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7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7
    莫离领着人,快步走进船舱。

    见苏迷伸手袭击鲛人,忙声阻拦道:“你不能杀她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话说一半,却见莫离毫无相信之意,紧紧蹙着眉,瞪了鲛人一眼,愤然收回手。

    莫离见状,冷脸出声警示:“我知道你跟鲛人族有仇,但当初已经说好,一旦擒获鲛人,交由我黑市处置,你没有任何权利,决定她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苏迷缄默,微微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莫离复又道:“不过你放心,眼下苍穹大陆的人,全都争先恐后剜其肉,取其血,拆其鳍,熬制长生汤,她啊,必定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苏迷抬眼望向毫无惧意的鲛人,眯着眼冷声道:“莫管事大可放心,冤有头债有主,这鲛人并不是杀我妹妹的凶手,我便不会对她不利,方才只是想要追问,关于鲛人族的下落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哦?可有问出什么来?”莫离扬眉道。

    苏迷摇头,冷冷勾起唇角:“这不是正问着,您突然来了么?”

    其言下之意,若不是他突然出现,没准早便问出线索了。

    “呵,只要你不动她分毫,随你怎么问。”

    莫离冷呵一声,领着人走出了船舱。

    紧随着“砰”一声,船舱的门重重关上,苏迷冷眼望向木榻上的鲛人,沉声问道:“想活命么?”

    “你跟鲛人族有仇,即便告诉你鲛人一族的下落,你依旧不会留我性命。”

    鲛人绝美眉眼间,渐染讥诮笑意,幽邃艳色眼瞳,如火般血色长发映衬下,美到几乎令人屏息。

    苏迷被她笑迷了眼,神思微恍,心跳都忍不住乱了节奏。

    她慌忙移开视线,却又觉得心生气恼。

    一个长得好看的女鲛人而已,有什么了不起?!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再笑撕烂你的嘴!”

    苏迷懊恼出声,结果骂完了以后,却觉得自己为了个同类,产生这些影响,实在不应该。

    眉头轻蹙,抿唇出声道:“知道人类为何抓鲛人么?”

    “为了长生。”

    苏迷冷冷眯起眼,沉声嗤道:“不错,不知何人传言,将鲛人的血肉与鱼鳍,混在一起熬制成汤,饮下便能长生。”

    “鲛人一族同样会生老病死,平时只食小鱼小虾,怎能助他们长生?真是荒谬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这确实是谣传,有人故意在背后推波助澜,想让整个苍穹大陆,都与鲛人族为敌。”

    苏迷话落,那鲛人突然笑了起来:“你告诉我这些,又是何目的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愿意与我联手,查清事实真相,我便还你鲛人族一个清白!”

    苏迷定定望着她,沉声宣示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那鲛人闻声蹙眉,艳色眼瞳迸出诡谲幽光,一瞬不瞬望着她,似想看穿她心底真正的想法。

    苏迷勾了勾唇,正想出声说服她,抬眼对上那双幽幽火红眼瞳,神色却霎时恍惚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股遒劲蓬勃力量,强行牵制她的思绪与心智,只见那鲛人唇角动了动,她便被牵制着开了口:“我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刚吐两字,神思猛地清醒。

    她没再继续说下去,下刻却听那鲛人继续追问:“你是谁,快点告诉我!”

    竟然对她使用摄魂术!

    苏迷眯起眼,故作方才被牵制的模样,来到她面前,倾身凑近的同时,缓缓举起手来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你八辈祖宗!”

    苏迷一拳砸那张绝美的脸,狠狠将她暴揍了一顿!

    “唔!你,你竟然,竟然没中摄魂术?”鲛人捂着脸,不敢置信望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冷哼,勾唇嗤了一声:“你眼下的功力,对付几个普通人类还差不多,对付我,还差的远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有本事让我再试一次!”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直接拒绝:“你使摄魂术,需要动用法力,我相以抵挡,同样需要消耗精神力,费得这番功夫,还不如放在正事上,尽快想办法,查清背后的黑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是为了帮鲛人族?那好,只要你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,我便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正当理由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沉吟一瞬,忽而倾身抬手。

    那鲛人以为她又要打她,连忙朝后撤了撤,做出防御动作。

    却不想,那纤细的手,稍稍比划几下,便成功化解她的抵挡,精准捏住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紧接着,同样出色的容颜,倏地凑上来,低声呢喃道:“美人一笑倾城,二笑倾国,三笑倾我心,为再博红颜一笑,我愿护你一族盛世无忧。”

    渐染柔情馥郁轻音,似点滴春雨洒在心涧,滋润着荒芜之峦,肉眼可见新生萌芽,处处盎然。

    “美人,可否告知,你的芳名?”

    苏迷轻哝出声,细细问道。

    然而近在咫尺的美人,只是怔怔望着她,却丝毫没有出声的意思。

    苏迷轻笑,扬眉朝她一呼,清新凛冽的气息,顿时充斥整个鼻间。

    那鲛人恍然清醒,猛地推开她,紧紧捂着心口,急促喘着气,神色略显慌乱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得意扬眉后退了一步,抱着膀子晲着她。

    心想这再美的女子,亦不过如此,只是撩一下,便这般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真是不禁撩!

    “你方才对我做了什么?可是使了妖法,为何我的心,扑通扑通一直跳个不停?”

    充满疑惑而不解的声音,传入耳边。

    苏迷忍不住笑道:“那是因为你爱上|我了,小傻瓜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那鲛人继而追问道:“既然如此,接下来我是不是应该迎娶你,与你体验床|笫之欢,再跟你生个大胖小子?”

    “啥?!”

    苏迷满脸问号,还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这鲛人莫不是在装傻,女子与女子又怎能生孩子?

    可见她神色认真,却又不像开玩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迷这才意识到,自己的玩笑,好像开太大,搞得这女鲛人当真了!

    她清咳一声,连忙解释道:“我喜欢你,只是纯粹的喜欢,不含一丝杂质,而且我们都是女子,即便有法子体验别番床|笫乐趣,但亦无法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苏迷耐心解释着,心想她这下应该明白了。

    却不想,那鲛人闻声皱了眉,半含恼怒瞪向她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