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0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42
    苏迷曾嘱咐过林安杰,一旦戴旭贤找阿赞法师驱邪,优先将女降头师安排给他。

    但数月过去,戴旭贤并未跟任何女降头师,联系太过密切。

    苏迷对此并不着急,只是交代林安杰,给戴旭贤提供的阴料,对人体影响不能太大。

    两人交情匪浅,他没多问,只管照做。

    林安杰跟戴旭贤,又合作了几次,两人虽挣了点小钱,但戴旭贤并不满足,主动表示要狠一点的阴料。

    在他认为,不管用任何阴料,最终总能得到解决。

    那些游客只是受点苦头,还能体验一把与阴灵零距离接触,之后过过场就能痊愈,而他们却能挣上好几万块。

    这两全其美的事,多好啊!

    戴旭贤以为林安杰会答应,结果却遭到拒绝。

    他十分愤怒,当场跟林安杰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,戴旭贤甩门而去!

    但两人的对话,却被房间里的监控,尽数录了像。

    这是苏迷早有的打算。

    先前她考虑欠缺,反应过来之时,两人已经开始合作。

    苏迷担心那些事主,追究到林安杰身上,于是嘱咐他,只提供戴旭贤影响小的阴料,又利用戴旭贤的贪心,让林安杰留下证据,同时“洗白”他的立场。

    随后,苏迷继续花钱雇佣眼线,盯着戴旭贤的动向,将他跟其他佛牌商,合作骗钱的证据,全部拍下来。

    却不想,几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戴旭贤依然没跟哪个女降头师,成功勾搭上。

    惩戒任务有关女降头师,如今她迟迟不出现,戴旭贤目前不能轻举妄动,苏迷只能派人继续盯着他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过来。

    虽根据以往的经验,凡是任务中要惩戒的人物,都曾做过恶。

    但她或原文女主,从未接触过那个女降头师,对其并不了解,而全泰共有十几名女降头师,原文女主只记得,那人一袭黑纱罩体,面容被黑纱遮住,连她是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问过林安杰。

    可他并不知道女降头师中,有这号人物的存在。

    苏迷不知原文女主惩戒她,是出于私人情感,还是别有内情?

    但既然尚未确定那人的恶,她并不想强行设计戴旭贤,引出女降头师,再施以惩戒。

    经过多番斟酌后,苏迷决定按剧情发展,走一步算一步。

    至于之后怎样发展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相抵针对解决便是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迷在位面中,待了将近八个月,但她在整个佛牌行业中,却名声卓著。

    不管是龙婆、阿赞还是佛牌掮客,无人不知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她面对客人与法师,依旧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不漫天要价,不抬高身价,也不掉价,即使是个卖佛牌的,但也是令人从心底尊重的佛牌掮客。

    而她跟阿赞祭的感情,经过八个月的沉淀,年底过年时,苏迷将阿赞祭带回国内老家,一同过了新年。

    虽然苏家父母,对阿赞祭的形象与身份,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但见自家女儿喜欢,最后还是默许了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年后初五。

    苏迷买了去往普吉岛的机票,带上苏家父母去海岛度假。

    先是乘坐快艇,到皇帝岛、珊瑚岛、斯米兰岛玩了一圈,随后又拉着阿赞祭,在镇上最大的购物中心江西冷,吃吃喝喝逛逛,享受几天美好休闲时光。

    可碰巧的是,她在去厕所的时候,半路竟然遇到了戴旭贤!

    他两手拎着购物袋,与他随行的中年男人,正和年轻性|感的女人,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戴旭贤估计是接了私活,做起了私人导游,而且服务的人,看上去还是个很有钱的土豪。

    海岛的天气,常年炎热。

    苏迷怕晒伤,出行必备墨镜与太阳帽,在全面武装下,戴旭贤并没有认出她。

    她正想低调离开,穿着性|感的女人,突然撒娇道:“庆哥,人家逛街逛累了,你帮人家买个冷饮呗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对女人似乎很宠|爱,伸手捏捏她的小脸蛋,拿着黑色皮包前往冷饮店。

    “讨厌,力气那么大干嘛啦!都把人家填充的苹果肌,给捏歪了,哼!”

    听到女人娇嗔一句,苏迷不由冲他们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见女人那娇气的模样,苏迷鸡皮疙瘩差点起来。

    刚要再度举步离开,令人咋舌的一幕,突然出现了——

    但见那穿着性|感的女人,在中年男人离开后,快步走近戴旭贤,双手搂住他的脖子,给他一个热情如火的she吻!

    苏迷瞬间惊呆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双眼就被大手捂住,还未来得及出声,身形已被拽到角落,同时一记热|吻,猝不及防掠夺她所有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正要抬手推搡,熟悉的味道,窜进她的口腔,苏迷抗议哼了两声,男人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偷看别人亲吻,倒是津津有味,直接演示给你看,还不乐意了?”阿赞祭微哑开口。

    苏迷刚要解释,见戴旭贤竟朝他们走过来,她连忙揽住男人的脖子,献上一记吻。

    阿赞祭勾了勾唇,愉悦享受口齿香甜。

    前来查看的戴旭贤,怔了怔,下意识皱了眉。

    刚才被那女人吻住时,余光瞥见一抹极像苏迷的人影,却不想追过来,竟看到男女拥吻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素质,公共场所也不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戴旭贤嗤咦出声,嘟嘟囔囔的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推开阿赞祭,冲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:“麻了个鸡,你素质能高到哪里去,吃软饭的小白脸!”

    她声音虽然不大,但见戴旭贤突然停住脚步,苏迷梭然一惊,拉着阿赞祭赶紧逃离。

    待戴旭贤回过头,角落里已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虽是一场让人忍不住翻白眼的记忆,但苏迷没想到,那次的偶遇,却帮了她极大的忙。

    甚至足以令戴旭贤彻底的身败名裂,并成为中泰两国黑势力,不断追杀的过街老鼠!

    事情的起因,在苏迷度假结束后。

    某一天。

    她突然接到阿赞祭的电话,说是戴旭贤领着中年男人找到他,让他化解纠缠男人的厉鬼。

    苏迷一听是中年男人,立马想到上次,在普吉岛见到的男人。

    简单描述了中年男人的外貌,结果跟戴旭贤带来的男人,竟是同一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