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4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26
    阿赞祭的大名,她不是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甚至从雷艺玲那里得知,阿赞祭这男人,法力高深,很多佛牌商,都会去他那里请佛牌。

    可去过的佛牌商,都表示此生不会再去第二次。

    阿赞祭难相处的传闻,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芈馨望着亲密互动的男女,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。

    她眨眨眼,再度望去,但见苏迷拿起筷子,夹了些凉菜,放在阿赞祭面前的菜碟。

    后者则极其配合,将她夹的凉菜,全部吃下。

    芈馨看傻了眼,以往的认知,全部被推翻。

    她心里明白,让他们给雷艺玲下死降,应该是不可能了,但她跟雷艺玲之间的事,还是有必要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,苏迷并不是只认钱的人,如果告诉她事实,相信她不会再帮雷艺玲。

    芈馨来到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话想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下死降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未曾抬眼,冷淡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愿意,但我想跟你说说,关于雷艺玲的事。”

    得知两人不寻常的关系,芈馨说话的口吻,明显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苏迷闻言挑眉,抬头望向她:“我对你们的私人恩怨,并没有兴趣,至于你的担心,大可没有必要,我不会再帮雷艺玲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但芈馨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她想将雷艺玲肮脏的过去,全部告诉他们,彻底断掉丝毫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雷艺玲就是个女表子,她经常跟金主出去旅游,各行各业的男人,只要有钱,即使对方是一头肥-猪,她也愿意跟他睡。

    可是事后,她会向我和男友抱怨,说她的那些“临时男友”,对她很不好,各种找安慰,背着我跟我三个男友,找安慰找到床-上去。

    最后勾-搭上,跟我谈婚论嫁的未婚夫,被我母亲撞个正着,双方发生争吵时,把我母亲气的心脏病发,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你说,像雷艺玲这种人,还有什么活下去的必要,早就该死了!”

    芈馨越说越气愤,甚至怕苏迷不信,打开手机里的视频,将监控录像放给她看。

    苏迷下意识扫了一眼,隐约看见光着身体的男人,眼睛就被身侧的阿赞祭捂住:“不许看。”

    她愣了愣,低笑:“好,不看。”

    芈馨强行被两人喂了一把狗粮,又接收到阿赞祭冰冷警示的眸光,心中微吓,连忙将手机收回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不会帮我,但我也不希望,你们帮她害人。”

    苏迷拉下眼睛上的手,笑看男人一眼,随后才道:“她现在有别的阿赞法师,在暗地里帮忙,不会找我们,至于你,还是尽快离开东京比较后,省得无故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芈馨心下一惊,万万没想到,雷艺玲找了别的阿赞法师。

    心念电转间,她也觉得苏迷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雷艺玲现在已经疯了,她继续留在这里,早晚被她整死。

    芈馨左思右虑,最后拿出一沓钱:“我会尽快离开东京,这些钱算是我拜托你们的承诺费,只要你们保证不帮她,这些钱就是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芈小-姐,你大可不用这样。”苏迷含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这些年做微商,也挣了一些钱,花钱买个心安。”芈馨笑了笑,冲两人点点头,随即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扬眉,将rmb收进包包里,喜滋滋看向阿赞祭:“等我挣够了钱,你就不要制作佛牌了,我养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眉梢微挑:“所以,你在向我求婚?”

    苏迷失笑:“如果是的话,你愿意么?”

    男人没说话,半蹙眉头,似在考虑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立马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她一个女人,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他身为男人,还在考虑。

    真是欠调-教!

    苏迷冷哼一声,等菜全部上齐,自己吃自己的,不再理会他。

    可阿赞祭这男人,就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!

    你不招他,他非要招你。

    夹起桌上的菜,直接喂给苏迷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自己有手。”

    苏迷板着脸拒绝。

    但男人却一动不动,保持当下的动作。

    苏迷忍不住懊恼,总觉得被这男人吃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可每次想要无视他,心里又不舍得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小心眼,但刚才的事,只要是个有眼色的男人,都会答应,可他竟然不回应,实在是不可饶恕!

    苏迷努力屏住,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结果下一刻,就被男人扣住下巴,将她的脸掰向他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女人眼中的倔强,被男人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阿赞祭眸色微深,倏尔叼住菜食,倾身掠夺她的唇,以口相喂。

    “流氓,唔!”

    苏迷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男人占尽了便宜。

    一吻作罢,她红着脸,愤愤瞪着他。

    突感唇角微湿,刚想抬手去擦,意犹未尽的男人,再度凑近,重重吮了一口,将暧-昧的水渍,尽数吮去。

    苏迷因此涨红了脸,怒嗔着他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阿赞祭被她这么一蹬,身为男人最为原始的慾-望之焰,蹭地一声冒出来,眸色更是深沉。

    刚想再度品尝,苏迷的手机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男人眼底闪过懊恼,但见女人仍然满脸怒色,眨眨眼,看向她的手机:“要我帮你接?”

    “不用!我自己有手!”

    苏迷哼声道,起身离开座位,重新做回对面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是上次那位请皇帕雅固鲁的刘女士。

    苏迷将电话接通:“刘女士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佛牌我已经收到了,不知要怎么供奉,平时需要注意什么?”刘女士谨慎问道。

    “包裹里有个小锦囊,你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刘女士翻了翻,果然找到一个锦囊,里面有张明黄小纸条,上面写的供奉方法与禁忌。

    这时,又听到苏迷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按照上面的方法供奉便可,但同时自身也要做出改变。

    比如你想增加领导权威感,那就做出身为领导人员的样子,如果不想被人忽视你的好,那就在别人主动寻求帮助时,再适当帮一把,不要主动去帮忙。

    总之,你希望达到怎样的效果,就要做出怎样的改变,皇帕雅固鲁会赋予你足够的信心与勇敢,加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