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01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30(fa宠的主人万赏加更)
    “如果是我的所作所为,让你产生了错觉,那么很抱歉地告诉你,我对我以往每一个床|伴,都是如此,你并不是个例外。”

    刘雨柔眉眼轻挑,姿态极其高傲。

    尚宇程并不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虽然跟刘雨柔相处时间不长,但她的为人与品性,他多少还是有了解。

    刘雨柔自视清高,她看中的东西,就是她的私有物,如今对他多了一些感情,势必激起她的好胜心,抢夺他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除非,让她彻底对他死心。

    尚宇程眯了眯眼,脑子里迅速谋划一个计划。

    他丝毫不显于面,抿着唇沉默了片刻,沉声道:“我们各有各的生活,各有各的世界,我从未想过要参与你的世界,同样也不希望你干扰我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尚宇程留下一句话,冷然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刘雨柔望着他毫无留恋的身影,画着精致眼妆的眼眸,微微眯了眯,迸出势在必得的锋芒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尚宇程为了刷好感度,特意留到最后,直到苏迷下班,才跟她一起打车回了家。

    尚父出了车祸,尚母留在医院照料他,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家时,已经到了半夜。

    苏迷肚子有些饿,做了些吃食吃完,尚宇程刚巧从浴室洗完澡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来就洗澡?”

    苏迷吃饱了,故意问些敏|感的问题,吓唬吓唬他。

    果然,尚宇程脸色,立马变得很不自然,连忙移开苏迷望过来的视线,轻咳了一声:“反正一会儿还要洗澡,就先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苏迷敷衍应了一声,随后朝自己所在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迷,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尚宇程突然叫住她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?可以明天谈么?现在已经很晚了,忙活了一晚,我想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有些疲倦,摁了摁眉心。

    尚宇程见此,原本放下的心,再一次悬起。

    他不敢放她离开,更怕她冷静下来,想通所有事而产生怀疑,然后又追问他和刘雨柔之间的事。

    尚宇程想了想,最终还是准备趁热打铁,当即道:“小迷,我今天升职了,之所以去酒吧,也是因为庆祝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,宇程哥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装作十分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尚宇程见她终于露了笑,心情这才稍稍好转,连忙又道:“等过段时间,发了年终奖,我想买个房子,然后我们就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宇程哥,结婚的事情,还是要红姨跟叔叔答应,否则这桩婚姻,将没有意义,而你也会被冠上不孝子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苏迷语重心长说着,字字句句,似乎都在为他打算。

    尚宇程轻轻点了点头,对此表示认同,随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:“我会想办法让我妈和我爸,都接受这件事,但我需要你的配合。”

    苏迷下意识扬了扬眉:“怎么配合?”

    “把你自己交给我,争取一个月之内,怀上|我的孩子,这样一来,他们一定会同意我们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尚宇程说出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就遭到了苏迷的拒绝:“我早就说过,我接受不了婚前性行为,难道除了这个,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?”

    尚宇程摇头,很是笃定的道:“就目前情况而言,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,其实我也想问一句,小迷,你这是真的想嫁给我,真的爱我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难道你现在是在质疑我对你的感情么?”

    苏迷虽然知道,他是在打感情牌,甚至知道他接下来要问的问题,但还是把戏份做到最足,皱着眉头质问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刻,尚宇程顺着她的话,开了口:“如果你真的爱我,真的想要嫁给我,那应该是相信我这个人,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可以帮你,无论是从心理或是身体,都完完全全的接受我这个未来的丈夫,好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一时还是难以接受,可以给我点时间,让我好好考虑清楚么?”

    苏迷凝着眉,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采取了拖延的方式。

    尚宇程知道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决定给予最大的耐心,让她一点点意识到,他是值得托付终生的人。

    这场谈话,虽然没有得到两人想要的任何结果,但苏迷和尚宇程都开始实施了自己谋划。

    单单尚宇程而言,他对刘雨柔的态度越来越恶劣,不但主动为她物色更有趣的猎物,还与她暂时看上的猎物,同享她。

    刘雨柔起初很在意,丝毫不配合。

    但在尚宇程一次又一次的激将法下,渐渐去配合,开始享受其中,还经常对尚宇程与新猎物做出对比。

    但这些作为,其实都是刘雨柔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猎|情游戏,比玩心机,玩手段,她不输于任何女人或是男人,尚宇程显然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甚至到了最后,他会因为刘雨柔倾向于新猎物时,心理产生异样感与不适感。

    这让尚宇程很慌很乱,逼得他不得不将与苏迷的婚事提前促成,于是天天在尚母尚父面前,说尽苏迷的好话,随随便便就能把她夸成一朵花儿。

    尚父醒来后得知,是苏迷提出救人,才误打误撞救他一条命,又在尚宇程的多次洗脑下,同意了两人的婚事。

    而尚母,虽然心里还是瞧不起苏迷,觉得她的身份,配不上自家的儿子,但不知尚宇程跟她说了什么,最后竟然同意他们订了婚。

    苏迷觉得这里面有戏。

    她再次联系尉劭,让他给尚宇程升了职,成为企划部的部长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传到尚母耳朵里,她立马表现出懊悔的神色,但最终还是没对苏迷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情景,更觉得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她辞去了酒吧服务员一职,在尚家休息了半月,用来观察尚母的言行举止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尚母对她似乎有所防备。

    她无论做任何事,都不让她跟着,甚至连接电话时,都会找各种理由,避开她,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接。

    可渐渐的,有些重要的线索,还是浮出了水面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