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5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45
    久违熟悉男声,猝不及防响起。

    曲水身形骤僵,双眼蓦地瞪大,机械化转过身时,一张魅色天成的容颜,突然闯入眼帘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他便认出这张脸的主人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惑乱整个曜辰国都,将前太子殿下迷得神魂颠倒,姽婳楼的冷副主——冷旎夭!

    当初他跟随前太子殿下万俟闻乾,第一次见到这张脸时,便是永生难忘。

    这男人,无论是容颜或是行为,都给人带来绝对的视觉冲击,不管过了几年,几十年,甚至是上百年,依旧深刻而震撼。

    曲水眸光微闪,下意识滑了滑喉结。

    可当他清楚意识到,冷旎夭为何而来之际,迅速将掌心中的内丹,塞进口中,随着一个吞咽的动作,青碧内丹便滑入了喉咙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下刻,一双如玉凝脂冰冷的手,闪电般触上脖颈,手下稍稍用力,寸寸收紧的同时,魅色天成的面容,缓缓凑近他的脸:“小曲水,你不乖哦,本公子的东西,你都敢拿走,不如你说说,本公子该如何惩罚你?”

    “妖狐!你想杀便杀,这内丹,我即便毁了,亦绝对不会还给你!”

    曲水冷冷眯起眼,面上一片决然,丝毫不容动摇。

    冷旎夭见此,反而扬眉嗤笑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与你无冤无仇,若只是为了万俟闻乾……可回想当年,本公子从未感觉到,你对万俟闻乾有多么的忠心,如今这般执着,难道另有目的?”

    “想要便要了,你管不着!”

    曲水强硬反驳,冷硬狠戾的性情,与当年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冷旎夭唇角微勾,指尖轻点几下,迅速在曲水体内探查个遍,直到探得一股属于魔魇的黑暗之气,这才恍然明白。

    睫羽轻眨,稍稍转头,视线落在眉眼与那人相似几分的女人,唇角勾勒的弧度,渐渐消弭。

    一双狐狸眸子,幽幽渺渺,渐染无尽冷意。

    正当桐梨察觉到危险,想要躲开之际,修长如玉的手,毫无预警袭向她的脸,猛地一使劲,随着凄厉尖叫声响起那刻,冷旎夭梭然收回,一张滴着血的人皮,静静躺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张脸,你配不起。”

    衾薄朱唇轻启,吐出极致残忍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桐梨厉声尖叫着,对周遭的一切,完全无暇顾及。

    她颤抖着身子,抬起双手,想要去摸血肉模糊的脸,可触及那温热血腥,却又心神俱颤,久久不敢碰触。

    “桐梨!”

    曲水满脸大惊,眼见她那般模样,瞬间回想起,当初她用刀子剥去脸皮的场景。

    桐梨……桐梨……

    他在心中呐喊着,原本狠下来的心肠,再度放软。

    可即使他的心境,产生了改变,却仍旧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冷旎夭倏地收紧扣住脖颈的手,满满的窒息感与无力感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曲水连挣扎的力气,都被尽数抽了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以为,自己快要死去之际,一道清冷醇潺女音,忽而突兀响起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这道声音……

    曲水原本惺忪的眼皮,倏然泛上清明喜色。

    用尽全力睁开眼睛的那瞬,一张熟悉无比而令人心动的容颜,猝不及防出现眼前。

    “苏,苏迷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我。”

    身穿红衣的苏迷,轻勾唇角,却又反问:“那我应该如何称呼你?杜忡?倪云敬?还是曲水?”

    曲水心神微惊,眨了眨眼,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苏迷又是一声轻笑,静静望着缄默无言的曲水,而后将视线落在冷旎夭的脸上:“冷叔叔,可否容我处理一下私人恩怨。”

    冷叔叔……

    冷旎夭眼角微抽,随即道:“本公子的内丹,还在他体内。”

    “冷叔叔放心,内丹必定完整取出,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冷旎夭心知,这小丫头跟微生漾是一对,看在那小子父母亲的份上,无论如何,他都要给这个薄面。

    狐狸眸子冷晲了曲水一眼,随即收回手,慵然扭着纤细腰身,走出了牢房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苏迷,你是,你是来……?”

    曲水话说一半,实在不知如何说下去。

    她竟然知道,他三个完全不同的身份,这是曲水始料未及的,更难以置信的。

    “我为你们而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清楚道明来意,令曲水一度认为,她是前来救他的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当少女红润唇角间,沾染更艳绝妩美笑靥的下瞬,突然变出一把冰冷锋利刀子,狠狠地捅进他的喉管,将堵在食道中的内丹剜出,启唇念出清洁术口诀,扬手将内丹抛出牢房之际,重重地打响他的脸!

    “你,你——为什么?为什么?!”

    喉管被生生割破,鲜红的血液,如泉涌出,瞬间染红曲水半身衣袍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闲适而慵娆,静静欣赏着似杀鸡般,先行割破喉管放血的男人,唇角的笑意,愈发幽艳而醉人。

    “因为啊,这是你欠我的,上一世欠我的。”

    朱唇轻吐缘由的那瞬,苏迷缓缓地凑近,手下稍稍施力,削铁如泥的刀刃,便削去一片鲜嫩白皙淋着鲜血的人肉,而后飞落在地。

    曲水过度震惊,似乎感受不到丝毫的痛感,怔怔看她片刻,眸中才闪过莫名神色。

    上一世欠她的?

    她又如何得知,他在上一世欠了她?

    曲水凝眉,刚要反问,眼前的少女,慢条斯理收回刀子,朝后退了一步,纤细身形缓缓升起,悬浮定格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眼见这场景,即便连情绪崩溃的桐梨,都不由受其吸引,抬眼望向半空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满脸不解之际,少女艳丽的容颜,突然产生了变化,妖娆妩美的五官轮廓,仿若最顶级的丹青圣手,精心描绘涂染晕色,一颦一蹙流转间,皆是醉人风|情。

    两人神色微惊那刹,但见那修长笔直的腿,忽地迸出幽幽诡谲艳色流光。

    紧接着,似火焰被点燃的慢镜头下,原本属于凡人的双腿,肉眼可见化为鲛人旎绯鳞片,而后随着艳色流光火焰,倏地迸裂消弭那瞬,泛着波光粼粼的鱼尾,轻轻摆动,尽数展现两人眼帘。

    “你,你竟是——鲛人?!”

    曲水瞪大双眼,近乎尖锐的男声,异常的刺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