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1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33
    “如果事后出了事,谁能负责?上次燕通牌出的问题,供你货的佛牌掮客,负责了么?”

    苏迷的质问,换来戴旭贤的沉默。

    她说得对。

    在他认识里的佛牌商里,但凡问他们拿货,二话不说直接给,从来不问客人的需求与情况。

    只有苏迷一个人,问东问西的。

    原先总觉得她很烦,跟个事妈一样,现在仔细想想,她能帮他解决后续的事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戴旭贤沉默了片刻,将手机扬声器打开,递给旁边的女游客。

    “她是佛牌商,有些情况要了解一下,才能进一步确认,你是否适合请马食能佛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女游客接过手机。

    苏迷的声音,从无线电波中传出:“冒昧问一句,请问你的丈夫,为什么会找小三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女游客刚想说说自己的情况,苏迷这一句话问出来,女游客的脸色,顿时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说为什么呢,当然是他变心了呗,以前他很爱我,现在我说一句话,他理都不想理,后来公司来了个女大学生,长得有几分姿色,他就跟她好上了!”

    女游客的口吻很冲,说起这事时,火气更是蹭蹭上涨。

    即使隔着电话,苏迷都能想象得出,她面目狰狞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迷想了想,再度出声问道:“你丈夫是不是一直瞒着你?那个小秘书是什么类型,温柔体贴还是小鸟依人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!”

    女游客很是诧异,声音陡然拔高。

    苏迷听到这里,大致了解其中的原委,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马食能佛牌,确实可以能锁住你丈夫的心,但你本身也要做出改变,如果你不愿意改变,而是让他完全听从你的话,马食能佛牌的法效,就会变得很锐利刁钻,很有可能影响你丈夫的性情,变得没有主观意识,时间久了,跟被操纵的人偶,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
    女游客听此,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马食能佛牌只是锁心么,为什么我不改变,我丈夫就会性情大变?”

    苏迷轻笑,如实道:“你丈夫不是不爱你,而是受不了现在的你,如今又出现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姑娘,他自然想要尝尝鲜。

    但他之所以瞒着你,说明只是想玩玩,没有跟你离婚的念头,可时间久了,小秘书一旦怀上孩子,你丈夫就会动摇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敢?我弄死那个小女表砸!”

    女游客愤怒出声,恨不得把手机都能摔了!

    苏迷轻叹一声,沉声定音:“如果你不想看到那种局面发生,就按照我说的去做,利用马食能佛牌的法效,自身做出改变,重新挽回你丈夫的心。”

    女游客虽然火气未消,但苏迷的话,她还是能听得进去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应声道:“好,我答应你,会适当改变自己。”

    苏迷满意勾唇,跟戴旭贤约了下午两点碰见,准备亲自将马食能佛牌交给他。

    这边刚挂断电话,手机还没放下,铃声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迷低头看见来电显示,唇角微勾,连忙将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刚才在跟谁通话?”

    电话接通后,第一时间传来男人冷淡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国内的警察,和那个黑心导游,还有你啊,阿赞祭师傅。”苏迷勾唇笑着说道,眉眼间皆是喜色。

    阿赞祭听她这么说,声色才渐渐升温:“我这两天制作完成一批正牌,法效很好,你可以放在网店销售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的意思是……让我亲自去找你拿货?”

    苏迷傲慢出声,眉梢微挑。

    阿赞祭闻言,瞬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两天前。

    他们从曼谷回到清迈。

    苏迷原本想着,两人既然决定在一起,那以后就不需分彼此,于是建议阿赞祭,跟她住一块,以后拿佛牌,出去办事更方便些。

    结果却遭到阿赞祭无情的拒绝,随后单独一人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心里有火气,整整两天没跟他联系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男人今天竟然打电话过来,还主动提供给她,新鲜热乎刚出炉的正牌。

    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

    电话的另一端,一直没声音,苏迷哼了一声:“你再不说话,我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阿赞祭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打电话给我,不知道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迷快要被闷葫芦·阿赞祭气死。

    但男人接下来的一句,更让她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了,关于正牌的事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瞬凝噎,当即道:“好,既然说完了,那就挂了!”

    “别挂。”男人再度出声,比之先前,多了几分急躁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道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阿赞祭应了一声,沉默片刻,道:“我想你,很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。”苏迷启了启唇,呼吸微窒,却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这男人真是可恶!

    平时不说话,一说话就撩-她!

    “你呢?想我么?”

    苏迷眨了眨眼,又听见男人略显期待的追问。

    她心里慌慌的,但转念又一想,怕什么,亲都亲了,抱都抱了,说一句“想你”又不会死。

    “想。”

    苏迷道。

    “有多想?”

    男人追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抿抿唇:“才两天不见,能有多想,就一般想呗。”

    话落,阿赞祭沉声道:“可我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想我还拒绝我,我不信。”苏迷哼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拒绝你的原因么?”

    阿赞祭音色稍哑,似乎在压抑着某种情绪,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苏迷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知道,她就不会生闷气了。

    “男人一旦喜欢一个女人,会忍不住产生某种情绪,在你面前,我的自控力,基本为零,面对随时随地想要你的男人,你会愿意跟他住在一起么?”

    阿赞祭道出心中所想,声色极其低沉微哑。

    他也想跟她住在一起,但看得见却吃不到,备受折磨的是他。

    如果失去自控力,冲动之下伤害了她,后悔终身的还是他。

    他对她的情感,从完全陌生,到充满疑惑与兴味,再是欣赏与好感。

    而如今,比之先前似乎多了几分克制与隐忍,比喜欢多一点。

    阿赞祭想,这或许就是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