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6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26
    “哦不,你连三分都没有,最多只相似她一分。”

    王后望着桐梨愈发难看的脸,眼底尽是无限快意,下刻又突然话锋陡转:“不过呢,虽然你只相似这一分,却足以令王上宠幸你多年,妹妹啊,你还是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明嘲又暗讽。

    桐梨心中压制许久的妒火与醋意,彻底被王后成功挑起。

    她猛地拍桌,冷声喝斥道:“住口!不要再说了!”

    王后掌管整个后宫,即便万俟卿洛冷落她,但还是看在那层关系,给予她无上的权利。

    见桐梨出言不逊,王后赫然起身呵斥——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若不是因为你那双眼睛,你以为王上会喜欢你,你以为他会纵容你,让你一直压在本宫头上?你不过是她的替代品,可她能容颜不老,你能么?若你再老几岁,你以为王上还会喜欢你?真是愚蠢至极!”

    王后丝毫不吝啬讽刺话语,将心中多年的怨怒,尽数倾吐。

    她冷冷眯起眼,当即厉声吩咐道:“梨贵妃出言不逊,乃是大不敬,特罚禁足三日,没有本宫的允许,任何人不得进出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不但桐梨不能出去,她身边的宫人,亦不能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便避免有人向万俟卿洛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王后眉目倏冷,望向那双璀璨桃花眸,眼底厌恶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桐梨清晰捕捉,王后丝毫不掩饰的情绪,心中怒火更甚:“你该恨的,应是那女人,而不是我,我当她的替身,当了整整十几年,跟你比起来,更加可怜不是么,为什么要针对我?”

    王后听此,非但没顺着她的思维,去看待此事,反而冷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跟那个女人,最大的区别么?”

    桐梨皱着眉,表示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但她心里显然非常明白,最大的区别在于——爱与不爱!

    这个答案对她而言,无疑是耻辱!

    王后似乎能看透她心中所想,唇角轻勾,嗤声道:“你们最大的区别在于——她是王上永远得不到的女人,而你,霸占王上这么多年,他的宠爱,他的关切,你这个假替身,却能轻易得到,这便是为何本宫厌恶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桐梨听到这番话,并未觉得丝毫开心。

    轻易得到又如何,对万俟卿洛而言,那些好,那些宠爱,都是对那个女人,而非她桐梨!

    她为了他,做了那么多事,他的心里,却一直住着别的女人。

    当真是可笑至极!

    桐梨痛苦闭上眼,不再作声。

    王后讥诮冷笑,趾高气昂离开了寝宫。

    紧随着“砰”一声,两扇沉重宫门,猛地关上,彻底隔绝外界之际,一颗颗豆大的泪珠,争先恐后从桐梨眼角流出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清幽居。

    “桐梨被王后禁足了?”

    “派去的眼线,亲眼所闻两人谈话,桐梨顶撞了罂嫣,被罚禁足三日。”锦歌颔首道。

    “罂嫣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念着这个名字,转头望向微生漾:“她是你姨母?”

    “不算是,我娘亲曾用过她妹妹的身体,之后已经拿回自己的身体。”微生漾言简意赅解释道。

    虽然说的不多,但苏迷还是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不由联想起“抱大腿”等名词,她更加确定,他的娘亲,一定是后世穿越而来的时空穿越者!

    但眼下,她只是鲛人身份,即便知道,亦要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复又道:“今晚跟我去一趟皇宫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顿时来了兴趣,殷勤将脸颊奉上:“只要你亲我一下,我便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眼下锦歌还在场,她如何亦不能跟他胡来。

    刚想出声说他几句,锦歌突然转身,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你等等,帮我弄份皇宫地图,我今晚要用。”苏迷连忙叫住他。

    锦歌头未回,轻轻颔了颔首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紧随着下一刻,房门被关上之际,苏迷的唇,便被男人精准吻住,肆意的品尝她的甜蜜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两人隐去身形,来到皇宫附近。

    刚想穿墙而入,微生漾却被一道无形结界挡住。

    苏迷伸手触了触,结界的层面,产生细微波动,再往前一寸,便轻易穿透。

    看来这结界,对她确实无效。

    苏迷转身望向微生漾:“我自己进去,你在这里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摇头:“不,我要跟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有结界,你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,但要让你疼一回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定定望着她,精致喉结滑了滑。

    苏迷听到“疼”,以为他要吻她,二话不说,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启唇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快,一吻作罢。

    苏迷拉着微生漾,再次试着穿墙而过,结果她进来半个身子,男人却被挡在墙外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她只好又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行,要不你在这等着,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再度摇头,抓住苏迷的手,便低头叼住:“忍忍。”

    苏迷疑惑眨眼,还未问出声,指尖突感一阵刺痛,身体的血液,急速涌向指尖,被男人饮入喉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唔!”

    苏迷稍稍启唇,本想去询问,结果到了嘴边,却发出一道婉转轻吟。

    男人不知何时露出的尖牙,刺入她的脉管之中,异常愉悦的大力汲取,她温热浓醇的血液。

    疼痛,只存在起初那刹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苏迷的神思渐渐变得不清晰。

    紧随着男人的吸|食,仿若蚂蚁噬咬般细细密密的刺痛,迅速激起体内最深处的原始慾|望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疼,分明是变相的磋磨!

    苏迷翕动着鼻翼,呼吸明显粗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喉咙上下滑动着,清明双眼,愈发模糊,到了最后,连站都站不稳,瘫软跌入男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借着吞咽的空当,低笑了一声,将她紧紧揽在怀里,继续汲取鲜美的血液。

    苏迷以为,他在取笑她没用,扬手一拳打在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以及那软绵绵的劲道,却无形营造欲拒还迎的意味。

    微生漾艳绝眸底,泛染一抹幽光,下瞬便放开她的手,将她抵在宫墙外,紧扣住她的下巴,气息不稳采撷住香甜味美的唇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