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4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28
    这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她与他,同时摒弃世俗身份的阻碍,真正意义上,心灵与心灵的沟通交流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以前跟他相处时,都带着彷徨与不确定,那么此时此刻,她对这份感情,更加坚定与信任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迎视他的眼,笑着点了点头:“好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帝胤眸中闪烁缱绻的光,牵着她的手,走进寝宫。

    片刻后,御膳房的人,依次端着佳肴,进入寝宫布菜,银针试毒后,帝胤命所有人退下。

    苏迷拿起筷子,体贴为帝胤夹菜,喂食。

    他亦不挑,她夹什么,他便吃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度过一个美好的午膳时光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苏若言在外求见。

    帝胤眸光闪了闪,命人宣他进来,苏迷则立即将嘴遮上。

    苏若言走进寝宫,见苏迷捂住嘴,眉头皱了皱,却又不敢表露,恭敬行了礼:“微臣参加王上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帝胤扬扬手,面色淡淡。

    苏迷为了避免尴尬,连忙起身开了新的药方给他,而后又为帝胤施针做准备。

    苏若言见她完全忽视自己,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,心中微痛,低垂着眉眼,掩去眼底伤意,默默退出了承乾宫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苏迷施针完毕,走出内室,但见苏韫侯在外厅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怎么来了,今日不是大哥一人过来么?”苏迷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苏韫看着她脸上的帕子,微微皱眉,却没说什么,只是回道:“丞相突然旧疾复发,若言一直负责他的病症,收到消息后,便急忙赶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,颔了颔首,检验药材后,为帝胤进行药浴。

    随后,她再次走出来,将滋养补气为主的新药膳方子,交给了苏韫。

    苏韫拿到手中一看,大致明白过来,她所谓先解毒后滋补的治疗方案,心里不由赞赏几分。

    果真是他苏韫的女儿!

    苏迷见他满脸自豪的模样,心中暗自冷笑,却亦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苏韫离开后,苏迷给帝胤按了按穴位,以便让毒血排的更彻底些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帝胤排毒血时,不再像之前那么臭,反而空气中,渐渐散发出古怪的香气。

    苏迷嗅着这股香气,不由皱了眉。

    先前帝胤体内有几种毒物,都是极阴极寒极伤根本,但眼下的毒,无疑是使人变得yin乱的合-欢草。

    苏韫啊,苏韫。

    到底跟帝胤有多大仇,才会弄出如此狠毒的东西,加以谋害他?

    苏迷冷眸微眯,垂眼看向面色苍白的帝胤,眼底满是心疼之色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。

    眼见那股味道,越来越淡,苏迷红着脸,帮帝胤洗干净身子,给他穿上了里衣。

    正想让他自己穿亵-裤,帝胤突然道:“你帮本王穿。”

    苏迷目不斜视望向他:“王上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帝胤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迷红这脸答应,拿起亵-裤便站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目光渐渐下移,清晰看见异常粉-嫩的庞然大物,苏迷更加确定——这男人绝对是个初哥儿!

    她强装镇定,又看了看某物:“要不要帮王上洗洗?”

    帝胤神色微怔,苍白的脸上,半染红晕,但他很快恢复如常,应声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苏迷眉梢轻挑,伸手便要握住,帝胤猛地咳嗽起来:“本王有些口渴,你帮本王倒杯茶水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,帮王上洗好穿好再去。”苏迷爽快答应。

    帝胤面色又红了几分,蹙眉道:“你要用洗过此物的手,给本王倒茶水?”

    苏迷若有所思想了想:“是哦,王上说的没错,不过臣女可以单手给你洗,再用没洗过的手,给王上倒茶水。”

    话落,正想伸手去抓,帝胤红着脸,双手捂住自己:“本王自己来,你去倒水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帝胤近乎低吼出声,捂住自己,急忙去冲水。

    苏迷偷笑几声,将亵裤丢给他。

    走出内室,去倒了水回来,帝胤已经穿戴整齐,乖乖坐在床榻边,像个小媳妇似得,安静等着她回来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苏迷憋着笑,将水递给他。

    刚想收回手,帝胤猛地一使劲,将她扯进怀里,抬手喝下手中的茶水,扣住她的下巴,便吻了下去:“一起喝。”

    “唔!”苏迷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,被帝胤堵个正着。

    温热微甜微涩的茶水,尽数渡入她的口中,随后又被帝胤全吮了回去。

    直到外面传来小太监的禀告声,帝胤才放开她,帮她用帕子遮好脸,两人才走出内室。

    苏韫将药膳端上桌,恭敬朝帝胤颔了首:“王上请用。”

    帝胤拉着苏迷,来到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旁边的小太监,刚要银针试毒,门口突然传来一些动静。

    众人放眼望去,身穿太傅朝服的黎幕旬,带着一名白衣男子,未经通传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太傅这是何故?”帝胤扬眉道,面露微微不悦。

    黎幕旬恭敬行礼,随后引荐道:“这位是青崖仙医,微臣特意将他请来,协助苏神医解毒。”

    “青崖参见王上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

    帝胤微微扬手,端起桌上的药膳,张口想要喝下——

    “王上且慢,还未试毒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且慢,那药膳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与青崖,异口同声开了口。

    帝胤动作一顿,舔了舔-嘴角的药汁,在黎幕旬近乎惊慌的眼神下,将药膳重新放下:“此药膳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青崖急忙走上前,拿过银针往里一探,再次拿出时,银针已然漆黑一片!

    苏迷眼瞳微缩,伸手去为帝胤把脉。

    谁料,她的手刚触及他的手腕,帝胤忽而皱眉,脸色瞬间变为惨白,“噗”一声,吐出一口黑血来!

    “帝胤!”苏迷心下骤紧,下意识叫出声。

    黎幕旬闻言,眉头倏皱,抬眼望向苏迷红润眼眶,蓦地怔了怔。

    但下刻,他便恢复如常,出声吩咐道:“楚风,立即封锁承乾宫,禁止任何闲杂人等私自进出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太傅大人!”

    楚风抱拳应承,连忙安排侍卫们,严加防范。

    寝宫内。

    苏迷心急如焚,为帝胤把完脉,立即拿出金针,快速封住周身各大穴位,以防剧毒加剧蔓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