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1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25
    “你都听见了?”

    苏迷避开施针的位置,温顺窝在他怀里:“都怪王上叫的太大声,太傅大人以为,臣女做了见不得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帝胤无声笑了笑:“是,都怪本王,都是本王的错。”

    见他突然开口道歉,苏迷心里的火气,一点点消散。

    女人偶尔会有小脾气,但只要男人愿意给个台阶,女人便不会再生气了。

    苏迷面色稍缓,将他按在床榻上:“臣女继续施针,王上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帝胤温声道。

    苏迷拿出金针,手起针落,酸疼感传来那瞬,帝胤抬手咬-住蜷缩的食指,雾眸氤氲,却又在极力克制,不让自己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但那近乎小兽般的低吟声,怎么听都觉得惑人无比。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,强迫自己更专注,施针的速度,渐渐放快。

    可上半身施针完毕,接下来又将面临巨大的挑战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线条流畅的肌理,下意识吞了吞口水,将裤带解开,褪去里裤。

    正常帝胤以为,她会继续,苏迷突然拿过锦帛,盖住了重要部位。

    男人拧着眉,暂时放过咬红的食指,微微喘息问道:“那里不用施针?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后知后觉明白过来,视线低垂,望向那条锦帛之际,某种物体,不可控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她连忙别开眼,清咳了声,下意识回答道:“还能动,便不用。”

    帝胤怔了怔,隐隐发笑。

    苏迷恍然意识到,自己刚才说的话,紧皱眉头,面色尴尬又难堪,咬了咬唇,没再解释,而是凝神专注施针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。

    帝胤浑身密汗,前胸与四肢,金针遍布,但面色却依旧过分苍白。

    苏迷拿着锦帕,为他擦了擦额间密汗:“臣女去准备药浴,王上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帝胤有气无力说着,看起来乖巧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苏迷眸光闪了闪,将幔帐放下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若言与苏韫,早已将药材准备好。

    宫人亦提着热水,在一旁候着。

    苏迷仔细检查了药材,让他们将热水提进去,依次将药材放进浴桶中。

    苏韫与苏若言看在眼里,默默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准备就绪后,苏迷又执笔写下药膳的方子,交给苏韫。

    “绿豆?莲子?”苏韫质疑出声,疑惑看向她。

    苏迷颔首道:“绿豆与莲子清热解毒,都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韫眉头紧皱,万万没想到,这些东西还能解剧毒?

    但他没再说什么,让苏若言拿着方子,前往御膳房。

    苏迷则转身走进内室,为帝胤拔针,随后将他扶起,跨进浴桶进行药浴。

    “等会毒素排出时,会有些臭,王上且忍忍。”

    苏迷提前交代一句。

    帝胤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异常腥臭的黑色血液,混入热水里,整个寝宫内外,都弥漫一股难闻的气息。

    黎幕旬嗅到这股气味,下意识便皱了眉。

    四眼蟾蜍,阴渊飞蝎,沙丘魔蛇……

    这几种毒物,都有一个相同点,体内血液极毒,却又极臭,而眼下闻到的气味,无疑都是那些毒血所散发的气味!

    想到这些毒物,对人体产生的巨大危害,黎幕旬眸中戾光微凛,冰冷望向面色微异的苏韫。

    察觉他的目光,苏韫连忙恢复如常,神色淡然与其对视:“幕旬兄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黎幕旬冷冷看着他,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,径自起身,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太傅大人这是……苏院使与太傅认识?”楚风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苏韫笑意不减,如实道:“以前是旧识。”

    楚风点点头,没再继续追问,眼见臭味越来越臭,不禁捂起了鼻子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苏迷捂着鼻子走出来:“父亲,您先去忙罢,今日解毒已完毕,等会迷儿便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好,路上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苏韫眼见没有留下的必要,应了一声,便离开了承乾宫。

    苏迷提着热水,折回内室,扶着帝胤站起身,舀起一瓢水,淋在他身上,冲干净后,转身拿了布巾,回头便见帝胤无力褪着亵-裤,雪白的半圆弧度,若隐若现……

    她微微瞪大眼,鼻头微热,连忙出声阻止:“王上!”

    “这里还没洗,不舒服。”帝胤微微侧首,一颗晶莹水滴,沿着光洁如玉的下颌滑落,没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咕噜!”苏迷咽了声口水,急忙瞥开视线,却听到一道落水声。

    她凝着眉,舀起一瓢水,闭着眼朝他身上淋。

    “好了,帮本王拿亵-裤。”帝胤垂眼看着她,唇角微勾,很是愉-悦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迷急忙丢开水瓢,转身去拿,身后突然传来一些动静,像似舀了水,往身上淋的声音。

    太好了。

    幸好没让她帮他洗!

    苏迷暗自庆幸,拿了亵-裤,扬手递给他:“王上,给。”

    帝胤却未接,举步向前,来到她的身后,缓缓凑近道:“你帮本王穿可好?”

    “王上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,刚想拒绝,身后突然紧贴一具温热:“不愿意么?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,近在咫尺,淡淡的呼吸,萦绕耳际。

    这男人,给三分颜色,便开染坊,真是太过分了!

    苏迷拧着眉,刚想说“不”,一道轻呵声,忽然响起,手中的亵-裤,被男人扯了去,伴着窸窸窣窣的声音,帝胤便穿着亵-裤,越过她,拿起衣物仔细穿起。

    她这才意识到,他是故意戏弄自己!

    见他面色淡淡,即使穿衣的时候,都跟个仙儿似得,苏迷暗咒几声,当即道:“今日解毒已完毕,御膳房正准备药膳,王上服用后,尽量多歇息,臣女还有事,这便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帝胤眉梢微挑,慢条斯理颔了颔首:“好,本王让楚风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竟然没留她?!

    苏迷抿着唇角,神色微恼,但下刻便颔首谢道:“谢王上,臣女告退!”

    她欠了欠身,退出内室。

    帝胤从始至终,一句挽留的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苏迷心里不高兴,拿着药箱与食盒,头亦不回走出承乾宫。

    楚风刚想上去追问,内室突然传来帝胤传唤声。

    他连忙止住脚步,转身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却不想,苏迷刚踏出承乾宫,苏若言拎着食盒,迎面走过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