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7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11
    现如今。

    彩蝶已经靠不住。

    待苏若言归来,定会对彩蝶再度出手,抵挡不住便会沦陷,进而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届时,她又将陷入两难局面。

    而短时间内,唯一能摆脱苏若言的法子——接近帝胤,进宫为他治病!

    但若想拿一国之君做挡箭牌,死死压制苏若言,又要明哲保身,势必要缜密设局,步步为营,谨慎而行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靠近帝胤,又如何取得他的信任,愿意让她为他治病……

    若按照普通流程,经过层层考核,进入太医院,实在太过浪费时间,看来她只能走最快捷径,借机接近他。

    苏迷缓缓闭眼,迅速回想原文剧情。

    须臾,少女明眸倏睁,唇边意味深长笑意,渐浓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盛夏时节。

    两岸翠柳随风飘扬,一叶扁舟碧波游弋。

    一剪窈窕身姿,双眼紧闭,手持一杆清竹,盘腿坐于船头,随着船桨划动,精细鱼线在波澜之中,留下丝缕涟漪。

    一刻钟过去,那鱼线末端,却丝毫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半坐在身后,为她撑伞的绿衣婢女,唇角微嘟,嘀咕道:“奴婢说没鱼饵不行,小-姐还偏生不信,您看您钓了半天,一条鱼都未上钩。”

    “无饵钓鱼,愿者上钩,湖里鱼儿不识货,你且稍安勿躁,待会必定能钓条大鱼。”

    苏迷未睁眼,继续闭目养神,手里沉稳持杆,倒是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她虽不是姜太公,但今个,确实是为钓鱼而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钓的鱼,并非湖中鱼,而是天降美男人鱼也!

    *

    眼下所在之处,名为碧水湖,湖的尽头有座山,乃是碧云山。

    那碧云山上,居住一名隐士,姓黎,名幕旬,乃是日后辅佐帝胤,统治天下的一代谋士。

    若说原文中,唯一能与男主苏若言争辉之人,便是这太傅黎幕旬!

    黎幕旬虽出身低微,却勤学苦读,学识渊博,对历史与时势,更是驾轻就熟。

    帝胤亲自登岛,拜他为师,后任职为太傅,更是厚积薄发,广招贤才,壮大国力,又提出富民政策,民富国强,为整个辰国做出极大贡献。

    前几日。

    她回顾了剧情,得知帝胤今日亲临,请黎幕旬出山,却在后崖亭中谈话时,遭遇刺杀,被刺客打下山崖,坠落碧水湖中。

    苏迷立即向苏韫请示,前来碧水湖钓鱼,实则为了美救英雄,从而接近帝胤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刻钟。

    苏迷缓缓睁眼,远远眺望碧云山后崖。

    隐约看见亭中两道身影时,她连忙命令船夫,将小船划向后崖。

    “小-姐,您这是做甚?”彩蝶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苏迷的视线,落在后崖水面朵朵红莲,勾唇道:“我去采几朵红莲。”

    女儿家都爱花,莲花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更受得文人雅士所钟爱。

    彩蝶亦喜欢花,看见花儿,便想采上几朵,不疑有假,连忙催促船夫划快些。

    谁知,小船还未到跟前,一剪修长白影,从山崖顶上骤然坠落!

    苏迷心中微紧,连忙丢了清竹,纵身跃入湖中——

    “宿主以往所学的泳技,眼下不能使用,此位面中,原文女主略懂水性,如此长距离施救,彩蝶定然会怀疑,而以宿主的体能,估计没救到帝胤,你便无力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精心设好的局,竟然忘记这一茬,真是百密一疏。

    刚游了一会,苏迷开始力不从心,她思虑一瞬,已顾不得那么多,连忙道:“我要兑换御水丹。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系统059不能不应,连忙给她兑换,选择了使用。

    紧接着,所有不适感,顿时消失无踪,苏迷宛若鱼儿般畅游自如,急速朝帝胤落水的位置游去。

    但她突然想起,彩蝶还在注视着她,急忙仰头出水,大口大口呼吸,结果却见青衫男子,纵身跳下山崖。

    敢情这男子,跳崖救帝胤?

    苏迷立马急了,立马加快速度,蹭一声窜入水中,超速游行,隐约看到水中一道白影,伸手一捞,将他举出水面,快速朝岸边游去。

    眼见少女并无恶意,青衫男子宽袖轻卷,减缓身形下降的速度,同时抓住绿藤,平稳滑落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真沉!”

    苏迷咬着牙,用尽全力将帝胤拖到岸边,快速扣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须臾,诊脉完毕,大致了解情况后,双手按于心口,重重一压!

    结果,帝胤一口水都没吐出。

    苏迷心知,那青衫男子很快便会赶到,心中一急,深吸一口气,双手掰开他的嘴,低头为他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谁知,人工呼吸都不顶用,帝胤像死了一样,丝毫反应都没有!

    苏迷甚是费解,不信邪又嘴对嘴,给他吹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眼见还是没反应,苏迷不由恼了,抬手猛地捶在他的右-胸,愤愤骂道:“老娘初吻都献出去了,竟然还不醒,信不信老娘女干尸给你看!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!”

    话落刚落,帝胤猛地吐出一口湖水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隐约看见苏迷时,如雾缥缈深眸,轻轻一眨,红誘唇瓣微启,沙哑出声: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,苏家的小女儿,苏迷。”

    苏迷连忙报上姓名,还故意提高声音,让他听得更清楚。

    “本王记得你。”

    帝胤虚弱轻笑,笑得令人移不开眼,凌乱墨发蜿蜒紧贴,宛如古朴图腾般神秘,更是惑人非常。

    苏迷面色微红,艰难别开眼。

    但那白玉般的耳根,却让帝胤眸色微暗,笑意加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道细微水声,传入耳边。

    苏迷顾不得脸红,连忙谨慎道:“臣女刚才为王上诊了脉,发现王上中了慢性剧毒,若不及时医治,后果恐怕会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帝胤动了动唇,淡然道:“你可有法子,解去此毒?”

    倾世无双如玉雕的容颜,满派淡然与平静,馥郁醇浓嗓音,低沉微哑富有磁性,却唯独不显……丝毫惊慌与担忧之意。

    似乎,他早便知道,身中剧毒。

    又似乎,他不在乎中了毒,更不在乎……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苏迷忍不住皱了眉,心中竟无形凝聚些许愠怒。

    他身为一国之君,得知被人下剧毒,难道不应震怒,或是担忧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