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9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9
    md!

    这男人又威胁她!

    不知怎地,苏迷突然有种坑别人不成,反被别人坑上贼船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那张美到不可方物的如玉容颜,墨色眸色闪了闪,原本想要说的话,瞬间被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眉梢轻蹙,苏迷倏尔闭上眼,掩去清晰而明显的懊恼。

    这张脸,太影响她思考了!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男人见她闭上眼,以为她不想看到他,狭长眼眸倏地一沉,唇齿稍启,刚要出声质问。

    苏迷注意到他的呼吸,伸出纤细玉手,猛地朝他挥过去,精准捂住他的嘴,倏然睁眼瞪向他:“闭嘴!你给我安静点!”

    男人一怔,眸底迅速染上怒色。

    但他却并未对她发怒,反而眉眼轻挑,单手扣住她的手腕,稍稍拉离,唇齿微启的那瞬,一抹温热妖|娆猩红,轻舔葱白指尖,嘴角微勾,幽幽出声道:“你此时的模样,像极了炸毛的猫儿,真是可爱得紧。”

    炸毛的……猫儿?

    苏迷眼眸微睁,对男人突然的变化,感到茫然而无措。

    这人是中邪了么,对她说出这些话?

    “放开!”

    苏迷又羞又恼,回神之际,猛地收回自己的手,快速挪到车厢最前端,僵硬着身子,背对着他坐下。

    男人得意扬眉,绯红如火的鱼身,在巨型水桶里,恣意摆了摆。

    但这一回,他却没再继续追问,而是流转着妖|娆眉眼,意味甚浓晲着她曼妙背影,不再作声。

    车厢最前端。

    苏迷垂眼望着沾染津|液的葱白食指,眉头越皱越深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她冷冷眯起眼,伸手触及布艺幔帘,将指尖的痕迹,尽数拭去,眸底迸出一抹厌弃冷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且说。

    对于擒获鲛人之事,莫离早已下令,绝不可外传!

    他们赶着马车,一路上风平浪静,当晚子时便顺利抵达黑市。

    出发前往南海之前,黑市便为鲛人,量身定做一间水牢囚室。

    苏迷深知那货不许旁人碰,二话不说,自觉将他抱进黑市,送去水牢,又秘术传音嘱咐,让他不要轻举妄动,静静等着她的消息,得到应承后,才放心离开。

    水牢的守卫,是个极其古板的男人,即使见到容貌艳绝的鲛人,神色依旧冷淡。

    他拿着铸造好的锁链,来到水池边,想将鲛人锁住。

    男人冲他摆摆手,又指了指苏迷:“看到没有,我是因为那个小姐姐,才甘心被抓,只要她在这里一日,那我便待一日,不会私自逃跑的,这锁链,还是免了。”

    守卫看了他一眼,“哦”了一声,下刻便将他的双手,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……是听不懂我的话么?”

    男人挣了挣锁链,愤愤瞪向他,心想这人真是不知好歹,而且有可能还是个聋子!

    面对他的质问,守卫依旧面色不改,径自走离,去做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空空如也的水牢里,血色如火般的鱼尾,在水中恣意摇曳。

    男人倨傲扬眉,视线落在手腕上碍眼的锁链,猛地一使劲——

    “嘶~!”

    男人皱眉痛吟,看着微微泛红的痕迹,啧啧出声:“连法力都封印了,就不怕我被这群人分吃?啧啧,女人果真都心肠歹毒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九层之巅。

    古朴雅舍内。

    莫离将此行所闻所见,尽数禀报。

    华贵面具男子闻声扬眉,抬眼望向莫离,口吻渐染兴味:“不费一兵一卒,便抓到鲛人,她甚至连面都没露……有趣,那鲛人此时在哪?”

    “水牢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主子跟莫管事去了水牢,怎么了?有何不妥么?”

    杜忡见苏迷神色微惊,不由疑惑追问。

    苏迷眉眼微眯,心想这黑市之主,可不是个简单人物,若那傻子跟他说了不该说的,那她的计划……岂不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可若她此时急忙赶去,届时被问起,更加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苏迷心念电转,面色沉静望向杜忡:“那长生汤的药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不说,我差点忘了,赶紧把药方给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冷勾,抬手指指脑袋:“药方在这里,我只能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杜忡收回手,满脸期待望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眸色微沉,启唇一字一顿道。

    “谁若想长生,便要剜去那人三两心头肉,亲自喂给鲛人,七日后,再取鲛人一两心头肉,两碗鲜血,一块鳞片,半寸鱼鳍,熬制七七四十九日,不但长生,还能只得百病。”

    杜忡闻声沉思,似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思忖片刻,须臾出声:“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此话,当然是假的。

    可苏迷每每想到,那些皇朝贵胄为了长生,逼迫原文女主,吃下新鲜的人肉,被各国皇室中人,举刀剜肉取血的场面……

    他们每人的脸上,都带着欢笑与期待。

    期待着长生不老,又享受着取其血肉时,原文女主满脸痛苦的过程。

    既然她此时有机会,重新改写历史,那她便要那些所求长生的人,先体验一下非人的痛苦,好好长长记性。

    “自然当真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,眉眼间皆是诚挚之意:“我与鲛人有仇,巴不得他们备受折磨,死得越惨越好,没有理由骗你。”

    杜忡狐疑望着她,忽而蹙眉问道:“若这方法行不通,我们不是白白害了人命?”

    苏迷沉吟片刻,突然想起一个人来,当即出声道:“只是心口取点肉,不会死人,这黑市里面,底细不干净,又穷凶极恶之人,应该不在少数,找一个身患恶疾的,一试便知。”

    杜忡对苏迷的建议,很动心。

    可他想了半天,又一时找不到实验的对象,不由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冷勾,拍着他的肩说道:“你是黑市的神医,有人病了,总归会找到你,不过这件事,你要先向你家主子,打声招呼,日后行动起来,亦比较方便。”

    杜忡颔了颔首:“你说得对,事不宜迟,我这便去找莫管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苏迷一把抓住他,劝阻道:“莫管事与你家主子,正在水牢见鲛人,你此时过去,会不会不太好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