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8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18
    “客官,您别急,先咱们喝喝酒,培养培养感情嘛。”

    两人刚站定,百般讨好的中低男音,从厢房中传出。

    苏迷心想,赵铁牛绝不吃这套,随后便听见瓷杯破碎声,以及男人粗鲁开骂声:“培养个鸡毛,老子既然来这里,便是为了上|男人,培养他娘|的屁感情!”

    厢房内。

    赵铁牛猛地将长相清秀的男子,猛地推到桌上,刚想提枪上场,为所欲为,房门突然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“谁他娘|的敲门,找死是不是?!”

    赵铁牛愤怒出声。

    可敲门声却未停,反而更加响亮。

    赵铁牛憋了好几天,火气大的很,猛地系上裤带,大步流星来到门前——

    “谁啊,找死……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但见门口站着一名容貌艳绝的公子哥,赵铁牛满眼惊|艳:“这位公子,请问你找哪位?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神色慵然,淡漠出声。

    赵铁牛仿佛被黄金万两砸中了脑袋,整个人晕乎乎的,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,等反应过来时,才咧嘴笑道:“公子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进去说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好,里面请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赵铁牛连忙为他让出一条道,将微生漾招呼进了房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一幕,更加觉得,颜值决定一切。

    可赵铁牛死死盯着微生漾的眼神,她怎么看都觉得碍眼,恨不得上去给他一拳。

    清晰意识到这一点,苏迷神色微顿,眸底隐现一抹复杂,转瞬即逝那瞬,抬手拈诀,随着虚指微晃,一道红光梭然袭中赵铁牛。

    他还未来得及出声,两眼瞪直,整个人往后一栽,“砰”一声,重重栽倒在地!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长相清秀的小|倌,满怀敌意望着两人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跟这男人有些恩怨,但他的下落,是一位娃娃脸的小公子所告知,即便出了事,亦不会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小|倌听此,这才放下心来,随即又问:“你想怎么处置他?”

    苏迷能隐约听出,他口中近乎泄愤的意味,心念电转,当即道:“不知你可想以其人之道,还制其人之身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还法?哦!你是说让我……?”

    “对,只要你想,我能让他心甘情愿,让你为所欲为,但这件事,除了清幽居几位管事以外,你不能告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那小倌皱眉想了想,即使心底有几分犹豫,但想到赵铁牛对他所做之事,最后还是点了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满意勾唇,让他将赵铁牛扶到床榻躺好,将上半身衣衫褪去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长着浓密胸|毛,包扎着纱布的心口位置,苏迷默念镇邪咒语,随即伸手在他脑门上,重重一拍——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赵铁牛痛叫一声,猛地睁开眼,正撞进两汪幽深寒潭!

    苏迷眸色诡谲,唇角微启,赵铁牛瞪圆的眼珠子,倏然一滞,整个人一动不动,像被人点中了穴道,僵硬躺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微勾,站直了身子,看向眉清目秀的小|倌:“接下来的日子,只要你不弄出人命,他随你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小|倌出言道谢,随即扬起手,狠狠打了赵铁牛一巴掌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赵铁牛早便将他暴打一顿。

    可眼下,他不但没还手,而且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小|倌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想着等会非要将先前遭受的罪,全部让赵铁牛体验一遍,于是将两人送出厢房,立即关上门,摩拳擦掌来到榻边,屈腿在他身上,狠狠踹了一脚——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打人么,现在让你尝尝被人打的滋味!”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苏迷听着里面拳打脚踢的声音,嘴角邪勾,迸出无尽冷光。

    微生漾虽知她控制了赵铁牛,但对她的打算与计划,并不完全知晓,启唇刚想去问,厢房里突然传来奇怪声音……

    “他们在里面做什么?”

    微生漾化身好奇宝宝,眨眨眼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即使知道,亦不能告诉他,而且她亦不相信,他完全不知晓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知道?”没好气的斜晲了他一眼,径自从他身边越过,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微生漾连忙追过去,两人一并来到楼下,却见原先还坐在数名文人雅客的厅堂,早已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苏迷与微生漾对视一眼,正要离开,却被涟裳在内的,四个风格迥异的美男挡在门前!

    其中,一名眉眼妖|娆的红衣男子,不满出声:“她到底有没有良心,主子失踪数年,她都不回来看看?”

    “老狐狸失踪了,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微生漾满眼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们早便将这消息传过去,难道尊主没收到?”

    锦歌眉头轻皱,言语中带着极其明显的质疑。

    先前说话的是娆画,他跟锦歌、涟裳与祭凛,乃姽婳楼的四大阁主。

    即使姽婳楼之主,是微生漾的父亲,但冷旎夭才是他们常年效忠的副主,眼下他失踪数年,却一直了无音讯,几人心急之下,说话的口吻,难免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苏迷对微生漾的性格,稍稍了解。

    正当她以为,他会对众人的指责而发怒。

    却见他思忖片刻,沉稳出声:“老狐狸的下落,我会亲自去查,至于消息为何没收到,事后,我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的回答,令苏迷稍稍心惊。

    但很快,她却觉得,他这样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面对重要之事,他冷静而沉着,面对她时,他任性而乖戾,即便粘人,却让她有着被依赖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苏迷想通后,突然觉得,接受一个男人,似乎没那么困难。

    唇角无声勾了勾,面对四与一的对峙,她稍稍举步,与微生漾齐肩并站,出声问道:“你们冷副主在何处失踪,之前可有交代过什么话,往日可与谁有恩怨?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我女人!”

    微生漾揽住苏迷的肩,狭长眼眸冷眯,不悦瞪向娆画。

    后者怔了怔,还未出声,苏迷忽而道:“我有个法子,能找到你们副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ps:之前说过,这个位面的背景,是以前喝多了写的一本书。

    没看过的,当做新位面看,看过的,回味一下,当番外看。

    如果实在想看,我有空放群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