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0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20
    “那都是女施主拈花惹草,处处留情惹上的。”

    和尚话音刚落,微生漾扬眉嗤道:“若我老子知道,你这般说娘亲,你觉得他会作何感想?”

    “小施主,你不能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能?你既然敢说,我便敢告诉我老子,除非我女人问话,你如实回答,那我便忘记你今日所言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得意打断他的话,随即冲苏迷笑了笑,像似在邀功。

    后者无奈轻笑,暗道这男人虽然偶尔令人头疼,但某些时候,还真是可爱的紧。

    可眼下还有这和尚在场,苏迷实在做不到与他当众亲昵,于是捏了捏他的掌心,看向容貌脱尘清隽的和尚:“你既然愿意告知前因后果,却不愿出手帮忙,难道佛祖不许你插手此事?”

    “小僧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和尚,你已经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凉凉戳穿。

    荼蘼一噎,面色尴尬道:“贫僧算到冷施主应有此劫,但此事早有命数,贫僧不能参与,更不能泄露天机,唯有女施主方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苏迷沉吟道:“你知道他的下落?”

    “贫僧知道,但贫僧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满脸为难,突然明白他的意思:“你不能参与,但可以在一旁协助,必要时,适当给我们一些线索?”

    “对,女施主好生聪慧。”

    荼蘼咧嘴笑道,清隽眉眼间,透出淡淡六叶莲花印记。

    苏迷眸光倏亮,看向荼蘼的眼神,多了几分兴味。

    有意思。

    这和尚的修为,竟然如此高深,连佛瞳都开了。

    苏迷唇角轻勾,一只手突然紧扣她的下巴,将她的脸,硬生生掰向自己,同时霸道出声:“不准你看他,一个老和尚,有什么好看的,要看,看我!”

    男人神色微恼,幽幽眼瞳迸着妒火与不满。

    荼蘼见到此幕,仿佛看到当初微生漾父亲的既视感,不由失笑:“你和你父亲真像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比他好多了,最起码此时的你,还好生生活着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这话丝毫不掺假。

    若换作他父亲,恐怕荼蘼早成为一具死尸。

    苏迷听他这么说,莫名期待见到他家人的场景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还有正事,她连忙拉住男人的手,同时朝荼蘼招呼道:“我要去浮屠寺做个法,既然想帮忙,那便上车罢。”

    荼蘼刚想答应,却被微生漾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为了生命安全,他还是决定拒绝:“贫僧突然想起一件要事,两位施主寺门等候片刻,贫僧办完便前去与两位汇合。”

    荼蘼连忙转身,识相离开。

    微生漾得意至极,傲娇扬起下巴,随苏迷上了马车,出发前往浮屠寺。

    结果两人刚下马车,荼蘼已然站在寺门口,笑意吟吟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果真,眼下位面里的人物,没有几个简单角色。

    苏迷暗自感叹,面上却平淡无常,跟着荼蘼走进浮屠寺,来到后山一间小院。

    “冷施主之前一直住在此处,一日出去后,便再亦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观察完四周的环境,让荼蘼找了一个盆,口中念着咒语,拿出冷旎夭的衣物与头发,写有他生辰八字的纸张,依次点燃,放进盆里。

    紧接着,念咒声陡然拔高,一道明黄符咒凭空祭出!

    苏迷用两指夹住,在盆中明火尚未烧尽前,将符咒点燃,随即扬手一抛,燃成灰烬的符咒,迎风吹向东南方向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小院后,群峰山峦的位置,苏迷眉眼微眯:“那个方位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皇宫,曜辰皇宫。”

    荼蘼幽幽出声:“冷施主被皇宫里的人抓去,目前尚且安好,但半年之后,整个曜辰会因他,遭遇一场劫难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……

    苏迷脑中不由想起,冷旎夭的相貌与事迹,突然想到一种可能——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曜辰国主,看中冷副主的容貌,将他擒去当男|宠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蹙眉出声。

    眼见苏迷不解望向自己,微生漾看了荼蘼一眼,随即道:“眼下的国主是万俟卿洛,他曾经喜欢我娘亲,后来娶了娘亲的姐姐,但他对娘亲,多少还是有几分真情,即便没有,亦不会发展人兽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人……兽?”

    苏迷满脸大写的懵比,被微生漾的话所冲击,一时难以回神。

    荼蘼见此,出声解释道:“冷施主是修行千年的狐仙,当年因为一些事,化为狐形,在浮屠寺内重新修炼,失踪之前,尚且还是狐形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此,这才明白,为何微生漾唤冷旎夭为老狐狸。

    不过,一想到他人在皇宫里,苏迷眼眸微眯,一个计划迅速在脑中形成。

    但是计划实施之前,她尚且要弄清楚一些事才行。

    苏迷看向荼蘼:“若想救他,直接将此消息,告诉清幽居四大门神便可,为何你要说,只有我能解决?”

    “女施主应该知道,那四位并非凡人,皇宫早被人施了结界,他们即便知道,亦进不去,更别提将冷施主成功救出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,心中却一阵暗喜。

    既然浮屠寺的和尚,清幽居的四大阁主,都无法救出冷旎夭,那么她完全可以,借此机会,让他们帮她做些事。

    看来这次的任务,很容易便能完成。

    苏迷面色淡淡,心中欣喜丝毫不露于色,沉静出声道:“想来你已得知我鲛人的身份,如今我鲛人族大难当头,最要紧的,便是揪出幕后黑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知道是谁。”

    苏迷本想脱出现状,告诉他自己的难处,借机得到相助的机会。

    却不想,话未说完,荼蘼反而抛出更大的誘饵。

    苏迷眼眸稍眯,对于眼下被别人带节奏的局势,隐隐有几分抵触。

    荼靡似乎明白她心中所想,勾唇承诺笑道:“只有女施主能避免那场劫难,贫僧自然会在您需要时,出面相助,但那幕后黑手的真正身份,请恕贫僧不能告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却见苏迷眸光微亮,立时扬眉,道出心中大胆的设想——

    “若我猜的没错,抓走冷副主的人,与造谣害我鲛人族的幕后黑手,应该是同一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