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9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48
    “请你们立刻离开!”

    维持现场的保安,连忙跑过去阻拦。

    尚宇程脚下一顿,倏地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当下,如果保安将尚母和彭昌赶走,对他而言,显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没及时赶走,他又没得来及阻拦她乱说话,那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场上这么多商界大咖,尚宇程赌不起,也不敢赌。

    尚宇程皱眉沉思片刻,没有走上前,而是转身走到无人的角落,拿出手机,拨打了尚母的电话。

    可尚母的手机,似乎开启了振动,并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此时的尚宇程,没有等待的耐心,连忙挂断电话,又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站在尚母身后的彭昌,拿起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人的名字,连忙将电话接通:“喂,表哥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昌,你先别说话,现在听我说,立马带我妈离开,如果再让她闹下去,我们迟早都要完蛋!”尚宇程急切出声。

    彭昌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原本先要刷存在,眼下却被尚母这么一闹,他做什么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彭昌又见在座各位,都是在财经报或电视上,经常见到的名流,心神微震,一把拽住尚母的胳膊:“大姑,我们还是先走罢。”

    “走什么走,这臭丫头我还没骂够呢!”

    尚母愤然挣扎,看着光鲜亮丽的苏迷,恨不得冲上去,撕破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大姑,表哥也在现场,如果你继续闹下去,一旦出了事,表哥也不好做。”

    彭昌连忙凑近,低声耳语。

    尚母迅速眯起精明双眼,四下扫视环顾,却没看见尚宇程,不由愤怒出声:“胡说什么,你给我放开,别拦着我!”

    尚母愤怒将他甩开,彭昌却再次抓住她,将手机放到她耳边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尚宇程的声音,从话筒中传出:“妈,你现在赶紧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,我还没骂她呢。”

    尚宇程倏地皱眉:“这里在座的每一个,都比我强上百倍,如果你还要闹,你儿子我早晚睡大街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凶我?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尚宇程面对自己的母亲,说出顶撞话语。

    尚母难以接受,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妈,郁家已经放话,不准我再追究这件事,原来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现在的局势,显然说明他们被尉劭警告过,尉劭在整个商界,是顶端,站在最顶端的男人,你明白么?”

    尚宇程好说歹说,甚至将内情都说了。

    尚母也不傻,得知事情的严重性,立马挂断电话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尚宇程见到这一幕,终于放了心。

    却不想,刚将手机收进兜里,一道清冷女声,赫然响起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是苏迷!

    尚宇程心下一慌,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尚母同样听出苏迷的声音,心里暗叫不好,脚下走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苏迷再次出了声。

    现场的保安,连忙追上去,将两人又抓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苏迷,你想干嘛?快让他们放开我!”

    尚母眼底闪过惊慌,手脚并用挣扎起来,迫切想要离开,跟原先上门找茬时的张狂,产生极大的反差。

    苏迷轻勾唇角,从尉劭口袋里,拿出一部手机。

    指尖轻点几下,成功链接投影机,下一瞬,一张图片出现宽大投放屏上。

    众人放眼望去——

    是一张账单明细!

    众人眯着眼,伸长脖子而望,那账户名竟是苏迷!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账单明细,这么多年来,每月底最后一天,我都会按期汇给你两千块,我拿出的钱,不多,但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描淡写叙述着。

    尚母与尚宇程,却是心魂俱震。

    然而震惊过后,前者是心虚,后者却是恍然。

    原先他还以为,苏迷将那些钱私藏了,结果却狠狠打了他一巴掌!

    尚母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是蒙的,还没想到怎么回应,苏迷复又开了腔。

    “拿出这些东西,没别的意思,只是想推翻您刚才的不实言论,如果您还有什么不满,可以说出来,我会一一解答。”

    尚母在尚家的位置,也是顶端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尚宇程和尚父,一直都依着她。

    即使她跟别人吵架,也没被逼到这个地步,当下就急了:“你吃我的,喝我的,住我的,这点钱算什么,还不够你平时用的水电煤呢!”

    尚母话音刚落,屏幕上立马出现一张电费缴费记录。

    “水电煤都是我用手机支付的,平时吃的菜,几乎也是我买的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话间,指尖轻滑,一张张手机支付的账单明细,依次出现在宽大屏幕上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来宾见此,看向尚母的眼光,立马带上浓浓轻蔑与不耻。

    尚母被堵得哑口无言,可又想找些话,为自己找回颜面。

    她思来想去,最终愤然道:“那结婚这种大事,你怎么都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您经常说我没用,又瞧不起我在酒吧上班,这说明您比较看重名利身份,如果您知道我先生的身份背景……我应该会很难办。”

    苏迷这话没说完,但各大网民和在场的人,都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此看重身份名利的人,如果得知苏迷嫁给尉劭这种黄金单身汉,势必疯一样贴上去,各种巴结讨好!

    别人虽然都明白,但尚母的脑筋却一时没转过来:“你难办,你哪里能难办?”

    话落,各大直播网站的弹幕,瞬间被“心里没点b数么?!”这句话,炸屏!

    婚宴场上的人,也都神同步用眼神演绎了,自带弹幕的效果。

    尚母后知后觉明白,脸上顿时写满难堪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她突然想起自己的来意,当即又道:“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儿子?”

    苏迷没急着回答,仰头看向身边的男人,水洗无垢的眼中,半含几许询问。

    后者宠溺勾唇,紧拥住她的腰,给予无限的支持。

    苏迷回以柔情轻笑,转头望向尚母时,眉眼却冷然讥诮:“我从小没了父母,红姨愿意收留我,我很感激,但我这么多年挣的钱,几乎全都给了你,甚至一句怨言都没说,还将剩下的钱,给你儿子交学费,试问,我到底哪里害了你儿子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ps:昨天没更新,为了不占字数,请往下↓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