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8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38
    万俟卿洛向她承诺,只要她想要,他便废除罂嫣,将王后之位给她。

    桐梨对此,不仅是不解与迷茫,甚至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,所以故意试探她?

    “王上,此事不妥,臣妾无才无德,远不及王后德才兼备,还望王上三思。”

    桐梨当场婉言拒绝。

    万俟卿洛轻叹:“爱妃,梨儿,你之所以与本王闹别扭,是不是因为王后(罂嫣)与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桐梨回想起那日,王后与她的谈话,倏地蹙眉冷了脸。

    其实,当初跟了万俟卿洛,她曾经想过,只要他待她好,不像曲水那般,那她便安分做他的妃子。

    事实正如她想象那般,万俟卿洛对她很好,所以她才在欢|好之前,为他变成了人。

    为了绑住他的心,她让曲水采集天底下的养颜配方,维持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更在得知鲛人内丹,能让容颜永驻,传出谣言,哄得天下人将鲛人擒捕,最后她再利用万俟卿洛与曲水,得到鲛人,取到内丹。

    她以为两人可以天长地久,可现实却狠狠打了她一巴掌!

    王后的话,犹如一根心头刺,每每想起来,便会痛上几分。

    但她更多的是愤怒!

    曲水在说爱她时,却找别的女人泻火。

    万俟卿洛说会对她好时,却将她当做替身。

    她桐梨,绝不会活的那般不堪。

    她要报复,报复这些男人,让他们后悔终生!

    但眼下,已然还不是暴|露的时候。

    桐梨低眉垂眼,没有回答,但无疑却是默认。

    万俟卿洛来到她身边,将她紧紧抱在怀里,再度谈声道:“乖梨儿,本王曾说过,你的眼睛很像我曾爱过的女人,当初让你进宫,亦是因为这双眼睛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,我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桐梨满脸排斥与反感,尖声打断。

    万俟卿洛蹙着眉,扣住她的双肩,继而道:“但那是以前,本王此时喜欢的,是你,桐梨,梨儿,你与本王相处数十载,本王待你如何,难道你心里不清楚,还是说,本王在欢|好时,唤过别的女人的名字?本王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确实没有。

    但王后的话,却如魔音般,穿梭在她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想忘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桐梨闭了闭眼,又睁开,复又道:“但你曾经爱过她,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没有爱过旁人?”

    万俟卿洛冷不丁的反问,随后又在桐梨神色微异中,笑道:“如果没有,请容本王说声抱歉,若是有,本王可以明确告诉你,本王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起初听到他的质问时,桐梨心下微惊,以为他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下刻却随他的话,稍稍心安,紧接着,一股可称为触动的感受,蔓延至她的全身。

    女人往往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听一些好听的,便会莫名心软,做出许多违背打算之事。

    此时的桐梨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稍稍抬眼,仿若月华般的容颜,映入眼帘,桐梨忍不住为之所动。

    这张脸,她整整看了十几年,却仍然看不腻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突然看不到了,她会不会想念?

    桐梨心里突然生出些许不舍,身心微动,扬手便揽住万俟卿洛的脖子,闭上双眼,踮起脚尖,同时吻了上去——

    唇与唇,相互触及那瞬,桐梨万万没有想到,让她主动亲吻的男人,眸底闪过近乎嫌恶幽光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却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然而,桐梨更加没有想到的是,距离不远的窗外,隐去身形的男人身影,近乎僵硬的矗立在窗边,将寝宫中所发生的一幕幕,尽收眼底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死寂漆黑的夜,凉风迎面吹拂。

    一袭青色锦衣的男人,失魂落魄走在十里长街上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再一次背弃了他。

    难道男人犯过一次错,便永远得不到原谅么?

    可他分明包容她所有的一切,甚至不介意,万俟卿洛与她之间的过往,为何她又一次背弃了他?

    曲水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他漫无目的走着,一道尖叫声,忽而落入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啊!客官,别这样,这么多人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是一间花楼,门口挂着两排红灯笼,随风轻轻摇曳,为漆黑夜色,增添一抹旖|旎色彩。

    而花楼的正门口,两个男人正伸手去扯女人的衣衫,发育良好的饱满半露,引人阵阵遐思。

    “客官,清莲卖艺不卖身,还望两位客官,不要为难清莲。”

    名叫清莲的女人,脸上挂着比哭还难看的笑意,想怒不敢怒,只能靠自己的小胳膊抵挡两个男人的侵|犯。

    “娘|的!什么卖艺不卖身,我看你是瞧不起我兄弟俩,怎么,觉得钱少,爷再给你加十两银子,今晚必须伺候好我们兄弟俩。”

    长相粗狂的男人,狂妄开口,掏出十两银子,便要塞进清莲那半露雪白沟壑中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即将触及,手腕突然被一道遒劲力道,死死扣住!

    稍稍使劲,那男人便发出一道尖叫:“啊——谁他娘|的?赶紧给老子放开!”

    男人破口大骂,蓦地转过头去,却在见到来人面孔时,陡然一惊——

    “倪,倪庄主!”

    另一名男人,见出手之人是倪云敬(曲水),顿时吓破了胆,连忙为兄弟求情:“倪庄主,求您手下留情,我们哥俩不过只是来这边玩玩,若您看着眼烦,我们离开便是,求倪庄主放过我二人一马。”

    若是以往,或许他会放过两人。

    但刚刚遭受到沉重打击,曲水冷眼倏眯,手下微微使劲,那男人便再度尖叫一声,随即被曲水抬脚一踹,顿时踹出五米远!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男人,亦没逃过此劫。

    曲水收回手掌那瞬,蓦地运转体内法力,扬手一掌拍在他的手臂,将他生生拍出好几米开外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冷声暴呵的同时,两人立即强忍疼痛,狼狈逃离。

    曲水发泄一场,压抑心情稍缓几许。

    正当他举步离开之际,手臂却被纤手拉住:“多谢倪庄主,若倪庄主愿意赏脸,清莲可否为您弹奏一曲,作为道谢您的相救之恩。”

    曲水面无表情看着她,忽而勾唇冷笑,随她走进了花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