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8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17
    但在陆煊看来,尉劭不仅是警告,还是在维护。

    他在维护苏迷。

    陆煊看向两人的眼光,愈发富有深意。

    视线刚落在苏迷脸上,结果又被尉劭冷冷晲了一眼,陆煊连忙回道:“差不多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还没解决。”

    尉劭神色淡漠,轻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陆煊明白他话中的意思,抿着嘴角,略显复杂看了苏迷一眼,朝尉劭颔首示意,转身将众人遣散后,举步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有人却出声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陆少,今晚不喝酒么?”

    听到少女的询问声时,陆煊脸色很微妙。

    稍稍调整表情后,转身看了尉劭一眼,才看向她:“今晚有点事,改天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苏迷点点头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要走,连忙朝尉劭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尉劭面色冷了几度,但最终还是出了声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陆煊闻声,清俊面容露出一丝难以置信,转身望向苏迷的眸光中,明显多了几份敬佩之色。

    他这个小舅舅,是尉家唯一的独子,眼看快要到而立之年,所有人都盼着他结婚,可他却迟迟不结,甚至连女朋友也不交,他家那位老妈,曾试图劝说过n次,但结果总是失败收场,那么多年过去,他依旧没有结婚。

    这说明,一旦他决定的事情,谁都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可刚刚只在瞬息间,他却突然改变了态度,这不得不让他怀疑,是否在他转身之际,苏迷对他使了眼色,才迫使他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陆煊盯着苏迷看了一会,移开视线看向男人的时候,梭然撞上一双幽深冷冽的眸子,不由心下微惊:“小舅舅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,陪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舅舅。”

    陆煊面对尉劭,就像一个乖宝宝,听话的不得了,麻溜跑到男人身边坐下,随即招来苏迷,点了一瓶最贵的酒。

    找苏迷是因为他知道,在她手上点酒,她能拿点提成,所以才大胆将她唤来。

    这算是变相的讨好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以前他对她还有那么一点好感,那么,现在的陆煊,已经把她当做未来的舅妈,而开始讨好她了。

    毕竟,以后的日子还长,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尉劭的帮忙,现在不讨好,更待何时?

    其实,陆煊的小心思,尉劭不是不知道,正因为他知道,所以才默许了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这小子虽然平时不干什么正事,但追女孩子的手段,倒是精通的很,现在的苏迷,还没完全接受他,以后必定有用得着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人心中自有一番打算。

    苏迷也是。

    从他刚才的表情来看,想必陆煊已经猜到,她跟尉劭两人的关系,那她也已经没有,在他面前继续隐瞒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陆煊这男人经验老练丰富,估计整个津市发生的事,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,以后总有用的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。

    苏迷为他们拿来了酒,倒好以后就去照看别的卡座。

    期间。

    津市多名企业家,试图来到尉劭所在的卡座敬酒,结果全被陆煊出言相拒。

    那些人知道陆家和尉家惹不起,即使被拒绝,仍然笑脸离开。

    但免不了有些死缠烂打的女人,多次靠近,想要跟尉劭套近乎,刷刷存在。

    虽然陆煊叫来了酒吧的保镖,在卡座附近站了一排,但尉劭对女人这类生物,愈发觉得厌恶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苏迷以外。

    可他朝朝暮暮思念的人,却一直忙着照看其他的客人,故意冷落他,这让尉劭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突然明白,苏迷冷落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别人知道,他们俩的关系!

    尉劭更加郁闷。

    可想起她昨晚的话,尉劭从始至终,依旧如她所愿,只当两人不认识,是陌生人而已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如此配合,原本心里为他突然出现酒吧的火气,熄灭了少许。

    可她依旧没有对他多热乎,径自忙着自己的事,直到桌上的洋酒见了底,她才走过来,看了看尉劭面前空一口杯,眼底隐现一抹恼意:“少喝点。”

    尉劭见她关心自己,冷了一晚多脸,稍见好转,缓缓勾起唇,冲她笑了笑:“陪我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要是以前,她绝对不跟他喝。

    但今晚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她怎么也不好拒绝,于是跟他保持一段距离,在另一侧坐下来,倒了一杯酒,倾身与他碰了碰杯。

    结果刚喝完一杯,尉劭就开了口:“我要去洗手间,扶我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还未答应,立即迎来陆煊意味深长的眼神,似乎断定他们去洗手间,就会做其他的事一样。

    精致眉梢倏皱,下刻就听见陆煊发出一阵惨叫,随即弯着身,满脸痛苦捂着小腿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朝收回脚的尉劭笑了笑,起身刚想去招保镖,男人突然凑上来:“我要你陪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女人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让你扶我过去,又不是让你陪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尉劭低笑,精雕细腻的轮廓,显得越发精致。

    苏迷一噎,刚想出声反驳,男人突然又道:“如果你愿意陪我去,我也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谁陪你去?我才不去!”

    苏迷冷哼一声,神色异常冷傲。

    尉劭又是一阵低笑,拉住苏迷的手,走出卡座,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在哪,那你自己去。”苏迷稍稍挣了掙。

    尉劭却是不放,紧紧的扣住,猛地一扯,将她扯进怀里的同时,凑近她笑道:“你就不怕有人尾随我去洗手间,企图对我不轨?”

    “你是男人不是女人,怕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迷切声反驳,扁了扁嘴,表情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来酒吧玩的客人,尤其是女客人,一旦喝醉了,为了保证她的安全,服务生或是与她同行的朋友,大多都会跟她一起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毕竟,在酒吧洗手间等着“捡尸”的男人,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可他一个男人,现在没有喝多,神智还算清醒,又怕什么啦?

    尉劭一瞬不瞬看着她,复又笑道:“如果尾随我的是女人,你觉得我该如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