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8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27
    陈杰瑞警惕看一眼门口,随即压低了声音,说出刚才打听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刚才那场电路事故,其实是一个**oss下的命令,不但如此,他还让音控室的dj,删了好几首歌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毕竟这**oss,跟断电、删歌等名词,完全没办法凑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时,陈杰瑞又道:“虽然听起来,让人很难以置信,但刚才我给陆少点歌的时候,那首‘醉赤壁’没有了,搜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经理的意思是……那个**oss针对的人,是陆少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同事,假设性问道。

    陈杰瑞蹙眉想了想,摇了摇头:“我觉得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陆少,那会是谁,还有什么歌被删了么?”

    “具体删了什么歌,我不知道,但那首‘醉赤壁’确确实实没了,而且事情太过巧合,陆少跟那个女服务员,刚唱几句,就断电了,紧接着那首歌就搜不到了,你们不觉得很奇怪么?”

    陈杰瑞说出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众人听此,立即转动大脑,开始思考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尚宇程,却突然出了声:“陈经理觉得,那位**oss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……尉总,陆少的小舅舅。”

    陈杰瑞将声音压到最低。

    尚宇程眉头皱的更紧,复又追问:“你的意思是说,尉总跟陆少……有不可告人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嘘!你可小声点!要不是被别人听见了,咱们每个人的工作,都难保!”

    陈杰瑞神色俱厉,狠狠瞪了尚宇程一眼。

    但这男人,身为公关经理,骨子里可八卦着呢!

    见所有人都不说话了,陈杰瑞又道:“你们想想看,咱们尉总除了刑特助,只跟陆少有过交流,从来没见过,他跟哪个女人亲近。

    听说前几晚,他来到这间酒吧,跟陆少坐在同一个卡座,还故意在他面前,跟一个女服务员玩暧|昧,今晚又发生这种巧合,我觉得,他们之间一定不单纯。”

    陈杰瑞这么一说,几个男人,像似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陆少跟某家的千金,还有一个小明星纠缠不清,好像其中一个,还怀了他的孩子,估计是陆家逼他结婚,咱们尉总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点头,神色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男人突然道:“我有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说咱们尉总,是攻,还是……啊!陈经理,你打我干嘛?!”

    “废话!咱们尉总一米八八的大高个,怎么看都是攻好么!”

    陈杰瑞瞪了他一眼,赫然收回手,拿起一杯酒喝下肚,压压惊。

    “那,尉总会怎么对待那个女服务员?”

    尚宇程心有不安,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陈杰瑞摇摇头,轻叹:“估计好不到哪里去,咱们尉总既然开始行动,想必下定决心,要跟陆少公开,那女服务员,只有被他当枪使的份,而且最后一定没什么好下场,哎,真是可怜,那女孩长得还挺好看,怪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叹声应承。

    尚宇程听此,心里更加不安,连忙站起身来,立时迎来陈杰瑞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,我去个厕所,你们先玩着,今晚随便喝,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尚宇程说完,举步离开了包厢。

    他站在走廊上,脑子晕乎乎,一时没了方向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男服务员,从身边经过,尚宇程下意识抓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客人,您有事么?”男服务员不明所以望着他。

    尚宇程看着抓住他胳膊的手,神思更加恍惚。

    男服务员问了好几遍,尚宇程一句话都没说,渐渐没了耐心,刚想挣开他的手,尚宇程突然问道:“陆少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尚宇程没说话,直接从兜里拿出两张rmb:“放心,我不会闹事,我只是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男服务员皱着眉,很是为难。

    尚宇程又拿出两张rmb,男服务员眸光微闪,连忙接到手里,说出三个数字。

    男服务员离开后,尚宇程在原地站定片刻,转身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谁知,刚来到v25包厢的位置,远远就看见,四名身材高大壮硕的保镖,一动不动站在v29门口。

    行走的步子,倏地顿住。

    尚宇程皱着眉,静静望着他们,不知是前进,还是后退。

    直到——

    醉赤壁的音乐旋律,隐隐从v29包厢传出,尚宇程更加确定,陈杰瑞所言的真实性!

    看来尉总真的来了,还是为了陆煊而来。

    那苏迷……

    他们会对她怎么样?

    尚宇程心里很乱。

    一方面担心苏迷的安危,另一方面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!

    他到底该怎么办?

    费神思考间,四名保镖似乎发现了他,其中一名保镖,举步朝他走来。

    尚宇程眉头皱的更紧,心里忍不住发怂。

    眼见保镖离他越来越近,尚宇程终是认了怂,转身原路折回的同时,不断的做自我暗示。

    苏迷一定没事的!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苏迷的那边,并没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自打她跟陆煊离开包厢,来到二楼,陆煊就被男人叫进去,教训了一番,面如死灰的离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也被男人叫了进去。

    可进去之后,他一句话都不说,只坐在沙发上喝闷酒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屏幕上醉赤壁的mv,瞬间明白所有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看来断电删歌的事,是这男人的手笔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跟陆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尉劭打断她的话,眉头皱的更紧。

    苏迷抿着唇角,朝他走了过去,在他面前站定,斟酌了片刻,开了口:“我跟他没关系,只是临时配合我一下,去为难尚宇程而已,你,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尉劭还是不说话,绷着俊脸望着她,深邃眉眼,半含委屈与懊恼。

    “如果因为合唱的事,我可以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没跟我合唱过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着男人委屈到极致的嗓音,再看醉意微醺的眉眼,认定男人应该醉了,连忙劝说道:“别喝了,你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,我清醒的很!”

    尉劭倏地站起身,满脸不甘望着她:“你跟小兔崽子合唱了,合唱的还是一首情歌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