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1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13(忘机家的君漓万赏加更1)
    “喂,请问是哪位?”

    电话只响了一声,无线电波中,立马传出女人客气礼貌的询问声。

    苏迷看向雷艺玲,指尖轻触,按下扬声器,温声道:“你好,我是雷小-姐的朋友……嘟、嘟、嘟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一半,对方已经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苏迷不由失笑,怀疑道:“她真的是你闺蜜?”

    雷艺玲哪有心思回答她,整个人被当下残酷的真相,打击到完全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她紧皱着眉眼,不停的摇头,自欺欺人道:“不可能!她不可能不接我电话!我不信!这一定不是真的!我要再打一遍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用自己的手机,再次拨打闺蜜芈馨的电话。

    结果打了不下十五次,对方始终没有接听。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为什么?为什么?!”

    雷艺玲整个人都不好了,神思恍惚,像霜打的茄子,倚在墙壁,渐渐滑落瘫在地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,在雷艺玲的叙述中,苏迷了解到她跟芈馨的过往。

    两人认识八年,曾经一起哭,一起笑,一起同甘共苦,雷艺玲对芈馨极好,一直把她当做亲生妹妹看待。

    现如今,这友谊的小船,怎么说翻就翻了呢?

    雷艺玲完全无法理解,整个人异常苦恼与费解,但更多是难过与受伤。

    她迫切的想要知道,芈馨算计她的原因,却又苦苦想不通,神色顿时变得很急躁。

    苏迷脑筋一转,当即道:“我有办法让她过来,但需要一些钱,还需要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钱我再加十万,男人我屋子里就有三个,只要你能让解决这件事,要多少钱多少男人,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雷艺玲想都没想,直接一口答应,无疑代表着,她很在意她跟芈馨的友谊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工作,又不是富家女,朋友圈全是世界各地旅游的照片,她到底哪里来这么多钱?

    苏迷不动声色打量她。

    姣好的身段,漂亮的脸蛋……

    苏迷突然想到一种可能——短期出行女伴!

    那是一种被男人花钱买下来,陪他旅游,陪他聊天,陪他“睡觉”,一旦旅游假期结束,可以获得高额酬金的工作。

    雷艺玲花钱大手大脚,又极其重男-色,男朋友换的无比勤快,一切的一切,无疑都在说明,苏迷的猜测,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猜出,但她仍旧不动声色,帮她出谋划策,将芈馨“钓”来东京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雷艺玲之前给芈馨,看过其中一个岛国男人的照片,于是“钓鱼者”,换成了赵吉磊。

    他先是加了芈馨的微信,在她那里请了块最贵的佛牌。

    然后提出要求,必须她本人送来东京。

    刚将这条信息发出去,芈馨第一时间,发出视频通话邀请。

    苏迷心知那女人谨慎,立即让雷艺玲等人离开,同时交代赵吉磊几句话,躲到一边。

    视频通话接通后,芈馨笑道:“没想到你还挺帅的,为什么要让我亲自送佛牌?”

    “我从朋友那里,看到你的照片,很喜欢你,想见见你本人,如果你愿意,我现在就帮你订机票。”

    赵吉磊长相帅气,搭配一身潮流打扮,芈馨不由有些心动,但她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不敢去,可不可以多带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只要能见你一面,你带多少人都可以。”赵吉磊笑了笑,帅气的面容,让芈馨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试探问道:“我们见过面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如果真的见过,你现在一定是我女朋友。”赵吉磊说起情话来,倒是从善如流。

    芈馨被他逗得笑眯了眼,当场答应一个礼拜后来东京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之前请了一块红眼拍婴,不小心被朋友摔了一下,玉石眼睛掉了,这个需要带去t国,找师傅重新修补么?”赵吉磊转移话题,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芈馨皱了皱眉,突然起疑道:“你认识雷艺玲么?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刚想提醒赵吉磊,但见他神色倏变,满脸心虚与慌乱。

    芈馨见此,立即拔高了声音:“你是不是跟那贱-女人串通,哄我去东京?md!当我是傻的!艹!”

    听着女人的咒骂声,苏迷心想此计已行不通。

    正想走出去,好好跟她谈谈,阿赞祭从房间里走出,口中念着古朴繁复咒语,来到赵吉磊身边,陡然提高念咒的声量。

    而视频中的芈馨,渐渐停止咒骂,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阿赞祭将手机接过,继续念诵咒语。

    须臾,他看着芈馨的双眼,一字一句发出命令:“一周后,将依霸女神的眼睛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芈馨机械化的声音,从话筒里传出。

    苏迷心中一喜,转头看向雷艺玲,但见她与赵吉磊等人,都像被催眠似得,眼神空洞木讷,没有丝毫神采。

    为什么她没受到咒语的影响?

    苏迷思至此,见阿赞祭放下手机,口中的念咒声,却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心下稍有不安,她连忙站在原地不动,双眼出神望着某处,装作被咒语操控的模样。

    下刻,阿赞祭果然转过身,朝她直径走来。

    男人站在苏迷面前,抬起一只手,紧扣住她的下巴,幽幽出声:“那晚在地坛中,你身上的法灵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苏迷的视线,一直维持放空的状态。

    听到男人的问话,唇角轻启,徐徐出声:“我不知道,当时只觉得身体一冷,后来发生的事,我完全没有印象。”

    阿赞祭眸光微沉,静静望着她,似在探寻她言辞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苏迷始终演技在线,维持着“人偶”般的情绪与状态,目光空洞,均匀呼吸着,任他扣着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阿赞祭一直盯着她,足足盯了十几分钟,全程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苏迷虽然能屏住状态不变,但眼珠子总是不转动,时间久了,实在难受的厉害,甚至有想流眼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可阿赞祭似乎比她想象的,还要有耐心,一瞬不瞬盯着她,哪怕是一秒钟,都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又过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就在苏迷觉得,自己快要忍不住流泪,始终保持沉默的男人,唇角微启,发出下一步指令:“吻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