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21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38
    且说另一边。

    卓岩平从婚礼开始,一直等着邓大嫂,可他等到婚礼结束,村里人都吃饱回了村,还是没看到邓大嫂的身影。

    正当卓岩平以为被耍了,远远看见邓大嫂挽着她丈夫,朝村北走去。

    邓大嫂脸上笑嘻嘻的,但邓虎却对她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卓岩平刚想收回视线,邓虎似察觉有人看他,突然掀起眼帘。

    他见是卓岩平,顿时黑了脸。

    “虎子你……?”

    邓大嫂见他突然停下,下意识问了声,顺着他的视线望去,看见了卓岩平,神色不由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她楞站着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卓岩平倒是从善如流,冲两人笑了笑,转身回了村委办公室。

    邓虎沉着脸,虽然没说什么,却一声不吭,拿开邓大嫂的手,径自朝村北走去。

    邓大嫂眼圈微红,但想起苏迷吩咐的事,还是擦干了眼泪,走进村委办公室。

    卓岩平一见是她,心中微吓,但见她身后无人,这才稍稍安心。

    可转念又想起,他白白等她一上午,心里又觉得气闷,没好气地道:“你来做什么,还不去陪你丈夫?”

    邓大嫂上前抓住他的手,满言诚挚道:“岩平,我想来找你的,可虎子突然回来吃酒席,我没办法,只能陪他一起去,不过你放心,他下午就走了,我晚上,晚上一定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不走呢?”

    卓岩平不是孩童,随便哄几句,就能相信。

    邓大嫂稍显迟疑,一时也没了措辞。

    卓岩平沉默片刻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白瓶:“把里面的药,混在水里,给他们吃下去,晚上八点来找我,我要玩个尽兴。”

    邓大嫂下意识想要拒绝,眨眨眼又接到手中:“这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普通的安眠药,一人一片就行了,他们不会有事。”卓岩平轻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邓大嫂连忙应承,拿着药离开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回家,而是从村北绕道村东,来到南边的苏家,将所有事情相告。

    苏迷接过瓶药,打开一闻,当即摇了头:“这是迷药,最好不要给他们吃,会损害神经。”

    邓大嫂暗暗骂了卓岩平几句,忍不住皱眉问道:“那怎么办,非得今晚行动不可么?”

    苏迷缄默片刻,随即说道:“今晚戏班子继续唱戏,要不你们吃完晚饭,把你公婆跟你丈夫都带来听戏,我会想法子拖住他们,至于剩下的,我们依计行事。”

    邓大嫂见她满口笃定,心中更是信任几分,连忙应下,又绕回了村北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。

    戏班子继续开唱,封平村村民大老远听见了,立马拿着小板凳,跑来苏家门口听戏。

    邓大嫂按照苏迷的吩咐,哄好了邓虎,带公婆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结果刚坐下,邓虎跟邓大嫂,就被江宏等人请走了。

    两人分开关着,江宏对邓虎进行公式化审问,而邓大嫂则趁机回了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苏老太找到苏迷,让他们赶紧洞房。

    苏迷愣了愣,先是假装不好意思,随后红着脸,被冥曜拉进了屋。

    紧接着,门外的锁,就被苏老太锁上了。

    “抱我,亲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向冥曜,小声呢喃道。

    后者愣了一下,猛地抱起她,放在木床上,倾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苏老太听到里面的动静,眼眶红了红,像似高兴,又像似不舍,随后满脸坚决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屋内的苏迷,早就放出了神识,她感应到苏老太离开,连忙抱住冥曜的脖子,重重亲了亲,温柔慰声道:“乖,我先去办正事,这里你来坐镇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拿出一张符给他:“这是传音符,有情况我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冥曜接下后,苏迷拿起竹篓,推开窗户,就要跳下,腰身却突然被扣,转眼又重回到了男人怀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先前已经给他打过招呼,现在突然拦住她,苏迷不由疑惑出声。

    冥曜眼瞳幽深,雕刻般狂狷桀骜轮廓,映着窗外迤逦灯光,更显容颜俊美魅惑。

    他静静望着苏迷,指尖触及清妍眉眼,宛转轻描,似在绘着繁复图案。

    须臾,冥曜倾身吻住那块黑色胎记,随之离开那瞬,幽深暗光乍现而逝。

    “尽快回来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轻慢颔首,推开窗户利索跳下,避着人群前往村西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黑色夏夜中,偶有清风吹拂,数盏大红灯笼,随风摇荡,影影倬倬。

    苏迷一路急奔,赶到村西小河附近,一道熟悉沧桑的身影,正站在河边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即使隔得老远,她依旧能感受到,随着那人念出类似献祭的咒文,河底隐隐翻腾着,强大而邪恶的能量。

    苏迷眉心倏皱,闪身上前,紧紧捂住那人的嘴!

    “唔!”苏老太心下一惊,借着银白月光,看清来人那瞬,顿时惊愕当场。

    苏迷不动声色,将苏老太带离河岸,布下结界,才低声问道:“若镇压那怪东西,必须以肉身献祭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老太颔首,没有再瞒她。

    “每隔几十年,我们苏家人就要肉身献祭,当初是我爷爷,后来素娥(苏母)生下你,应该是我去献祭,可她那傻丫头,却因为你父亲的事,悲痛欲绝,替我这老婆子,走了这一遭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豆大的泪珠,止不住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老太吸着鼻子,擦了擦眼泪,语重心长道:“小迷,你听外婆的,跟冥曜好好过日子,我年纪大了,也活不长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非要献祭?”

    苏迷清冷眉眼微凛,定定看着她:“除掉她,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老太倏怔!

    刚想说什么,苏迷拉着她,来到地势稍高的山头:“外婆,你看这大红灯笼,挂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老太放眼而望,正要收回视线,却突然看出了其中的蹊跷,当即惊声道:“你怎么会这游龙绝煞阵法?”

    “外婆,我答应过你,会护着整个封平村,任那妖魔鬼怪瞎折腾,我照样有法子降服!”

    苏迷轻挑倨傲眉眼,隐隐跟冥曜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苏老太静静望着她,即使心底极其震惊,却对她的话,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苏迷腰间的传音符,突然有了动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