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2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16
    苏迷刚走出内室,迎面看见苏若言与楚风,跨进寝宫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苏小妹,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“苏,大哥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,四目相对,表情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楚风闻言,得知两人是兄妹,这才打消对苏迷身份的怀疑。

    然而下瞬,当他的视线,落在苏迷手中的布料,眼眸微睁,不确定地问道:“苏姑娘,你手中拿的是……何物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,苏若言与苏迷,皆望向那素白绸缎布料。

    下刻,苏迷明眸圆睁,看着手中的素白……亵-裤,不由一阵风中凌乱!

    她刚才拿的分明是布巾,怎么会变成帝胤的亵-裤?!

    面对楚风的疑问,苏迷根本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正当为难之际,内室突然传来一道咳嗽声,她连忙拿过楚风手里的药材包,干笑道:“王上在催呢,小女先将药材拿进去哈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似逃离般,一手拿着药材包,一手拿着亵-裤,转身跑进内室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帝胤见她神色微慌,疑惑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还未答,男人的视线,瞬时落在她手里的亵-裤上,顿时忍俊不禁:“若你喜欢此物,本王可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臣女不喜欢,臣女只是拿错了,王上请不要误会!”

    苏迷红着脸,将亵-裤快速丢在一旁,急忙出声反驳。

    帝胤只是淡笑,不再为难她,任由她板着涨红的脸,将药材依次放进浴桶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厅堂内。

    苏若言目送苏迷走进内室,英俊眉眼顿时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见那药方上的字迹,他便觉得甚是熟悉,但又心想苏迷应该不会出现在王宫里,便想着过来看看究竟,谁知竟然真的是她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好妹妹,手中还拿着王上的贴身亵-裤!

    苏若言满腹酸涩,内心汹涌翻腾的巨浪,几乎将他整个人瞬间击溃。

    “苏御医,你怎么了?”楚风见他面色苍白,询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若言摇头,勉强笑道: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楚风与他并不是特别熟识,问了一句,便不再过问。

    两人在外面等着,苏迷则躲在内室,想着等会如何应对苏若言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一道水声,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苏迷定睛去看,蓦地一惊,随即转过头去,红着脸低吼道:“王上!”

    “泡的太久,皮都泡皱了。”帝胤蹙眉抱怨。

    苏迷再次忍不住吐糟,心想这男人,真是比女人还娇贵!

    可她能怎么办,只能偏着头,目不斜视将他扶出浴桶,又胡乱给他擦了身子,将衣衫给他穿上。

    又想去拿布巾,给他擦拭头发,帝胤突然出声唤道:“楚风,带苏御医进来。”

    楚风闻言,连忙应声,做出邀请的姿态,示意他进去。

    听到帝胤传唤,苏若言才从酸涩愤怒中清醒,不由产生后怕心理。

    上回,他亲眼看见王上对苏迷百般维护,如今唤他进去,会不会又要找他的麻烦?

    苏若言不由懊恼,心想刚才不该太冲动,主动前来送死。

    但如今,说什么都晚了,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看见,苏迷拿着布巾,为帝胤擦拭头发时,却被狠狠刺了眼,心痛之感,迅速蔓延全身。

    苏若言从来没想过,苏迷会对另一个男人,如此体贴温顺。

    心仿佛被刀尖,重重扎了一下,连呼吸都那么痛。

    “叩见王上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面色苍白,朝帝胤行了礼,便低着脑袋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帝胤不动声色,看了苏迷一眼,见她神色无异,才道:“苏爱卿上前为本王诊脉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上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连忙应承,面上虽未有波澜,但内心却是波涛汹-涌。

    自打他进入太医院,从未给帝胤诊过脉,即便苏韫亦没有,抑或者说,帝胤根本没有传过太医,为他诊治过任何病症。

    苏若言不知帝胤是何意,却不敢有丝毫怠慢,连忙上前为其诊脉。

    谁知这一诊,苏若言顿时惊呆当场!

    “苏爱卿,诊得如何?”帝胤轻淡出声。

    苏若言满脸震惊,谨慎拱手道:“王上,您中了剧毒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法子解毒?”帝胤那轻描淡写的语气,听得苏迷又是一阵皱眉。

    “微臣,微臣一时想不出,解除此毒的法子。”苏若言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帝胤似乎早已料到,面色淡淡道:“苏迷倒是有法子,为本王解毒,苏爱卿一同协助她罢。”

    苏若言蹙眉道:“启禀王上,小妹她不懂医术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小妹懂医术,这事父亲亦知道,只是尚未声张。”

    苏迷辩解了一句,随即衣角被扯了扯,她转头看向帝胤,疑惑眨眨眼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帝胤未答,垂眼看向微湿发梢。

    苏迷这才明白,他是嫌她只顾着说话,没顾及他,所以提醒她继续给他擦头发。

    这男人,小性子真是多。

    苏迷暗叹一声,冲他勾勾唇,继续给他擦头发,同时道:“大哥若是愿意,便与小妹一同为王上解毒,若是不同意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怎会不同意,大哥当然同意!”

    苏若言急忙打断她的话,拱手向帝胤说道:“微臣定会协助小妹,为王上全力解毒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你们先退下罢。”

    帝胤见他答应,立马开始赶人。

    苏若言与楚风,只能退出内室,各司各职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两人离开后。

    苏迷将帝胤发丝拭干,又用梳子给他梳整齐。

    正准备伺候他睡下,却被他捉住了手:“你要离开?”

    苏迷愣了愣,没有隐瞒:“是,臣女出来已久,要回家报个平安,否则父亲问起来,会担心臣女。”

    帝胤并未放开她的手,反而握在掌心,轻柔捏着,同时慢条斯理地道:“你可知,本王为何让你大哥,同你一并为本王解毒?”

    苏迷摇头:“臣女不知。”

    帝胤唇角微勾,淡笑道:“若有一日,本王与你父亲产生分歧,你会站在哪一边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苏迷微张着嘴,怔然望向铜镜中的男人,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但她心中却听得明白,帝胤话中的隐喻之意——

    若有一日,苏韫与他,分别站在不同的战线,她又会站在哪一边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