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7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37
    “你们这是习得了……双修之法?”

    苏迷的视线,在两人之间打量着,最后落在倪云敬的脸上。

    少女墨色眼瞳,如黑珍珠般圆润莹亮,仿佛只要一眼,便能看透他的内心,倪云敬心下微震,连忙躲开眼,竟不敢再去看她。

    桐梨唇角微勾,道:“我们本是夫妻,床笫之欢,再正常不过,难道微生公子,还未与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倪夫人此次前来,是想继续住在清幽居,还是为了其他事。”

    苏迷打断她的话,面色稍显冷淡。

    微生漾是她的男人,在别的女人面前,她不会谈论任何与他有关的事,更别提是私密之事。

    桐梨爱美,更爱美男。

    微生漾的相貌,是她见过男人当中,最俊最美的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即便万俟卿洛,亦无法与他相媲美。

    可惜,眼下她已经答应倪云敬,不然若她再年轻几十岁,定要跟微生漾纠缠纠缠。

    苏迷将女人眼底,近乎贪婪与爱慕的眸色,清晰捕捉。

    墨色瞳仁微微一眯,闪过诡谲幽光的那瞬,启唇道:“所以,你对我男人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他长得那么美,不管是谁都会忍不住动心罢。”

    桐梨下意识道出心中所想,随即便收到一记凌厉眸光。

    她恍然清醒,转头看向倪云敬,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:“夫君,我只是随口说说,并没真那么想,你要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倪云敬眉眼阴沉,眯着眼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片刻后,才看向苏迷:“内子不过是开玩笑,苏姑娘莫要记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即便夫人真喜欢我男人,看得到亦摸不着,不过倪庄主还是要看看好,否则日后贵夫人把持不住,做出让人头疼的事来,那便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完,朝两人微微颔首,举步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当她离开的瞬间,倪云敬的脸,倏地阴沉如水,猛地扣住桐梨的双臂,愤然道:“只要长的好看的,你都喜欢,可他们为你做了什么,我又为你付出多少?桐梨,你到底有没有良心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桐梨面色倏惊,警惕望了望四周,才瞪向他,责备道:“这里是清幽居,你疯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疯了,若我没疯,你以为我会帮你变成人,将你亲手送进万俟卿洛的床,甚至不顾自己的身体,将狐狸的内丹转给你,桐梨,我为你做那么多,为什么还是不能,得到你全部的爱?”

    倪云敬近乎低吼出声,肆意发泄着他的愤怒与不满。

    桐梨冷冷勾唇,嗤咦道:“那是你欠我的,曲水,你不但欠我一条命,还背叛了我,此时我所给予的,都是你曾经带给我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倪云敬闻声,顿时像只斗败的雄鸡,无力收回手,隐忍着情绪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是,她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他曾经背叛了她。

    可哪个男人,没有几个女人?

    更何况,当时的她,无法为他泻火,他找几名女子,来场露水情缘,难道有错么?

    当初的曲水,显然觉得自己没错。

    但后来却因桐梨的发现,为了报复他,使出的手段,让他改变了最初的想法,甚至为了弥补她,做出许多荒唐事。

    曲水内心在挣扎,但每每想到当初桐梨惨烈的行为,至今仍然背后生寒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苏迷与微生漾等人,将两人的对话,尽收耳底。

    在她离开后,便穿墙进入另一间房,施下结界,隔墙听取两人的谈话。

    结果却不想,他们竟然因为她的一句挑拨,互揭了对方的老底。

    还真是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但比较出乎意料的是,曲水竟然将冷旎夭的内丹,给了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这下子,该怎样才能取得内丹呢?

    眼见两人在清幽居住下,曲水(倪云敬)亦被“杜忡”取了心头肉,一直待在房中修养,苏迷那边,对于拿回内丹之事,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直到半月后。

    派去皇宫的眼线,传来一个消息——万俟卿洛中了慢性毒药!

    而那下毒之人,极有可能是桐梨的手笔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对于苏迷而言,算是抓到了天大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女人,虽敢爱敢恨,但这种果断爱恨,用身体报复,苏迷却无法苟同。

    再者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为了一己私欲,抢了冷旎夭的内丹,传出谣言,陷害鲛人,他们两人之中,谁都不值得同情与可怜。

    既然机会放在眼前,那她势必要让他们,付出惨痛的代价!

    *

    眨眼间,一月已过。

    亲自端起长生汤的那刻,桐梨心中莫名的期待与兴奋。

    原先以为,鲛人只有内丹管用,没想到其血肉与鱼鳍熬汤,竟能令人长生,还真是意外的惊喜。

    但她没想到,更大的惊喜,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五日后。

    曲水留在皇宫里的眼线,传来消息——

    万俟卿洛突然亲临梨贵妃的寝宫,说是要见桐梨!

    这段时间,桐梨一直以闹别扭为借口,闭门不见,纵使万俟卿洛病倒时,亦没有过去探望。

    或许万俟卿洛想起了她,总之势必要见到她。

    桐梨没办法,深怕在毒死万俟卿洛之前,露|出了端倪,于是回了宫。

    谁知这一去,又过了九日,桐梨却始终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皇宫里的眼线,再次传出消息——万俟卿洛的病情,突然好转!

    曲水得知此事,不由疑惑。

    那毒是世上最毒的慢性毒药,只要三个月,便会毒发,变为一滩血水,除非制毒者,取鲜血一碗,亲自喂给他,不然谁都救不了!

    即便停了药,只会维持现状,却不会好转。

    难道——桐梨用血为他解了毒?

    该死,早知道当初,应该用他的血做药引!

    曲水内心极其愤怒,但眼下还剩一日,长生汤才能出炉,于是他决定饮下长生汤,再亲自进宫找桐梨,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*

    同样疑惑与不解,甚至异常烦恼的人,不止曲水,还有身处皇宫的桐梨。

    不知万俟卿洛到底是哪根筋不对,她从清幽居回到皇宫那日起,他跟吃错药似得,对她百般示好。

    以往她想要的东西,他全找来送她,甚至包括那掌管后宫的王后之位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