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1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5
    “我这身伤,其实是大哥作为。”

    苏迷继而又抛出一个重大信息。

    可彩蝶看上去,显然不信,当即反驳出声:“不可能!大少爷人那么好,绝不会伤害三小-姐!”

    苏迷轻叹,看着她的目光,多了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得了怪病,大哥想要为我医治,却被父亲撞见,所以才罚了他。”

    她将怪病的来由,全告诉彩蝶,又道:“如今大哥被禁足,我心里十分过意不去,正准备处理好伤口,晚上给他送些吃食。”

    彩蝶一听,当即赞同颔首:“那我这便去准备,晚上与三小-姐同去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便要离开,苏迷突然叫住她:“我亦有些饿了,你顺道让厨房给我做些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三小-姐。”

    彩蝶应声道,转身便离开。

    系统059见此,不由笑道:“宿主这是利用小丫鬟,骗些好吃的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能说骗,既然苏母将她给我做丫鬟,理应替我安排好衣食住行,可刚才你没听见么,她还称我三小-姐,这说明,她根本不把我当主子看待。”

    原文剧情中,彩蝶爬上苏若言的床,一心扑在他身上,对他的话唯命是从。

    想让她放弃对苏若言的爱,从而真心归顺效忠她……

    这根本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与其浪费时间,去改变别人,还不如制造时机,给她想要的,得到自己想得的。

    苏迷话落,扬眉看向他:“对了,刚刚那个副线任务,我算是完成了么?”

    “目前为止,只算完成一半,规则是宿主在位面期间,都不能与苏若言发生关系,任务完成后,本系统会统一给予积分与奖品。”

    苏迷颔首,表示了解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彩蝶将饭食端进屋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不同以往,更加丰盛的饭菜,勾唇笑道:“彩蝶喜欢大哥对么?”

    “啊?大少爷他,彩蝶不敢,三小-姐莫要取笑人家。”彩蝶红着脸,眸子眨啊眨,不知往何处安放。

    苏迷哄誘道:“若你真心喜欢,等日后大哥不再生我气,我便给他说说,让他纳尼为妾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-姐此言当真?”彩蝶梭然瞪大眼睛,定定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在她期待与惊喜的眼神下,轻轻颔首:“自然当真,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-姐有何吩咐?”彩蝶急忙接话。

    苏迷轻笑道:“你若真想做我大哥的妾室,不但要守身如玉,还要真心效忠于我,毕竟这院子里,想做大哥妾室的丫鬟,可不止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彩蝶明白苏迷的意思,她当下便承诺道:“奴婢必定真心效忠小-姐,若阳奉阴违故意欺瞒,奴婢便不得好死,打入阿鼻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    苏迷对她满意笑笑,随后吃了饭,沐浴过后,便躺下休憩。

    掌灯时分。

    苏迷招来彩蝶,一番洗漱装扮后,拎着食盒,来到苏若言的院子。

    眼见两名护卫守在门口,她脚下微顿,片刻后,复又前行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苏迷看了一眼两人,而后垂下眼睫,怯生生地道:“父亲不许大哥出来,没说不能探望,我想给大哥送些吃食,还请二位通融一下。”

    两名护卫初次见苏迷,又见她言语怯生温柔,当下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苏若言听到动静,从内室走出来,一见是苏迷,当下便拉长了脸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小妹给大哥送些吃食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彩蝶将食盒里的精美点心、佳肴小菜端出来,又给他递了双筷子:“大少爷请用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冷哼,虽然板着脸,但见全是自己喜爱的吃食,倒真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但想起她的所作所为,心里还是有股气,迟迟没有去接筷子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来到他面前,率先低头认错:“是小妹不对,小妹知错了,大哥向来疼我,原谅我这回,小妹保证下回绝不再犯,一定乖乖听大哥的话。”

    古时男子都是男权主义。

    女人一旦认了错,服个软,满足他们男权的心理,气便消了。

    而苏若言还未得到苏迷,根本没想跟她撕破脸,后经苏迷几句劝,立马恢复往常模样,将送来的吃食,全部吃完,还称赞厨艺不错。

    苏迷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彩蝶虽然想说,这些都是她做的,但又不好主动开口,于是闷声不语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苏迷在他吃完后,没有久留。

    刚出了院子,见不远处有人掌灯走来,心想定是苏若言的妾室,给他送吃食,勾唇笑了笑,主仆二人朝反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日里。

    苏迷每次都赶在餐点前,给苏若言送吃食。

    彩蝶的厨艺很好,知道他爱吃什么,不爱吃什么,做的膳食还没有重样的。

    苏若言饱餐后,自然不会再吃妾室们送来的食物,但又不好明说,最后全给了门口两名护卫。

    一连五日,苏迷每餐必到。

    苏若言对她,每次都好言好语,完全当那日没发生。

    可那种好,八分假意,两分深意,没把她当妹妹,只想披着一层羊皮,制造美好的幻象,最后一口吃掉她。

    苏迷能忍能装,装傻,装无辜,装天真,将柔弱小白花形象,演绎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苏若言却很享受这种相处方式,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直到第六日,眼见午时已过,苏迷却迟迟没有来。

    苏若言坐在外厅,身边放着两个食盒,但他连动都没动一下,一直等待苏迷的到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了,她没有来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去了,她还是没有来。

    腹中的饥饿声,咕噜咕噜叫嚣,苏若言却仍然不死心的等着。

    直到外面传来动静,他蓦地站起身,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结果却在看见彩蝶一人时,满眼掩盖不住的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的小-姐呢?”苏若言哑声问道。

    彩蝶抬眼,看着他俊朗的容颜,心儿不停狂跳,红着脸回道:“启禀大少爷,小-姐受了风寒,今日不能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大夫看过了么?”苏若言连忙关切询问。

    彩蝶摇摇头,如实回道:“小-姐说躺会便好,不让奴婢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沉着脸,眉头紧蹙,转身走进内室。

    正当彩蝶疑惑之际,苏若言再次走出来,手中拿着一个白玉瓷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