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3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12
    “我叫尉劭,可以告诉我,你的名字么?”

    男人神色专注,一瞬不瞬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苏,迷。”

    苏迷朱唇微启,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。

    可紧接着,她突然意识到,这男人是在套路她,一环又一环给她下套。

    苏迷不禁怀疑,刚才是中了什么邪,才会答应跟他结婚?

    蓦地,她突然想起,之前他问她关于反悔的问题,这才恍然明白,他一开始就在给她猛下套!

    “mmp!你个心机man!你套路我!”

    苏迷愤然蹬向他,气的牙根疼。

    尉劭抿唇笑了笑,结果下刻就被苏迷猛地推开,反腿狠狠踢了一脚:“老娘不发威,当我是病猫是罢,信不信我废了你?”

    “从你进入这间房间起,你和我所有的对话,都被房间里的摄像镜头所录制,你的名字、身份、工作甚至尚宇程的底细,不出十分钟,我就能让人查出来,苏迷,你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尉劭揉着隐隐作痛的腹部,轻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苏迷四处望了望,果真在几处角落里,发现几个摄像镜头,她愤愤咬牙,心里直骂,随即眯了眯眼,冷冷扫向尉劭:“信不信我杀了你?”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,录像最终会落到我妹妹的手里,虽然她不会看,但如果我一死,房间里的录像,就是最有力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尉劭扬眉,眉眼尽是得意。

    苏迷气的脑壳疼,想都没想,挥起拳头朝着男人的脸,一顿狠揍,随后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尉劭没想到她会揍他,更没想到她专打他的脸,揍得鼻青脸肿,才收手离开。

    但或许他是个m,被打以后,非但没觉得气恼,反而顺势听躺在地上,痴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迷连夜回到尚家。

    洗漱的时候,故意弄出些动静来。

    过来一会。

    被吵醒的尚母,冷着脸皱着眉走出房间,低声训斥道:“三更半夜的,都那么晚了,不会小声一点么?!”

    “好的,红姨。”

    苏迷边刷牙,边应承,随后不咸不淡地问道:“宇程哥呢,回来了罢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出去了?”

    尚母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苏迷漱了漱口,将牙刷杯子放好,随口又道:“宇程哥和几个同事,到我工作的酒吧喝酒,很早就走了,我以为他回来了呢,看来应该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尚宇程平时怕黑,睡觉时总会亮一个小夜灯。

    尚母打眼一看,就知道他没回来,但她看来,苏迷还不是尚宇程的老婆,她儿子回不回来,她没有任何资格过问,当即冷哼道:“管好自己就行了,我儿子的事,他自己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红姨,我知道你不想让我成为你的儿媳妇,其实我有认真想过,我觉得我对宇程哥,只是哥哥跟妹妹的那种感情,确实还不合适结婚。”

    尚母听此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!

    她定定看着苏迷,忽而质疑道。

    “苏迷,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?以前的你,总是想方设法讨好我,让我答应你们的婚事,可现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示,不愿意跟宇程结婚,你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苏迷一瞧尚母智商上线,连忙吸了吸鼻子,可怜兮兮地道:“还是被红姨你看穿了,其实我……呜呜呜!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她突然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尚母不明所以,皱眉喝道:“大半夜的,你哭什么哭啊?你叔明天还要上早班呢,小声点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红姨,其实我在想,宇程哥一定是有别的女人了,所以才改变主意,不想跟他结婚。”苏迷带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宇程那么乖的男孩子,一定不会在外面乱搞!”

    尚母以为苏迷是指夜场里工作的女人,下意识替尚宇程反驳。

    她了解自家儿子的为人,有责任,有担当,绝不会跟乱七八糟的女人搞在一起。

    苏迷心知,她一定是误会了,但她没有说破,而且她还算准,尚宇程同样不会将他与刘雨柔约火包的事情,告诉尚母,于是点到为止,洗了把脸,跟尚母打了声招呼,随后回了房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,就像一颗种子,在尚母心里生了根,总有一天会结出怀疑的果实。

    只要谜底一天没揭开,她就能多看一天的好戏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。

    尚母特意早早起来,第一件事,就是去敲尚宇程的房门。

    结果,里面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尚母不由皱了眉,但她还是相信自家儿子的品行,绝不会做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她走进厨房,一边准备早饭,一边等待尚宇程回来。

    可眼见时间已经快到八点,尚宇程仍然没有回来,尚母忍不住有些担心,拿出手机,拨打了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。”

    电话的另一端,久久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尚母心里更加慌的厉害,但她依然没有挂断电话,而是继而拨打。

    直到打到第五遍的时候,电话终于被接通,但令尚母震惊的是,接电话的人,竟是一个女人!

    尚母想起苏迷昨晚的话,忍不住开始心慌,她深呼吸了几口,连忙道:“宇程呢,让他接电话!”

    “他去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无线电波的另一端,传来女人千娇百媚的微哑声。

    尚母一听,瞬间就爆发了,尖声呵斥道:“不要脸的贱|蹄子,赶紧把手机给宇程,我要跟他说话!”

    “贱|蹄子?你骂谁呢?”

    “骂你呢,不要脸的贱|蹄子!”

    刘雨柔平时都是男人捧在手心的宝,从来没有被人这样骂过。

    刚才接电话时,看都没看,她直接接了,现在听见有人骂她,立马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:“老妖婆,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一点,否则我一定让你好看!”

    “放干净一点?呵呵呵!”

    尚母又是一阵冷笑,讽刺道:“你们做这一行的,又能干净到哪里去,说难听点儿的,你们这种人,谁有点本事,谁就能上。”

    “老妖婆!你特么给我放尊重一点,否则我让你儿子的工作难保,永远在广告界除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谁,不就是为了钱,出来卖的贱|蹄子,还敢在老娘面前叫嚣,信不信我让我宇程投诉你?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