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5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24
    这男人,又发|情!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克制点?”

    苏迷红着眼角,稍显嫌弃推开他。

    尉劭自然不愿离开,紧贴着她,又压了上去:“很难克制。”

    以往。

    他对任何女人,都保持最安全的距离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,只有一个刑云阳,没有任何异性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外界对于他的传闻,五花八门,甚至他的姐姐,也因为那些传闻,给他找了几个男人。

    尉劭原以为,这辈子会孑然一人。

    直到遇到了她——

    他的人生,彻底发生改变!

    尉劭从未想过,他会变成曾经嗤之以鼻的男人。

    引以为傲的自制力,全部消失殆尽,放下所有姿态,死皮赖脸缠着她,每回见了她,脑子里除了想抱抱她,亲亲她,拥有她,再也想不到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快三十岁了,好不容易才有你这一个女人,你还让我忍,憋坏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尉劭说话的声音,越来越低,满脸无奈与委屈。

    苏迷心头微紧。

    刚想说些好听的,去哄哄他,小腹的位置,突然被他抵了抵。

    身形猛地一怔,眉头微微皱起。

    苏迷蓦地将他推开,抿唇轻哼:“坏了就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狠心。”

    尉劭瘪着嘴,可怜兮兮吐槽。

    苏迷不管他,刚理了理衣服,突然想起此次来的目的,抿了抿唇,又伸手挽住他的胳膊:“我有事要跟你说,但你不许生气。”

    尉劭有种不好的预感,连忙追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到你办公室再说。”

    苏迷怕他发脾气,心想着,还是到办公室谈比较好。

    尉劭听此,心里更加不安。

    神色渐渐凝重,直到两人出了电梯,走进董事办公室,苏迷斟酌片刻,缓缓开了口:“我要跟尚宇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尉劭未等苏迷说完,已然出声打断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直接拒绝,抿了抿唇,上前扯住他的袖口,近乎讨好地道:“听我说完,好么?”

    少女第一次主动讨好。

    但在尉劭看来,既然跟尚宇程有关,她又突然讨好,说明这件事,如果被他知道,一定会很生气。

    可他又明确知道,她决定的事,很难能改变。

    缄默片刻,这才启了唇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不行!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刑云阳刚从电梯里走出来,猛地听见尉劭激烈否决声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。

    紧接着,暴躁的男音,却尽数消弭。

    刑云阳轻手轻脚,朝前走了两步,屏息侧耳去听,结果什么声音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他在原地站定片刻,转身回到办公桌坐下,继续忙着日常工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董事办公室里,正上演着霸道少女,壁咚强|吻男人的戏码。

    尉劭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明知苏迷主动亲吻自己,其实是另有目的,可他想要拒绝,却又拒绝不了,不禁心生气恼。

    苏迷早已预料到,如果跟男人说这件事,他一定会生气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告诉他,以后等他自己知晓,估计会更生气。

    于是,她使出男人喜欢招儿,使出浑身解数讨好他,让他消消火气。

    两人吻了好久。

    苏迷呼吸渐渐困难,稍稍推离,喘着气,哑声道:“我保证,绝不会跟尚宇程,有任何亲密举动,所以,答应我,不要生气,不要去捣乱,好么?”

    尉劭面色凝重,低垂着眉眼,专注凝望她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尉劭紧蹙着眉头,闷声道:“想让我不去捣乱也可以,你再亲亲我,直到我消气为止。”

    男人故作勉强,衾薄的唇,稍稍噘起。

    苏迷无奈轻笑。

    这男人有时候真的让人……很无语。

    对待外人冷漠又强势,对待她却像个……想方设法讨糖果的孩子。

    苏迷倾身凑近,缓缓伸出手,指尖轻轻摩|挲着,男人衾薄红誘的唇,眸色越发幽深。

    “我似乎,有点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即便男人时而恶劣,时而幼稚到不行,但她不得不承认,每一次跟他相处,都会对他多一分好感。

    突如而来的幸福,砸的尉劭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她真的对他……动了心。

    尉劭眸光闪烁,蓦地伸出手,将她紧紧抱在怀里:“以后的我,你会更喜欢,迷迷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,贴在耳边。

    温温热热的气息,喷洒细嫩白皙肌肤。

    苏迷身形微僵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缓缓伸出双手,覆上劲瘦腰身,一寸一寸收紧,无声的回应。

    最终。

    在苏迷的软磨硬施下,尉劭还是答应了她,并表示不会去捣乱。

    但她离开后,尉劭却在第一时间,拨打了刑云阳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查查新锐的尚宇程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尚宇程与陈杰瑞、刘雨柔在内的几名同事,再次来到苏迷所工作的酒吧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并没坐在卡座,而是订了一间包厢。

    可尚宇程有意隐瞒,若不是通过系统059,得知了这件事,苏迷根本不知道,他来了酒吧。

    按理说。

    尚宇程不是经常混酒吧的人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他白天要上班,不可能一下班,就往酒吧跑。

    想来定是有什么事,所以在来的酒吧。

    苏迷想了想,视线落在不远处的陆煊身上,举步朝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陆少,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小舅妈有事尽管说,我必定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陆煊拍拍胸脯道。

    苏迷倾身凑近,与他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谁知,得到陆煊的回应后,却愣了愣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她快速反应过来,又对他交代了几句,随即拿起酒瓶与酒杯,与陆煊一并离开卡座,朝包厢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金属质地与繁复花纹墙面,衬着沉暗而旖|旎的灯光,将长长的走廊,营造出几分纸醉金迷的味道。

    陆煊与苏迷,一前一后,来到包厢门口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一名男服务员。

    苏迷走上前,对他说明了来由:“陆少过来敬杯酒,玉姐那边,我已经打过招呼了。”

    酒吧里,不成文的规矩很多。

    负责包厢的业务员,熟知每位客人的基本资料,他们知道谁跟谁关系比较好,也知道谁跟谁有纠葛。

    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如果想要访客,必须跟他们先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男服务员听此,立马走上前,将包厢的门轻轻一推,恭敬做出邀请的姿势:“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