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75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7
    这女人当真是个奇葩。

    别人都喜欢玫瑰百合,她却喜欢菊花跟tt。

    苏迷表示,完全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但她没想到,女人对她闺蜜的话,却是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我闺蜜说了,佛牌中的阴灵,按照我的喜好产生法效,我喜欢的东西,她一定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她这么说,更加没有跟她说下去的慾-望,甚至想要挂掉电话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她拼命告诉自己,这条路还很长,今后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客人,她必须学会习惯与应对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苏迷不紧不慢问道:“你既然那么相信她,又为什么要打给我,依霸女神可不是从我这请的,擦屁-股这种事,你应该找你闺蜜。”

    “我闺蜜说了,她只卖佛牌,不会处理后续的事,你网上说会帮忙解决售后的麻烦,如果这件事成功解决,来回路费全包,我再多付你一块阴牌的钱,还要一万元辛苦费。”

    女人说出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苏迷眉梢微扬,当即道:“这事要师傅跑一趟才能解决,一万元只是我的辛苦费,额外还要支付师傅的劳务费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女人询问出声,口吻无异常,应该是个不缺钱的主儿。

    苏迷坦然道:“不是我想要多少,而是看师傅,每位师傅收费不同,法力高些的师傅,收费自然要高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法力最高的师傅,听说泰北深山里,有位阿赞祭师傅,人长的帅,法力也高强,只要你能让他过来帮我,价格方面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女人越说越兴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刚才她亲耳听到,电话里的现场直播,苏迷差点都要怀疑,这女人的最终目的,其实只是想见一面传说中阿赞祭!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抿,蹙眉道:“好,如果你愿意等,我今天就托人联系阿赞祭师傅,见到他之后,再报给你准确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好,如果你能请他出山,多给你加点钱,也没有关系,我明天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苏迷刚想说“好”,电话已经被女人挂断。

    额上黑线不止,苏迷无语失笑,打通了林安杰的电话:“林老板,泰北的阿赞祭,你认识么?”

    “你问他干嘛?”林安杰愣了愣,反问。

    苏迷将那女人的事,跟他简单说了一遍,随后又道:“有钱不赚是傻蛋,她指明要阿赞祭,说了价格不是问题,如果能请阿赞祭出山,我们最起码能挣好几万。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找别的师傅,阿赞祭的钱不好赚,他法力高,但脾气古怪难捉摸,在他手上请过佛牌的掮客,都说那人不好相处,几乎没人愿意跟他合作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他这么说,不知怎地,反而对阿赞祭更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指尖在桌面轻敲几下,复又开口:“你帮我联系一下,如果他不愿意,我再找别的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我把他的具体住址发给你,你自己去给他谈。”

    林安杰刚想挂断电话,苏迷突然笑道:“林老板,以前找你帮忙,都是你坐中间人,顺便拿点利润,这次怎么不愿意去跑一趟?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如果某些佛牌掮客跟师傅熟识,便会长期合作,拿货自然也便宜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不会轻易,将师傅的住址或联系方式,透露给别的佛牌掮客,相当于垄断“货源”的合作关系。

    毕竟每位师傅制作佛牌的数量,都是根据法力高低,限量产出,若请佛牌的人多了,价格也就没那么实惠,甚至会产生价高者得的情况。

    林安杰不由无奈笑道:“你去一趟就知道了,阿赞祭实在难沟通,请个佛牌都很困难,更何况要请他出山,完全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难沟通?

    苏迷笑道:“人长的帅,总归有点小脾气,不怕,我口才好,诚心跟他沟通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他哪里帅,我倒是没看出来,得,我不多说,你见到真人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他这么一说,更觉得有意思。

    心里不信邪,挂断电话后,收到林安杰发来的短信,从清迈汽车站,前往泰北拜县。

    到了拜县,她按照林安杰给的联系方式,打电话给当地引荐人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一辆半成新的汽车,停在她面前,朝她伸出一只皮肤黝黑的粗-糙大手。

    她从口袋里拿出两千泰铢,放到男人手里,他这才正眼看向她,说了一句泰北语。

    苏迷懂些当地语言,男人惊讶她的长相,似乎不像佛牌掮客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没回话,打开车门坐进去,前往泰北深山。

    男人口中叼了牙签,开了两小时车,唱了一路歌,临近黄昏才在一块石碑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车,各自拿着手电筒,步行走进茂密森林里。

    整个森林死气沉沉,除了鸟叫声,还有些沙沙的声响,估计是蛇蜥蜴之类的爬行动物。

    当第一线佛牌掮客,钱虽挣得多,但吃的苦头也不少,这才当了一年多,坟地都跑过好几趟,见过的尸骨,最起码也有十几具。

    幸好苏迷是个胆大的,否则即便能挣再多钱,也不敢继续做这行。

    眼见太阳下了山,深山密林中的光线,越来越暗,越往里面走,越觉得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苏迷从背包里拿出外套,拢拢紧衣衫,硬撑着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男人在一颗巨树前停下,抬手在树身慢慢敲了三下,隔了几秒,又快速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三长两短?

    苏迷眉梢微跳,紧紧蹙起。

    正想出声询问,巨树四周突然迸出,数道绿幽幽的光焰。

    男人朝后退了几步,幽幽光焰围着巨树绕了几圈,最后窜进树身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原本固定在地面的巨树,缓缓朝右侧移动,一个约单米宽的地道,突然出现眼前。

    苏迷心里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阿赞祭到底什么来头,住所要如此隐秘,难道是因为仇家太多?

    “进去罢,阿赞祭师傅正在里面加持。”男人用中文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双手合十,冲他颔首致谢,举步走进密道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,那男人会跟她一起下去,谁知她刚下几节台阶,巨树便移到原来的位置,将出口紧紧堵住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