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6章 正邪佛牌之掮客48
    苏迷连忙调整呼吸,不敢再有丝毫动作!

    阿赞祭见她这样,唇角笑意愈深,伸手搂住她,又亲了一口:“就这么怕我?”

    “不怕!”苏迷猛地摇头,但僵硬的身体,紧绷的神经,怎么看都不像不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阿赞祭勾起唇角,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也不戳穿她,只是低声笑道:“不怕就好,那我们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我虽然不怕,但我疼!你个禽|兽!”

    苏迷怒吼出声,猛地伸手,想要将他推开,结果却因为无力,狼狈趴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说不要,还投怀送抱,既然迷迷这么热情,我就不客气,开动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阿赞祭倾身叼住她的唇,极轻极缓动作着。

    “祭,阿赞祭,你别,别这样……嗯……外面有人,有人在敲门!”

    苏迷艰难出声,手足无措推搡着他。

    阿赞祭只是跟她开个玩笑,可见她这幅模样,眸底火焰又热了几分。

    苏迷只顾着脱离当下状态,未曾察觉自己一直在变相点火,直到男人再也忍不了,猛地将她翻过身去,趴在枕头之时,已然被男人突然的动作,羞到不行!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随着一道闷哼响起,男人趴在她的背上,紧紧抱着她,贴在耳边,重重的喘|息:“真想,死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颤,双眼迷蒙,还未答话,就被男人扣住下巴,汲取唇齿中的香甜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大门外。

    赵吉磊甩了甩拍疼的手掌,皱眉骂道:“md!人呢,怎么还没人开门?!”

    “继续敲,敲到她开门为止!”身穿吊带连衣裙的雷艺玲,双手掐着腰,神色烦躁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大门在里面反锁,苏迷理应在里面才对,这都拍了大半小时的门了,连她的人影都没见着,她在里面,到底在干嘛呢?

    雷艺玲皱着眉,拿出包包里的小瓶子,微微眯起淤青残留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门突然被人打开,赵吉磊皱眉望着精神气爽的男人,眉眼讥诮道:“我当你们在里面做什么,原来是干那种事。”

    雷艺玲连忙将小瓶子收回包里,笑吟吟来到阿赞祭身边,暧|昧道:“苏迷应该是第一次,技术一定差得很,如果阿赞祭师傅愿意,我可以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我男人能看的上|你。”

    冷嘲女声由远而近传来,雷艺玲扬眉望去,但见身穿白色长裙的苏迷,朝他们慵娆走来。

    那眉眼间的妩美,极浓,如含苞待放的花儿,初逢雨|露,以最美的姿态绽放。

    耀眼,绚丽,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饶是在场的赵吉磊、藤田俊等人,都被突然出现的苏迷,轻易勾去了魂儿。

    雷艺玲呼吸微窒,觉得心跳加快了几拍。

    她不适闭了闭眼,再睁开,最后从包里拿出防中暑的清凉油,使劲闻了几下,才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可当她再度朝苏迷望去,又出现刚才不可控的情况。

    雷艺玲不禁莫名,仅存的神智告诉她,一定是苏迷在身体上施了手脚,否则她一个女人,只是看她一眼,就忍不住心动呢?

    不行!她必须离开这里!

    “雷小|姐。”

    正当雷艺玲想要告辞,苏迷突然出声叫住她,轻慢嗤笑道:“帮你给我男人下情降的降头师,名叫阿赞琅,是祭的同门师妹,但她应该没告诉你,她法力没祭高,无法给他下情降。”

    雷艺玲心下倏惊,定定看着苏迷,满眼不敢置信!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阿赞琅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多了,但我想告诉你的是,其实你被骗了,阿赞琅只是利用你,转移我的注意力,想要保全另一个男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雷艺玲皱眉,内心挣扎着,显然还有几分怀疑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的话,却令她不得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阿赞琅曾经拒绝过你,近期却主动联系你,让你来清迈找我,我说的对么?”

    雷艺玲更加不敢置信,怔怔看着她,像似在看一个……会读心术的怪物!

    “别那么惊讶,有些事情,仔细想想,就能想出蹊跷,像昨天一样,你见到祭就拍照,明显是采集下情降的材料,而且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所做的一切,都应该是阿赞琅还有一个男人,给你出谋划策罢?”

    苏迷话落,雷艺玲大张着嘴,差不多已经能塞进一个拳头了。

    不止雷艺玲,即便是阿赞祭,都没想到,苏迷会知道那么多。

    就像昨天,她突然质问自己,他同样也没想到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,有些事,只要用做的,她自然会懂。

    但经过昨天的谈话,他清楚的知道,她会担心,也会害怕,更会因为茫然不知而忧愁。

    他很庆幸,她直接开口问他,而不是一味憋在心里。

    否则真因为那些事,产生了误会,最后悔的还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思至此。

    阿赞祭转头望向苏迷的目光,越发深情而缱绻。

    得之他幸,失之他命。

    此生能遇到她,是他最大的荣幸。

    男人的眸光,极其的热烈,苏迷抬眼瞪了他一眼,没有理会,显然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。

    真是禽|兽!

    先是在秋千上,后是在床上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兑换了体力药剂,现在估计要爬着出来。

    苏迷哼了声,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转头望向雷艺玲,继而又道:“那男人叫戴旭贤,是个黑心导游,故意卖游客阴料,让游客倒霉,又带他们去请牌,前不久又跟地产大亨的情|人搞上,差点谋财害命,现在被地产大亨蒙庆追杀,如果不想找麻烦,最好早点离开清迈。”

    雷艺玲皱着眉,暗暗思考她的话,这才发现阿赞琅与戴旭贤两人,确实居心不良。

    正如苏迷所说。

    先前她找过阿赞琅,她拒绝了她。

    后来她找过很多降头师,结果他们一听阿赞祭的名字,全部拒绝跟她合作。

    渐渐的,她打消了这个念头,心想有三个男人,也差不多够了。

    可前不久,阿赞琅突然联系她,说是学习了新的情降术,有把握让阿赞祭中降,她才动了心,千里迢迢赶到清迈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ps: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。

    这也是我想对你们说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