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24章 重生八零之鬼村41
    “别打了,再打就死人了!”

    江宏将两人拉开,冷着脸呵斥。

    邓虎心里有气,还想去打卓岩平,却被苏迷拦住。

    “目前我们已经找到凶手,一会就要去审问,等结果出来,定会还你妹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邓虎望向她身后,这才注意到罗刹女,双目倏惊,猛地朝后退了一步:“你是说,就是这,这个怪物害死我妹的?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审问,具体等结果出来,才能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完,看向邓大嫂:“辛苦了嫂子,你先去屋里等着,等会审问完了,我再向邓大哥解释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邓虎看向自家媳妇的眼神,顿时充满疑惑,但已然没有先前的愤怒。

    卓岩平与邓家夫妇,分别被带去屋里等着。

    苏迷押着罗刹女,走进一间小屋,准备对她进行审问。

    冥曜站在旁边听审,江宏则壮着胆子,拿起纸和笔,开始记录口供证词。

    为了让审问更有效率,苏迷解除罗刹女的封言咒,给她下了真言咒,坐在凳子上,开始审问。

    “压制你的封印,是怎么解除的?”

    罗刹女呲着牙,似乎并不想告诉她,但那真言咒,最终还是起了效果,她终是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河里做那种事,本身就坏了封印的禁忌,那俊小子身上,有你苏家的信物,当初我跟苏田林(苏老太的爷爷),学过苏家的法术,将信物的法力转化,在封印法阵上,开启一道裂缝,又附在信物上。”

    苏迷蹙眉:“赵寡妇何邓雪燕,都是你弄死的?”

    罗刹女冷笑,眉眼流露一抹魅色。

    “那寡妇跟俊小子做那事时,在河里留下了痕迹,才破坏了法阵,只有俊小子睡的女人越多,法阵才会越薄弱。

    而最直接有效的法子,就是我俯身在那些女人身上,尽数吸取他给予的精-华,但我本身阴戾鬼气重,她们受不住,只好一命呜呼喽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了她的话,即使不问,显然也已经明白,案发现场四周的鬼魂,估计承受不住她的阴戾鬼气,所以才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而那个山神,应该是在卓岩平身上,感应到罗刹女的气息,才想要帮他隐瞒事实。

    但还有一事,苏迷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冲破封印,现出本体的?”

    罗刹女冷笑一声,看向缄默无言的冥曜,其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男人半眯着眼,却见罗刹女突然发笑道:“你向来讨厌扰乱天命之人,怎么不……唔!”

    冥曜倏地皱眉,扬手一挥,罗刹女未出口的话,尽数封死在喉!

    男人收回手,迎视少女探寻目光,不由眸光微闪,竟显少许心虚之色。

    苏迷眉梢轻挑,却没有质问他,转头看向江宏:“江大叔,凶手已经找到,但无法按正常流程判罪,不如交由我来处理罢。”

    江宏又不是局长,立即看向冥曜,询问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冥曜轻咳一声,正色道:“她随你处置,上面问起来,我担着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嗯”了一声,叫来几名警察,让他们去唤村民们过来,说是凶手已经找到,让他们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几名警察在戏台上,找到两个铜锣,跑到村里一敲,又喊了几嗓子。

    村民听见了,立即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迷将罗刹女押了出来,清清嗓子道:“各位,这就是杀害赵寡妇与邓雪燕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众村民见到罗刹女,有的当场吓晕过去,有的小孩直接吓哭了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连忙道:“事情已经水落石出,是这怪物看上了卓村长,附身在死者身上,跟他发生关系后,残留的鬼气过重,才导致死者造成死亡,卓村长并不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村里人又开始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苏迷拉过邓大嫂,继而又道:“我们能抓住怪物,全靠邓大嫂帮忙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朝邓大嫂鞠了一躬:“感谢邓大嫂,以身犯险,为全村除掉这个祸害!”

    苏迷这话说的含糊,却极有技巧,没提她跟卓岩平的事,却清楚的指出,因为邓大嫂帮忙才抓到了怪物。

    至于她跟卓岩平那点事,功过相抵,显然功劳更大。

    村里人最担心自身安危,现在听了这话,第一时间拍手叫好,对邓大嫂的整体印象,瞬间提高好几个层次,就连邓虎看向邓大嫂的眼神,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邓大嫂见此,紧抿着嘴,眼眶通红,抱着邓虎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来是高兴,二来是害怕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重要,只要邓虎能原谅她,跟她好好过日子就成了。

    最后,苏迷向所有村民保证,一定会除掉这怪物,永保封平村的安危,众村民才各自回了家。

    而邓家夫妇与卓岩平,则留下来录完口供,之后才回了村子。

    苏迷向村民交代完,直接把罗刹女推给冥曜,转身进了屋。

    男人心知她生他的气,但她交给他的事情,还是要办,立即招来黑白无常,将罗刹女以盗取冥王令,为祸人间的罪名,打入第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带走罗刹女后,男人立即变了一副面孔,紧张带着焦急,小跑来到新房门口。

    他伸手一推,却发现门被锁上了。

    无奈叹了口气,身形一闪,直接穿门而入,一把抱住正在换衣服的苏迷。

    “啊,你,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苏迷吓了一跳,发出短促叫声后,见是冥曜,立马冷着脸质问。

    但转念又想到她的身份,忍不住讥诮出声:“哎哟,你看我这记性,你可是冥界的大冥王,穿墙通天的本领,对你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,我还在这里大惊小怪,真是头发长见识短,眼界太低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上古冥神的你而言,我的年龄确实太小,趁我们还没洞房,我觉得,我要重新考虑这桩婚事……唔!”

    苏迷话音刚落,男人如骤雨般的吻,狂肆而至。

    “你,你停下,唔,我还没,没说完呢!”苏迷一边躲着他的吻,一边开口道。

    冥曜稍稍克制,停止了他的攻势,但艳色衾薄的唇,仍旧紧贴着她的唇,沙哑而魅-惑出声:“我会告诉你全部真相,但我们已经拜过堂,喝过交杯酒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还没喝过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