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63章 江山如此多病娇37
    黎幕旬已被废除太傅之位,先前因帝胤五指穿喉,严重损伤声带,此生无法再开口。

    如今被关天牢,帝胤却一直未表态。

    苏迷突然想起他,又想起衡坦所说,当年黎幕旬与帝胤生母琉嫣之事,不由些许感慨,询问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谁料,这边话音刚落,唇齿便被男人掠夺。

    “唔!”苏迷稍稍挣扎,却换来更加猛烈的攻势。

    她不知,为何只是提起黎幕旬,他的情绪便如此激烈,仅存神智左思右虑,最后想到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他吃醋了。

    可他想不通,为何她只是提一下名字,他便吃醋成这样。

    苏迷稍稍凝眉,下刻便翻身而上,双手捧住他的脸,重重地吮了一口:“我只是问问而已,对他并没有任何想法,帝胤,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人,亦是最后一个,不要对我有任何不信任,好么?”

    帝胤静静望着她,眸光沉如水,静的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艳绯薄唇微启,轻声问道:“你会离开么,不管本王做了什么,你会离开本王么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此生属于我一人,不碰别的女子,对我真心实意,你若不弃,我便不离。”

    苏迷目光诚挚,一瞬不瞬望着他,道出心中誓念。

    帝胤的面色,这才微微变化,唇角微勾,仰头吻住她:“生生世世,我帝胤只拥你一人。”

    苏迷任由她吻着,直到两人气息不稳,才及时刹了车,静倚在他的心口,听他慢条斯理说道:“你希望本王如何处理他?”

    卧槽,这不是想要套路她么?

    苏迷噘着嘴,哼声道:“你这男人,真是坏,我只是觉得,他对你不错,虽然眼光差了些,心肠又狠毒,而且又跟你母亲有交情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帝胤神色微讶,但转念想到,她能安然无恙走出掌星阁,又不觉为奇。

    少顷。

    他启唇道:“衡坦人称百晓生,江湖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从他那里得到答案,都要付出沉痛的代价,或是手脚,或是眼口鼻,一旦他开出代价,即便逃到天涯海角,他都会找到你,得到他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暗骂黎幕旬几句。

    结果又听见他继而问道:“你是用何法子,才免遭于难?”

    苏迷深知帝胤心思深,斟酌片刻,当即道:“他不是人称百晓生么,我问他一个问题,他答不上来,所提出的代价协议,必然作废,但他非要我再问,我把条件给他一讲,最后得到了答案,亦没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这是告诉帝胤的说辞。

    实际上是她问过问题,在系统商城兑换一部手机,送给了衡坦。

    他当时便惊了,丢下所有事,专心摆弄手机,又问她许多问题,直到她全数解答,他才将她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问了什么?”帝胤思忖片刻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这倒没瞒他,直言道:“我想知道,我父亲为何要对你下毒,还有你跟黎幕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好奇苏韫与黎幕旬,对帝胤举动的出发点。

    后来问了才知道,他们都喜欢帝胤的生母琉嫣,但她却嫁给上一任国君,后来因为误会,被国君失手害死。

    但苏韫与黎幕旬,爱人的方式与理念不同。

    苏韫恨国君,更恨帝胤,便与东明王合作谋害,而黎幕旬则归隐碧云山,直到帝胤请他出山,见到她后,得知她是苏韫之女,便决定出山帮他,顺便除掉她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问本王?”帝胤蹙眉,微微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苏迷闻言,当即撇着嘴,哼声道:“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你却问我六七个问题,若当初我问,你能如实回答?”

    这男人心思深,疑心病又重,多问无益。

    帝胤亲了亲她的额头:“黎幕旬的事,本王自会处理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什么答案?

    分明是警告她,黎幕旬的事,她最好少管。

    苏迷哼唧几声,却没有再问,乖乖闭上眼睛,渐渐进入睡眠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苏迷睡的正香,突然被寝宫外的喧闹声吵醒。

    她揉着眼睛,刚起身穿戴整齐,怒容满面的太后,突然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她抓起来!”

    太后二话不说,直接吩咐。

    可她身边的侍卫与嬷嬷,刚想有所动作,便被随后赶到的御前侍卫擒下。

    “反了!全都反了!谁给你们的胆子,敢动哀家的人?!”太后怒不可遏,怒吼出声。

    可惜吼了半天,亦无人理会她。

    正当她狗急跳墙,跑到苏迷跟前,想要挠她的脸时,一道冷喝声,倏然响起:“住手!”

    太后吓了一跳,差点没摔着,转身望向急忙赶来的帝胤,皱眉道:“王上为何纵容这个女人,抓了聆姿,还不许哀家见她?”

    “苏聆姿夜半刺杀本王,为何不能抓她?”帝胤冷淡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帝胤淡笑道:“楚风,带太后去见那几名刺客。”

    楚风颔首应承,来到太后身边:“太后请。”

    太后见此情景,心中所坚信的认知,稍稍动摇:“王上准备如何处置聆姿?”

    “与苏韫一并斩首示众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帝胤轻描淡写的话,却在太后心里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她凝眉望向帝胤,近乎祈求道:“哀家求王上饶过聆姿,她还小,不懂事,请王上饶她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为何要饶她,太后可否给本王一个理由?”

    帝胤不急不躁,目光幽幽望着她。

    太后满目挣扎,抿着嘴,很是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帝胤抬抬手,楚风立即带着人离开,整个寝宫,只剩下苏迷三人。

    “只要太后给本王一个绝对说服力的理由,本王便免她一死。”帝胤不咸不淡,抛出一个大大的诱-饵。

    太后面色凝重,有些迟疑确认道:“若哀家说了,王上真的愿意放过聆姿?”

    帝胤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太后反复思量,良久之后,才蹙着眉说道:“聆姿是哀家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话落的同时,她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但见帝胤唇角微勾,扯唇讥笑道:“先前太后有意撮合她与本王,苏聆姿应该不是父王的种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