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9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29
    话落,整个禅室,再度变为死寂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逝去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以为,荼蘼不会回答她时,他却轻轻颔了首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声,不免勾唇讥笑:“你说要帮我,又在背地里帮那人掩盖,荼蘼大师,难道你是在耍我玩?”

    荼蘼看上去,似乎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沉默后,才道:“都是痴人,他们并未犯下滔天大过,还请女施主,最后能饶他们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苏迷厉声回绝,眉眼间冷意冰封——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眼下好生生的,并无性命之忧,他们虽然作了恶,却没对我实质性伤害,我应该大发慈悲,劝他们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?”

    荼蘼不由轻叹。

    “凡是有因果,都是命数注定,既然如女施主所言,你并未受伤,为何不愿放他们一命?”

    苏迷静静睨着他,满身戾气,顷刻间渐渐消逝,随即扬眉倨傲质问。

    “若非哪日在南海,我在他们捕捉之前,拼尽全力化为人形,费尽心机逃过一劫,眼下被拍卖的,是我,被刀子剜去血肉拆去鱼鳍的,是我,最后沦为饕餮盛宴中,味美鲜浓长生汤的,还是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唇角勾起一丝微笑,轻声又道:“你觉得,造成这种结果的罪魁祸首,我会轻易饶过他们?荼蘼,是你太天真,还是我太无能,竟让你产生这种可笑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女施主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再浪费口舌!”

    苏迷打断他的话,冷厉放出狠话——

    “若你想做好人,那便等着与紫修道、黑市之主、锦歌与涟裳他们敌对的一日,呵,我倒是要看看,以你一人之力,如何扭转乾坤?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荼蘼终是皱了眉。

    但他显然放弃继续劝说苏迷,而是缄默无声,极其为难的沉下面色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与他说下去的慾|望,拉着微生漾,便赫然离去。

    可到了门边,她突然想起什么来。

    苏迷缓缓回头,望向荼蘼,忽而笑道:“荼蘼大师,我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女施主请讲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慢扬眉,道:“若你被穷凶极恶的恶徒,狠狠捅上几刀,事后却发现他产生了悔改之意,会不会忘记前嫌原谅他,再想办法化解他心中的仇恨?”

    荼蘼思索一秒,轻轻颔了首:“会。”

    苏迷笑意更深,右手一摊,一把极其锋利的匕首,凭空出现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垂眼把玩着匕首,苏迷轻描淡写道:“那我此时能不能……捅|你几刀?”

    “女施主你……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苏迷想了想,有些苦恼地道:“要不我先捅死几个和尚玩玩,等你愿意了,我再来捅|你,反正最后我会悔改的,届时你再想办法,化解我心中恶念,如此一来,便皆大欢喜了,荼蘼大师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荼蘼从未听说过,如此荒唐的言论,瞬间被堵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可事情的发展,不止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若苏迷轻易放过他,那便不是苏迷了。

    但见她扯唇讥笑道:“事情没发生在你身上,你便没有左右与改变的权利与资格,这件事的主导权与决定权,在我,非你,而我不想听到,任何劝解的话,明白?”

    苏迷周身无形释放极强威慑力,连带着震如古钟的言语,令荼蘼下意识应了声:“明,明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那瞬,荼蘼不由一阵心惊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为,竟然会被她所迫,到底是什么原因,能让她的威慑力,变得如此强大?

    荼蘼不会想到,苏迷所有的怨怒,都来自于原文女主在原剧情中,所经历的一切。

    当她回想起剜肉、放血与拆鳍之痛,周身威慑力,不可抑制的释放。

    纵使她想挡,亦挡不住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微生漾将苏迷的变化,尽数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他从始至终,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对于微生漾而言,不管她是谁,不管她以前经历过什么……

    当他认定了她,便不会轻易改变。

    若谁与她为敌,他便是她手中的剑刃,替她披荆斩棘,护她生世周全。

    无论她做任何事,他都会一如既往的,站在她的身边,陪着她,支持她,保护她,为她倾尽所有。

    微生漾来到苏迷身边,紧紧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顿,周身锋利威慑力,顷刻间尽数敛去。

    视线望向神色微惊的荼蘼,再度凉凉开口:“最后如何决定,都随你,但我还是劝你,不要拿着慈悲为怀当幌子,去插手别人的恩怨。”

    以前看电视或小说时,最讨厌恶人作恶后,一群出家人站出来,让所有人原谅他。

    难道只要有悔改之心,便能抵消之前所犯下的错?

    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苏迷收回手中的匕首,拉着微生漾,离开了禅房。

    夜色深沉似墨。

    苏迷放出最大神识,将整个浮屠寺,全部搜索了一遍。

    未发现丝毫不妥,才隐着身形,与微生漾穿过浮屠寺正门,朝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微生漾尤为安静,紧攥着她的手,给予无声的支持。

    苏迷虽为荼蘼参与其中,暂时感到愤恼,但她很快调节情绪,反手握住他的手,轻声道:“放心,我没事,总之,随他如何决定,必要时,我会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为你清除所有敌对者,不论荼蘼,或是别人,你的敌人,便是我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低声承诺,眉眼间尽是温柔与宠溺。

    男人确实如她所说,有许多面貌,时而任性,时而深情,但同样亦如他所言,不管哪一面的他,都只属于她,为她披荆斩棘,护她周全。

    但苏迷清楚的知道,荼蘼与他娘亲的关系。

    如无必要,她情愿用狠毒的言论,逼退荼蘼,亦不会危及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罢,这件事以后再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轻轻颔首,勾唇在她唇上,吮了吮,而后携手下了山。

    但有些事情,往往便是那么凑巧,仿佛冥冥中,自有注定。

    苏迷与微生漾,来到半山腰的位置,稍稍放眼望去,但见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,急忙往山下赶去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