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8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15
    江宏开着侉子车,将苏迷带到县城的东郊居民区。

    小区门口有警卫室,绿化设施还算完善,每家住户都是单独的二层红砖小洋房,看上去倒别有一份风味。

    东歪西拐后,侉子车最后停在一套小洋房门口。

    刚从旁边座位下来,隔着漆黑铁栏杆,但见原本紧闭的房门,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,身穿的确良浅黄短衬衫,橘色喇叭裤,头发全部盘起的妇人,从洋房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王淑霞见江宏不想办法解决闺女的事,还平白无故带个好看的小姑娘回家,顿时就火了。

    “江宏,这日子你还想不想过了?带个女人回来,是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王淑霞冷声质问。

    江宏对苏迷歉意笑笑,连忙皱眉呵斥:“你这女人瞎说什么,这是我请来给春娥治病的小神医。”

    王淑霞自然不信,端起高姿态,冷哼道:“一个小姑娘能治什么病,你要是不想管春娥的事,直接说就是,别搞这些小动作。”

    江宏顿时冷了脸:“这个家不止你一个人关心春娥,能不能治好,等苏丫头见了春娥,自然见分晓,用不着你多啰嗦。”

    王淑霞还想说什么,苏迷突然正面向她:“阿姨放心,既然江大叔请我过来,我一定会尽力解决,不如咱们先进屋,我看看春娥的情况,如果不严重,估计今晚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王淑霞讥笑一声,挑眉看向她。

    还未出声,被那黑色胎记吓了一跳!

    她不自然的眨眨眼,强忍住没叫出声,但见苏迷长得丑,心里也就舒坦点,话锋突然一转:“既然你人都来了,那就进来看看,治不好就赶紧走,别想其他歪主意,坑我们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王淑霞同志,请你注意自己的形象,不要随口污蔑他人,苏丫头一个小姑娘,没你说那么坏心眼!”

    王淑霞顿时愣了,不敢置信看着他:“姓江的,你竟然为了一个丑八怪骂我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江宏冷冷呵斥,王淑霞直接就哭了:“好你个江宏,你敢骂我凶我,我要跟你离婚!”

    苏迷眼见这一幕,不由无疑凝噎,无力望天。

    她一个颜值不高的乡村丫头,也能这么社会牛皮的么,直说一句话,就能引起两人的婚姻危机?

    苏迷轻叹,表示很无辜。

    江宏见王淑霞无理取闹,索性不再管她,带着苏迷走进洋房。

    王淑霞更加不满,猛地抓住苏迷的胳膊:“谁准你进来的,你给我出去,我家不欢迎你!”

    “王淑霞,你给我放开!”江宏也急了,上前将她一把扯开。

    结果王淑霞也急了,扬手就给他一巴掌,把苏迷都给愣住了!

    眼见两人一个不问就骂,一个死不解释,她连忙道:“阿姨,你误会江大叔了,他不是不关心春娥,而是很关心,中午开着侉子车到乡下找我,顶着大太阳,来回将近三个小时,就为了给春娥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苏丫头,你别跟她说这些,不顶用,她不会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笑道:“夫妻之间的感情要经营,不说不辩不解释,怎么能不争吵,有些话说了,总比不说的强。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怔了,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苏迷是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但她经历这么多位面,跟那男人总共相处的时间,加起来最起码有几千年,不可能连口角都没有,只是两人都互相尊重与体谅,床头吵架床尾和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扬手指向二楼:“春娥的房间在二楼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这就带你去。”江宏挨了一巴掌,也没对王淑霞动怒,直接放开她,带苏迷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王淑霞注意到苏迷问话的口吻,猜想江宏应该没告诉她春娥的房间位置,但这楼里房间这么多,她是怎么知道在二楼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来到春娥的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江宏刚想上前敲门,苏迷隐约听到女人轻吟声,连忙抬手制止,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画着符箓咒文的铜钱,封住气息的同时,将铜钱立在门口。

    紧接着,神奇的一幕出现了!

    那枚铜钱没有借助任何外力,却硬生生立了起来!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?”

    江宏结巴了半天,也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理会,默念咒语的同时,迅速结出繁复法印,双手赫然一伸,淡金红光随之穿透门板!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一道凄厉男人惨叫声,突然从房间传来。

    苏迷弯腰捡起铜钱,双手猛地一推,房门被她生生推开,悬浮在女人上方的薄被,落在女人身上,原本紧闭的窗户,猛然被一股阴寒凉风吹开!

    整个房间除了呼吸声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但正值初夏的季节,没有装置空调,没有开启电风扇的房间里,却无比阴冷骇人。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!”

    江宏原先赶路流了汗,突然遇冷,猛地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随后赶来的王淑霞,走进屋里的时候,也紧紧环住身子,不适吸了吸鼻子:“这屋子怎么这么冷?”

    这时,原本躺在床上的江春娥,摁着头疼欲裂的侧额,缓缓睁开眼睛:“爸爸,妈妈,你们怎么在我房间?”

    她慢慢坐起来,看了眼江氏夫妇,又看向苏迷: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苏迷没答,转头看向江氏夫妇:“我需要向她了解情况,江大叔请回避一下,如果阿姨不放心,可以留下。”

    江宏点点头,走之前让王淑霞跟他出去一趟,再次进来的时候,王淑霞竟无比“诡异”的——对她笑了!

    以苏迷而言,王淑霞突然的转变,确实称得上诡异,毕竟刚才她对自己的态度,那叫一个恶劣,这怎么才一会就……?

    但紧接着,她似乎想到了什么,暗自发笑,也没去管那些,来到江春娥床边坐下:“从坟地回来后,你是不是每晚都做春-梦?”

    江春娥怔了怔,神色羞赧,但苍白的脸,已看不出丝毫血色。

    王淑霞想起江宏的话,立马站在苏迷这边,连忙帮腔道:“春娥乖,这个小姐姐是来帮你治病的,她问什么,你答什么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江春娥皱着眉,支支吾吾半天,才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ps:的确良是一种布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