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2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32
    当年。

    万俟闻乾死后,流觞被调遣边疆,曲水离开曜辰国都,成为江湖野医。

    偶然的机会下,得知偏僻山村发生瘟疫,便动身前往救治。

    曲水长相不凡,医术造诣极高,不但得到村民的信任,还把整个村子里的姑娘,迷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太子的手下,难免心高气傲,自然瞧不上那些村姑。

    但桐梨,却成为了例外!

    那场瘟疫不同寻常,曲水在救治的过程中,不幸被传染,其他村民得知此事,恨不得躲得远远的,唯独桐梨愿意照顾他,按照他的吩咐,为他采药煎药。

    结果遗憾的是,曲水不但没活下来,桐梨亦感染了瘟疫,最后两人双双死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迷听完锦歌的讲述,心中隐隐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,有些事情,很不对劲,但又一时想不出,不由皱眉沉思,将所有事情全理了一遍。

    斟酌片刻,忽而看向锦歌:“魇可会幻术?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只是会,魇本体无形,制造出的幻术,即便道行极高的佛修与道修,都很难发现其中的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我探过桐梨的根底,她体内确实没有丝毫法力,阐幽探过眼下的杜忡,他的肉身上,并没有魇的气息,那晚在浮屠寺,又是谁使出的幻术?”

    苏迷百思不得其解,索性将此事说出,让大家共同讨论。

    锦歌蹙眉沉思,道:“魇若想变成人,必须将自身所有怨气与法力,全部耗尽,或采取极端痛苦的方式,将法力传给他人,接受传承的人,即便是阐幽,亦探查不到丝毫根底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说,桐梨很有可能在变成魇之后,又移情别恋,为了万俟卿洛变成人,将法力传给了杜忡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恍然睁大双眼,整个思绪瞬间理通。

    她轻蹙眉头,思考了一会,随即道:“立即放出消息,从明日开始,清幽居乐善好施,广发善缘,但凡想要长生之士,只需花钱在此居住两月,便能获得一碗长生汤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逼出杜忡的真身?”

    “倘若他不出现呢,我们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锦歌与娆画,异口同声质疑道。

    苏迷眉眼微扬,满口笃定道:“放心,桐梨既然想得到鲛人,还因万俟卿洛将鲛人相让,与他发了脾气,这无疑说明,即便她不相信,那所谓长生的荒谬传言,却因别番目的,非要得到鲛人不可。”

    其实,苏迷想到一种可能,纵使不能完全确认,但亦觉得八|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毕竟,人最怕的,莫过于生老病死。

    依桐梨如今的年纪,想来最为害怕的,便是老去,容颜不复往日。

    鲛人的血肉不能长生,但鲛人的内丹,却能令人容颜永驻,焕颜夺目。

    若猜的没错,桐梨定是为了维持那张皮囊,为了一己私欲,机关算计,造就原文女主,成为饕餮盛宴**长生汤的主要因素。

    苏迷眉目倏冷,继而又道。

    “眼下基本确定,先前的杜忡,便是当年死去的曲水,目前虽不知他真正的身份,但依曲水对桐梨的感情,绝不会袖手旁观,坐视不管。”

    正如苏迷所言。

    锦歌公布消息后,整个曜辰国都,上至王公贵族,下至寻常百姓,稍微有些钱财的人,第一时间赶到了清幽居。

    结果当日晌午。

    杜忡便趁着“四下无人”的机会下,找到了苏迷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做甚?!”

    杜忡第一句,便是愤怒质问。

    苏迷满脸无辜,眨眨眼道:“我做了什么,让你如此气恼?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,清幽居供应长生汤之事,不是你的注意?”杜忡神色急躁,似有些难以克制。

    苏迷听此,不由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懂你的意思,至于那鲛人之事,那是漾的决定,并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漾?”杜忡倏地紧皱眉头。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,弯唇轻笑,将话题成功转移:“他是我的男人,亦是清幽居的少主,复姓微生,单名一个漾。”

    她的男人?

    杜忡心下微窒,似针扎般细密的痛,一点点穿透他的心脏,连呼吸都痛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迷却恍若未见,笑意吟吟道:“杜忡,我找到能为我付出一切的男人,看在往日短暂交情上,你不该对我说一声……祝福么?”

    少女的话,如一根根细针,扎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此时的杜忡,无比的清醒,以至于心中急剧增加的痛意,愈发明显而清晰。

    “你亦喜欢他?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苏迷摇了摇头,在杜忡露出欣喜之色时,陡然话锋一转:“我爱他,而不是单纯的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他才多久?”

    “你们经过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轰轰烈烈的过往,又怎会懂得何为爱?”

    杜忡似乎被逼急了,忍不住愤怒出声,接二连三的质问。

    苏迷却丝毫不在意,反而轻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可有深爱着的,为她付出一切的女人?”

    杜忡猛地一噎,神色倏怔,原本看向苏迷的眼神,不自觉的移开,像似心虚般,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苏迷知道他不会回答,并未勉强,亦并未继续逼问。

    稍稍顿了顿,疏离而温淡道:“我跟漾的事,不用你多操心,漾想更多的人,体验长生的滋味,你做好本分工作,剜取想要长生者的肉,帮他们熬制长生汤便可。”

    面对眼前的苏迷,杜忡表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他才离开短短几日,为何一回来,她的变化如此之大?

    一定是微生漾给她下了咒,否则她不可能对他这般!

    微生一族的男人,果真个个都是阴险狡诈之徒!

    只要想起当年的事,胸腔中的怒火,便急剧迸发,杜忡整个人的面色,难看到极致。

    一向有眼色的苏迷,见到此幕,直接当个睁眼瞎。

    “杜忡,你看起来,好像在生气,为什么?是我哪里说得不对么?”

    苏迷故作无辜,眨巴着眼睛开了口。

    杜忡看着眼前的少女,神思晃了晃,但下瞬不知想到了什么,顷刻间敛去所有情绪,冷冷眯起了眼——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,都已经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ps:今天只有一章,刷了一天墙漆,又贴窗纸,累得不行了,预计后天能干完,晚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