,你继续睡,我自己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外婆跟你一起。”老人一般睡的浅,苏老太此时睡意全无,她不放心苏迷一个人,于是提议一起去。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:“外面天黑,路上不平坦,外婆要是睡不着,在家等我也行。”

    苏老太那一辈的女人,从小就要裹脚,那三寸金莲走起路来,白天倒是没太大影响,但夜里路不好走,还有一群鬼野子盯着她们苏家人,这一趟,还是她单独去比较好。

    苏老太细想之下,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苏迷走出院子,见是村东刘大婶,走上前问道:“这么晚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小迷啊,我家大庆跟他媳妇都不见了,你快叫你外婆起来,救救他们啊!”刘大婶边哭边激动说着,眼泪鼻涕横流。

    “你先等会,我去拿东西。”苏迷转身回了屋,拿了东西,朝苏老太嘱咐了几句,再次来到门口。

    谁知,那刘大婶却皱了眉:“你行么,还是叫你外婆一起去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外婆有点不舒服,我一个人可以的,没有问题。”苏迷提着煤油灯,将大门关上,背着竹篓,跟她一起进了村。

    半路,刘大婶将事情原委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大庆是她儿子,刚结婚没多久,本来跟新媳妇的小日子,过的还不错。

    可就在几天前,他媳妇半夜上厕所,发现睡在自己身边的大庆不见了。

    后来叫醒他们,三人提着灯,找遍了全村,都没找着大庆。

    直到临近天亮,找了一夜的大庆,突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家人见他神色呆滞,嘴上手上都是泥,像似丢了魂似得,他们也不敢大声叫嚷。

    眼见大庆径自脱鞋睡了觉,一家人也不敢睡,一直守到天亮,等他醒来。

    他媳妇问他昨晚去哪儿?

    他说赶集去了,还说走了好久的路,鞋底都磨破了,脚上也磨出了水泡,但那集市上的东西,可好吃了,而且一分钱都不要,随便他吃,等他吃饱了,天也快亮了,他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原本大庆媳妇是不信的,但低头去看他的鞋,果然磨破了底,一双脚上也都是水泡。

    一家人看他嘴上的泥,总觉得这事太邪乎,但又不知道怎么解决,于是决定当晚不睡觉,全都守着大庆。

    结果大庆睡到半夜,闭着眼睛穿上衣服和布鞋,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大庆媳妇叫了他几声,大庆突然停住了,但转过头看向她的眼神,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,还死死盯着她:“都是因为你!都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男人冲她厉吼,但那声音根本不是大庆的!

    一家人吓得够呛,大庆媳妇连跟都不敢跟着,只有刘大婶跟刘大爷提着灯,跟在大庆的后面。

    可跟他走到村西田野边上,大庆突然不见了,老两口找了大半夜,都没能找到,最后回到家等到天亮,大庆又一嘴泥,穿着磨破的布鞋回来了。

    还是像昨晚一样,倒头就睡,等他醒来再问,又是一样的说辞。

    刘家人彻底没辙了,但他们跟封平村其他村民一样,都不喜欢跟苏家人打交道,于是找到卓岩平,说明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卓岩平说,大庆是患上了梦游症,这种病症很棘手,他要找打电话给城里的同学问问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问,刘家花掉了好几十块。

    他那个同学,让他们带着大庆去城里检查,可等到下午,检查报告出来,没个结果不说,大庆还在半夜里,他们临时住下的小旅馆里失踪了。

    老两口吓坏了,到处找他也没找到。

    后来想着,他是不是回家了,结果赶到村里一看,大庆就在床上睡着。

    嘴里依旧都是泥,新做好的布鞋,也磨破了。

    老两口彻底没辙了,本想再观察一晚上,实在不行,就去找苏老太看看。

    谁知这天晚上,不但大庆跑了出去,大庆的媳妇也不见了!

    刘大婶两老口,实在慌了神,就跑过来找苏老太。

    苏迷听到这里,心里大概猜到几分,蹙眉问道:“西边那片田野,很不干净,你们家里人,有没有在那附近冲撞过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家在村东,分的土地又不在那,就算下午放羊,我跟老头子,平时不会去那里。”刘大婶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苏迷没说话,来到大庆跟他媳妇的新房。

    还未放出神识去探,一股极阴死气,从床头摆放的大红木箱里传出。

    苏迷走上前,刚想去打开,刘大婶突然揽住她:“哎,你不能打开,这里头有贵重东西!”

    见她一脸警惕防贼的模样,苏迷不由笑了:“我只是看看,难道你在旁边,我还能偷不成,刘大婶如果不想让我看,也没关系,这大半夜的,我还困着呢,还是先回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刘大婶急了,猛地跑过去,死死抓住她的胳膊:“不行!你不能走!你走了,我家大庆跟他媳妇怎么办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