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5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47
    “你不信我?”

    阿赞祭蹙眉望着她,幽深眸底,隐着半分懊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

    苏迷不明所以,疑问皱眉,丰润唇角微嘟,不禁有些气恼。

    她只是问他的意见,怎么就变成不信任他了?

    阿赞祭将女人所有神色,尽收眼底,轻慢叹了声:“你怕我维护阿赞琅,不是么?”

    苏迷闻声,顿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蓦地眯起眼眸,不悦蹬向他:“所以你觉得,我现在主动向你献身,只是为了睡服你?”

    阿赞祭缄默。

    但在苏迷看来,这无疑就是默认!

    “混蛋!混蛋!”

    苏迷气的半死,放开他的脖子,就要从阿赞祭腿上跳离。

    男人哪能放她离开,双手猛地收紧,死死勒住她的腰身,宁死不放手!

    “迷迷,我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我不想听!大爷的,你竟然那样想我!我会是那种不纯粹的女人么?虽然我心机重又有手段,可我算计过你么?混蛋!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苏迷怎么也没想到,阿赞祭会那样想她。

    虽然她是担心他会维护阿赞琅,但只是担心而已,如果到了紧要关头,她相信他还是会站在她这边。

    可是,可是,他竟然——

    苏迷气的火冒三丈,气他误会她,气他不信她!

    可气愤过后,转念再想想之前她的话,又好像没那么气了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还在讲有关阿赞琅的事,她还问他是否会维护阿赞琅,后来因为他的话,她心疼感动,提出那种问题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她,或许她也会误会其中的本意。

    想通以后,苏迷心中气焰渐消,双手再度揽住他的脖子,柔声细语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那么说,是因为你对我一直以来的隐忍克制而感动,觉得心疼才提出要更进一步,但我不得不承认,因为你们同出门,我担心你会在我跟阿赞琅对立时,维护她,我更担心,你跟我终有一天处于敌对的阵营,我还担心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阿赞祭望着眼前的眼角微红的女人,幽深阴诡眸底,隐现出前所未有的温柔与缱绻。

    寸寸靠近,只剩咫尺距离,紧贴着她的唇,呢喃道:“若你为帝,我便是忠心耿耿的不二谋臣,若你为奴,哪怕颠覆江山洒尽热血,我也要将这世上最好的东西,全部奉给你,不论何时,你永远不会与你为敌。”

    “祭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眼圈更红,感动之余又觉得疑惑:“你不是t国人么,怎么这会这么文绉绉的话?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是z国人,如果能选择,我能希望自己是中华儿女,这样也就离你更近。”阿赞祭轻声道。

    苏迷一时有些难接受,怔然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结果刚启唇,熟悉气息传来那瞬,唇儿就被男人吮了一口:“刚才的话,还算数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苏迷疑惑眨眼。

    其实心里虚的厉害,或者说是怂!

    没错,她怂了。

    刚才被他一番感动,才会问出那种问题,现在清醒了,她突然觉得,现在似乎不太适合。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,苏迷准备装傻充愣到底,坚决不承认!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下瞬,一道冷沉短促低笑,从阿赞祭喉中溢出。

    苏迷咽了咽口水,心虚移开眼。

    结果下刻,就被男人用手掰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之时,阿赞祭勾了勾嘴角,倾身叼住女人的唇,双手从衣角探入,隔着单薄的贴身衣物,覆住笼罩心口那抹雪|软。

    “忘了也没关系,我会让你想起来,更会用实际行动,告诉你我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开玩笑的,你……唔!轻点,疼!”

    心口隐隐传来的疼意,让苏迷忍不住轻呼了声。

    男人连忙收回劲道,温柔的动作着。

    可不管如何,他既然出了手,就绝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如果她所有的担心,只是因为他跟阿赞琅同出一门,那他不介意,将他们的关系坐实,彻底拥有她,成为她名正言顺的男人,丈夫,共度余生的伴侣。

    阿赞祭眉眼幽深,一瞬不瞬望着她,占有的慾|望更甚。

    快速去除障碍物,唇齿下移,埋进她的心口……

    长久蒸腾的冲动,被格外敏|感的苏迷,刺激的尽数释放。

    阿赞祭既然极力忍耐克制,结果还是让苏迷狠狠的“疼”了一回!

    良久,良久之后。

    浑身无力的苏迷,被阿赞祭抱回了屋。

    两人维持着拥有的姿态,对苏迷而言,那简直是无法言喻的感受。

    可偏生男人霸道的紧,一分一秒都不愿与她分开。

    甚至冲完了澡,回到床上的时候,阿赞祭依然保持着拥有的姿态,拥她入睡。

    苏迷原先还抗议了几下,结果感受男人不可忽视的存在,吓得赶紧闭上眼睛,假装熟睡。

    或许是真的累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苏迷的呼吸,均匀平稳传来。

    阿赞祭缓缓睁开眼,视线落在古铜与极度刺眼的白,亲密无间的拥抱着,眸底好不容易熄灭的火焰,再度蒸腾而起。

    可他想到苏迷是初次,又不舍得再折腾她。

    精致眉头倏地紧皱,阿赞祭口念静心咒,强行压制心底那份冲动,与女人渐入睡眠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一场“极限运动”,几乎耗尽苏迷的所有力气。

    沉沉入睡后,到了第二天早上,外面传来极响敲门声,才将她吵醒。

    苏迷刚想起身,突然感受到诡异的状态,双眼猛地发直!

    紧接着,脑子里迅速浮现出——

    两人在秋千摇椅上,那极度羞|耻的一幕幕!

    那难以描述的极致感官,痛并快乐的体验,苏迷整个人像被点中了穴道,定定望着虚空一点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“睡了一觉,有没有好一点,那里还疼么?”

    身后突然传来的关切声,传入苏迷耳中。

    机械化回头而望,正与男人含笑含情眉眼相撞!

    苏迷身心微动,整个人跟着一绷,结果又一道极尽沙哑的魅|惑男音,抵在耳边响起:“哦~。”

    哦买嘎!

    突然听到这种声音,苏迷像似被电击了一下,跟着猛地一颤,结果男人又传来一道闷哼:“嗯!乖迷迷,不要再疼一回,就乖乖放轻松,嗯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