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6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30
    怎么会是他?

    苏迷倏然皱眉。

    忽地听见板子落地,男人发出一声惨叫,苏迷忍痛转头,望见一张讨人厌的脸时,眉头皱的更紧!

    “见到本太傅很失望?”

    黎幕旬见她厌恶皱眉,丝毫不想看见他的模样,凉凉出声讥诮。

    苏迷苍白着脸,勉强扯唇轻笑,避重就轻道:“多谢太傅大人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黎幕旬闻言冷哼,垂眼望向印出血迹的圆翘,蹙着眉将视线移开,走上前将她扶下来。

    苏迷下了地,疼的身子晃了晃。

    黎幕旬正想去扶她,苏迷微微侧身躲开:“男女有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王上在一起时,怎不知男女有别?”

    黎幕旬冷哼讥诮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直接把他的话,当作是放-屁,拎起药箱,步履阑珊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走了,不怕太后找你麻烦?”黎幕旬不知为何,面对苏迷时,心下莫名烦躁。

    苏迷脚下微顿,回头看向他:“太傅大人既然出手,势必禀告过太后,小女再过去……故意招她眼烦么?”

    黎幕旬一噎。

    清冷目光落在少女苍白的脸,咬出血痕的唇,以及那眉眼间,张扬倨傲慧色,眸光微暗又沉,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苏迷不再理会,径自来到宫门。

    刚进马车车厢,黎幕旬拎着一盒东西,撩帘而进,落坐一侧:“本太傅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颔首,倒亦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现如今,帝胤突然中毒。

    她与苏韫都在承乾宫,苏韫被打入天牢,等待候审,若她毫发无损回去,恐怕苏府里那群妻妾,都能将她活生生吞了!

    苏迷便是有这份自觉,才故意挨了一顿打。

    再加上,回到苏府后,势必要解释来龙去脉,还要应付那群女人家眷,黎幕旬此时愿意同行,对苏迷而言,显然是乐观其成,少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有时候,吃吃苦头,装装糊涂,未必是件坏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苏府门口。

    苏迷缓缓睁眼,忍痛猫着腰,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苏府的一干家眷,不知何时收到消息,早早候在门口。

    原文女主的生母鹊榴,连忙上前询问:“老爷怎会被打入天牢,到底发生了何事?你怎么好生生回来了?”

    苏迷看着数月未见的“生母”,眉头微皱,露出疲倦痛苦的模样:“姨娘若想知,可去问太傅大人,迷儿被打了板子,实在疼的厉害,若无它事,迷儿先去治伤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所有的目光,全落在刚下马车的黎幕旬身上。

    黎幕旬虽年近四十,长相却一等一的好。

    众女眷怔怔望了会儿,随即恭敬行礼,围上去询问苏韫的事。

    黎幕旬皱眉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后者却恍若未见,扶着后腰,来到了沁雪园。

    彩蝶见了苏迷,连忙上前相迎,却突然发现她衣裙上有血迹,当即大惊道:“小-姐,你怎么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去烧些热水,我要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苏迷嘱咐一声,推门走进屋,将衣衫褪下。

    彩蝶端了水进来,本想帮她处理,苏迷摇摇头:“不用,我自己来,你帮我守好门。”

    “小-姐若有事,便唤奴婢一声。”

    彩蝶走了出去,反手关上门,坐在院子里候着。

    苏迷褪了里裤,艰难处理着伤口。

    只是破了皮,不是太严重。

    苏迷清洁完伤口,刚想在系统商城中,兑换一些药物,外面突然传来彩蝶的声音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当朝太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,连忙穿上新的里裤,趴在床头,对外面喊道:“太傅若无要事,便先回罢,小女此时不方便见客。”

    黎幕旬将手中的盒子,递给彩蝶,交代道:“此物乃是雪晗果,对愈合伤口有益,记得给你家小-姐服下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便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苏迷在屋里,将黎幕旬的话,听得清清楚楚,待他离开后,唤彩蝶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把盒子打开。”

    彩蝶颔首,小心翼翼将盒子打开,一枚晶莹剔透的果子,立时出现眼前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,便觉得嘴馋。

    彩蝶来到苏迷面前:“小-姐,你要直接吃下去么?”

    苏迷接到手中,低头看了看,又嗅了嗅,虽觉得奇怪,但又说不上来,最后皱了皱眉,递给了彩蝶:“拿去丢掉,最好埋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按我说的去办,否则惹出祸端来,别来找我哭。”

    苏迷严词厉令,满脸凝重望着她。

    彩蝶沉默片刻,想了想,小心翼翼问道:“难道这果子里……有毒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话,我全当没听到,最好别在外面乱说,若是出了事,我可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故意吓唬了一句。

    彩蝶面露惊色,抱着盒子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后院花园里,彩蝶挖了个坑,准备将雪晗果埋掉,可突然想起苏迷的话,又怕果子上有毒,思索一瞬,连带盒子一并埋入土中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彩蝶站起身来,四处望了望,随后又拿了些干土,撒在上面,而后才急忙离开。

    但她万万没想到,刚才的一幕,竟全然落在——前来找苏迷麻烦的苏聆姿眼里!

    “珠兰,去看看她埋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珠兰连忙颔首,跑过去将东西挖了出来:“回禀大小-姐,是一个盒子。”

    苏聆姿见那盒子眼熟,立即让她打开。

    但见一枚晶莹剔透的果子,她立马认出,那是传说中焕颜养肌佳品雪晗果。

    这可是皇家的贡品!

    一定是帝胤得知苏迷受伤,特意让黎幕旬送过来的!

    苏聆姿拧着眉,满腔酸涩,顶级绸丝的帕子,几乎被她揉烂,怒目圆睁,死死瞪着雪晗果,伸手便拿起来,想要丢进池塘里。

    然而下瞬,极致誘人的香甜气息,突然窜进苏聆姿的鼻中,她瞬间停止了动作,启唇便在雪晗果上——咬了一口!

    柔软-滑腻而馥郁清甜的果肉,口感极佳,远远比传说中的还要美味。

    苏聆姿嚼了嚼,咽下腹中,随后又咬了一口,很快便将整枚雪晗果,全部吃入腹中,最后还意犹未尽的,舔了舔-唇角的果汁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便清晰感受到,一股莫名燥热之感,迅速蔓延全身的血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