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8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48
    波光粼粼的艳绯鱼身,曼妙有致的玲珑曲线,绝美到屏息的妩美容颜。

    相比先前,杜忡在天牢见到时,还要美上几分,令人久久移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然而与美产生极大的反差,却是那裹着红纱,溢出鲜血的双臂!

    倍受火刑之苦的杜忡,落在那双满是血痕的纤细手臂,心中冒出无数个疑问。

    可他张了张嘴,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,最后只能苦笑看着她,眼角留下悔恨的泪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?”

    众人怔怔望着她,不敢置信的出声。

    “吾是鲛人,尔等取吾血肉与鱼鳍,用以熬制长生汤的南海鲛人。”

    苏迷睥睨着他们,神色愈发清冷。

    “你有何法能解毒?”万俟卿洛忽而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催动吾的内丹,便能为尔等……其中一人解毒。”苏迷的声音,幽幽渺渺,却如魔音传进众人耳中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他们这么多人,她却只能为其中一人解毒……

    倘若鲛人的内丹能解毒,又能容颜永驻,那他们是否可以再度出发南海……

    就在每个人各怀鬼胎,都想成为被解毒的那一个,苏迷再度幽幽开口。

    “尔等擒捕吾之际,便触动南海结界,除了吾,不会再有任何鲛人出现凡间,若尔等继续执迷不悟,吾立即自爆,与尔等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少女的声音,愈发冷厉而森寒,不禁令人打起了冷颤。

    见众人纷纷忌惮皱眉,苏迷又道:“除了此法,吾还有一个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何法?”

    “一年为尔等解毒一次,直到七七四十九年之后,尔等体内之毒,便能尽数解除。”

    话落,所有人皆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想成为被解毒的那一个,但这其中有别国的皇子,曜辰的国君,无论如何,他们都不能以下犯上!

    万俟卿洛眸光微深,显然意识到她的最终用意。

    衾薄唇角勾了勾,万俟卿洛启唇道:“依你所言,本王同意此法,为了保证你的安危,从今日起,本王赐予你无上的权利,任何人对你不敬,便是对本王不敬,便是跟我曜辰为敌,我曜辰,必诛之!”

    苏迷的视线,落在万俟卿洛的脸上,唇角微勾,溢出一抹意味深长冷笑。

    他虽是个痴情种。

    她却无法苟同,他利用桐梨与杜忡,掀起这场风波,以此引出那人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这份痴情,恰巧能被她所利用,才更好的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思至此,苏迷笑意微敛,扬手便催动内丹,一缕极淡绯红流光,梭然钻进万俟卿洛的眉心。

    万俟卿洛的面色,立即好上几分。

    众人见此,心中顿时一喜,纷纷涌上前,当下便让她帮他们施法。

    苏迷冷眼睥睨着众人,轻轻摇了摇头:“吾每隔一月才能施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下一位治疗的是何人?”有人问。

    苏迷睫羽轻眨,道了句“随缘”,又看了眼被烧成白骨的杜忡与桐梨,旋即消失在半空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原先。

    众人唯恐苏迷会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谁知次日便收到消息,说是七日后,女鲛人要与清幽居的少主微生漾成亲。

    得知此消息,整个苍穹大陆瞬间躁起来!

    新婚之日。

    各路身份不凡的美男,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见到黑市之主与地府冥王,焰蛇王与金翅鸟,两个模样可爱的小正太时,苏迷顿觉得眼睛与心灵得到了洗涤。

    实在太养眼了!

    然而当她见到微生漾的父亲,瞬间觉得,前面那些全是浮云,唯有眼前的男人,才是真正的盛世美颜!

    “迷迷!你再看我老子几眼,那恶婆娘一准将你的眼睛挖出来!”

    微生漾见她一直盯着自家老子看,瞬间打翻了醋坛。

    苏迷回过头,双手捧住他的脸:“那可是我未来的婆婆,以后不能这样称呼,嗯?”

    “你亲亲我,亲亲我,以后我便不这般唤了。”

    微生漾嘟起嘴,讨吻的模样,印在苏迷眼里,笑意微微加深,倾身便吻住他的唇——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新婚当日不能见新娘,谁让你进来的,赶紧给老娘出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唇,还未成功触碰,一道慵娆嗤声忽而响起。

    苏迷快速放开微生漾的脸,望向眼前艳若桃花,看上去与少女相差无几的女子,微微愣怔片刻,而后颔首行了礼:“见过婆婆。”

    “瞧,还是小迷迷懂事,哪像那臭小子,一点礼数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罂初瞥了微生漾一眼,来到苏迷面前,伸手挑起她的下巴:“小迷迷长得真不错,婆婆甚是喜欢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用拇指摩|挲着,苏迷光洁细嫩的下巴,由衷感慨道:“皮肤真是滑,真是越看越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!恶婆娘!她是我的!”微生漾当下便吃了味,冲上去将苏迷夺回,紧紧抱在怀里,防贼般瞪着自家娘亲。

    罂初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刚想说些什么,微生漾忽而高声道:“老家伙,娘亲又调|戏人了,你快来管管!”

    “你,臭小子!”罂初愤愤瞪向他,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这次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绝不能被家里那个老醋坛,抓住她的把柄,否则还不知几十年或是几百年,才能再出来呢。

    罂初这般想着,谁知一出门,便被诡香四溢的男人,报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小喵儿,你又不乖,信不信本尊这便将你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,大墨墨,人家好不容易才出来一次,好多旧友都没说上话,今日又是咱们儿子成亲,你总要给我个面子嘛~~。”

    罂初本以为,嫁给微生熠墨后,应该能翻身做主,谁知他回归真性情后,变得一点都不可爱。

    只有每回情|动时,才能让她欺负几回,可最后累惨受欺压的——还是她!

    哎,禽|兽果真还是禽|兽!

    不过,罂初的撒娇**一出,微生熠墨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,黑着一张醋夫脸,紧盯着她与万俟卿洛、冷旎夭等人叙旧。

    直到,罂初走向黑市云家主云念,轻笑着,说了声久违的“好久不见”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云念眸光闪烁,下意识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谁知下刻,微生熠墨便皱了眉,当着众人的面,将罂初打横抱起,迅速离了场。

    云念看着远去的身影,如雾缥缈眉眼间,渐染几缕落寞与苦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