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3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27
    苏迷见小太监这幅表情,心头蓦地一沉。

    刚想出声劝说几句,小太监突然摇头道:“苏神医大可放心,王上清心寡欲,不好男-色,对您亦是一等一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问问,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苏迷小声辩解,可得到答案后,心里还是甜蜜蜜的,开心极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先去忙罢,若王上没问起,你千万别告诉他。”苏迷不放心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奴才遵命。”小太监恭敬退出屋子。

    眼见他们将热水亦准备好,苏迷将门栓插-上,褪去外衣,朝屏风上一搭,坐在浴桶里开始泡澡。

    窗外阴雨朦胧,屋内雾气氤氲。

    苏迷闭目眯了一小会,随后起身穿了件单衣,躺在床榻渐渐睡去。

    半睡半醒间。

    一股诡谲幽香,蔓延至鼻尖,苏迷嗅了嗅,隐隐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正当她想起身,去探究竟,神思骤然一晃,又跌落在榻。

    紧接着,隐约熟悉的龙涎香,夹杂着药香气息,将苏迷整个人紧紧包裹。

    渐渐的,有个东西凑近她,轻轻触碰她的嘴儿,触了触,又舔了舔,还-吮了吮。

    苏迷拧着眉,刚启唇想要叫出声,唇儿便被堵住,紧随而来的灼热,强势侵袭她所有的感官与神智!

    那股灼热肆-虐的劲道极大,又重,又汹涌,像似要将她生生吞吃一般。

    苏迷有些疼,呜咽哼唧几声,想要睁开眼,却又睁不开,想要挣扎推开那东西,手脚被压住,根本动不了,只能任那东西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细细缕缕阳光,透过窗子洒在屋里。

    苏迷缓缓睁开眼,恢复知觉那瞬,唇上与心口,甚至某处,都传来难以言喻的酸-l胀感。

    昨晚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苏迷恍然睁大眼,下了榻,来到梳妆台前,打眼一看,差点没气昏过去!

    禽-兽!

    该死的禽-兽!

    把嘴折腾成香肠嘴,把心口精巧俩桃儿,弄的痕迹斑斑……

    至于那个地方,即便不去看,她亦后知后觉,意识到他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麻了个鸡!

    平时看起来,跟个仙儿似得,折腾起人来,竟如此残忍,简直是丧心病狂!

    苏迷拧着眉,拿出手帕,遮在脸上。

    待小太监送来洗漱物品,简单洗漱后,她刚想去找帝胤算账,小太监突然道:“王上早朝前,命奴才为苏神医准备了早膳,要不您先用膳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迷颔首答应。

    心想,今个无论如何,都要找帝胤算账!

    过了会,小太监将膳食端上桌。

    苏迷让他先退下,关了门,才摘下帕子,快速用了膳食,随后打开药箱,找些药处理嘴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临近午时。

    苏迷听见外面传来的动静,心想定是帝胤回来了,连忙起身跳下榻。

    结果打开门一看,发现苏聆姿面色羞赧,随着帝胤走进承乾宫的大门。

    苏迷皱了眉,但下瞬便拎着药箱,走过去行礼。

    “臣女参见王上。”

    苏聆姿忙着害羞,苏迷来到身边,她才发现。

    想到昨晚楚风捎信,说她歇在宫里,苏聆姿两蹙黛眉轻蹙,扯唇暗讥道:“小妹为了王上的毒,真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都是应该的。”苏迷毕恭毕敬答道。

    苏聆姿正想再客套几句,帝胤突然道:“承乾宫到了,你可以回去向母后交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楚风,送灵溪郡主去母后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上。”

    楚风来到苏聆姿面前,做出邀请的姿势:“郡主请罢。”

    苏聆姿不甘心的瞪苏迷一眼,双手拧着帕子,再亦维持不住形象,愤愤跺跺脚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帝胤从始至终,即使跟苏聆姿说话时,眼睛都没瞧她一眼,始终都在看苏迷。

    眼见苏聆姿离开,他来到她面前,轻声道:“怎么不多睡会?”

    苏迷听此,又想到昨晚他的所作所为,瞬间便炸了。

    可在场那么多人,她又不好发怒,只得笑嘻嘻地道:“臣女已经歇息好了,不如王上先用膳,等会臣女再为王上解毒。”

    “你陪本王一同用膳。”

    这语气并非询问,而是近乎命令的口吻。

    苏迷总觉得这男人,对她的态度,突然变了。

    变得更加强硬,侵袭性亦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的怔神,帝胤便轻蹙眉头,如雾缥缈眼瞳,愈发幽深,像似一只随时会吞吃她的兽。

    仿佛只要她说不,他便将她一口吞噬入腹!

    苏迷心儿颤了颤,下意识皱了眉,眼底无形流露鲜有惧意。

    帝胤清晰捕捉,只是顷刻间,他便强行压制住内心汹涌,唇角微勾,沾染如沐春风的笑意,似不食人尽烟火的仙儿,人畜无害地道:“怎么了,你不想陪本王用膳么?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眨眨眼望着他温然浅笑,若不是眼底惧意尚未消弭,她一度以为,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那并不是!

    苏迷是那种,即使喜欢或爱到深陷,仍然保持原有理智的女人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幕,根本不是幻觉,她很确定!

    “迷迷,你不愿意么,为什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正当她思索期间,突然听见隐隐熟悉的称呼,不由心神恍惚,怔怔望向他:“帝胤,你刚刚唤我什么?”

    话落的瞬间,周围宫人与侍卫,脸上出现巨大的震惊之色,都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向来懂得礼数的苏神医,竟然直呼一国之君的名讳?

    这简直难以置信!

    但下刻,更加难以置信的画面与声音,再度出现他们眼前,传入他们的耳中!

    “我唤你……迷迷。”

    男人温然淡雅,富有磁性的嗓音,激起苏迷心灵深处的悸动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慌,有些无措,她下意识要求道:“帝胤,你再唤一句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再度瞪大双眼,甚至有的人,伸手掏了掏耳朵,自欺欺人觉得自己听岔了。

    然而帝胤却对周遭一切,丝毫不闻不问,垂眼望向那双秋水般的眼眸,倾身在少女的额间,轻轻印下一记吻,深情缱绻地道:“迷迷,迷迷,只要你愿意听,不管多少遍,我都唤给你听,我的迷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